暑假時,我們外出不在家,兒子和幾個牛高馬大的男同學在我家廚房做飯,弄得廚房一片狼藉不說,還把我的土豆刮弄的不太好用了,我反覆研究,也沒看出少了哪塊部件,反正從此以後,這個土豆刮就特別難用。

土豆刮不好使,嚴重降低了我廚房活的效率,我一直尋思重新買一把,但在家附近菜市卻沒找到有賣的。

有次,親戚來成都玩,婆媽在家微信群里喊他們來時,順便帶幾把土豆刮,我想,這么遠都會帶的東西,一定很好用,於是,也跟著要了一把。

我期待的土豆刮終於到手了,可第一次用就讓我大失所望,它是一個簡易的金屬片,前面帶一點彎曲,和我家原來的相比,第一不好把持穩,第二不方便發力。

我問老公,這個土豆刮怎麼用?老公輕松自如的拿起來,飛快的刮著土豆,這個土豆刮在他手裡變成了去皮神奇,我照著他握的姿勢用了一下,也沒get到它好用的點。

廚房裡兩把土豆刮都不太順手,我很鬱悶,但是,總不可能不吃土豆吧?這不,今天就給兒子承諾了要吃土豆燒排骨,又要面對頭疼的土豆去皮的活兒。

我硬著頭皮,先用了原來的舊土豆刮,因為長期不用,已經有點生鏽,變得更加難用了,只好放棄去用新的,我回想著老公使用的手勢,試圖學著老公輕松的樣子,卻沒有任何效果。

我一邊艱難的刮著土豆皮,一邊琢磨,為什麼老公家鄉人都認為好用的土豆刮在我手裡變得一點都不好用呢?這說明什麼呢?

是不是我在用老方法使用這個新土豆刮呢?你看,這兩款土豆刮外型設計完全不一樣,特別是使用時手握的姿勢也有較大的區別,手上的著力點也不同,如果用自己以前的習慣發力,自然會覺得這款新的不方便,我想這只是不習慣,不應該先入為主的認為新的就不如舊的啊。

我們在生活中是不是常常把不適應、不習慣誤認為不好呢?其實想想,還經常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比如新的毛筆不好用,新買的皮鞋穿起來不舒服等。記得有一次在馬來西亞機場吃了一碗酸辣面,那種既不酸也不辣還帶點甜味的所謂酸辣面讓我對馬國的酸辣味吐槽了很多年,但此刻我猛然意識到,那是我習慣口味在作祟,這世界上哪有什麼正中的酸辣味呢?任何一個地方都會認為自己的口味最好吃,這只不過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大家口味習慣不一樣而已,這世界應該和而不同。

這么想著,我開始刮第二個土豆,我立即調整了心態,清除自己對新土豆刮的成見。心情一放鬆,效果立馬顯現,我頓時覺得這把土豆刮還是沒有想像的難用。

我發現,這兩把土豆刮不但外型和使用方式有差別,甚至它們刮下的土豆皮形狀也不一樣。我以前覺得新的不好用,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新土豆刮刮下的皮比較碎,而不像舊土豆刮刮下的是整塊整塊的皮,於是,我就想當然認為新的沒有舊的好用。

我們在接受新事物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的會把腦子里的舊東西和新的做比較,而且,總是會覺得以前的好一些,這會嚴重阻撓我們進步,是我們停滯不前的罪魁禍首。

而進入21世紀的世界,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變化速度加快,只有學會擁抱接納變化,才能更好的適應這個世界。

慢慢的,我的去皮效率在提高,等到我刮第四個土豆時,我在心裡已經放棄了所有用舊土豆刮刮東西的經驗,而且心裡沒有任何高下對錯的評判,完全進入到新土豆刮的使用體驗中。

我發現,這款新的土豆刮比舊的有一個特別的優點,就是它還可以當作小刀使用,我們都知道,在去皮時,那些凹凸不平,陷下去的部位最後需要用小刀來把皮挖出來,我以前去皮也是這樣的流程,先用土豆刮把土豆平滑的部分去皮,然後換成小刀修補凹下去的部分。

而使用新的土豆刮就無需換小刀,因為它的尖端彎曲,正合適用來剔小洞小縫裡面的皮,等刮到最後一個土豆時,我都有點捨不得放下這把新土豆颳了。

是的,當你全心全意接受一樣事物,不帶任何比較和褒貶,你就有機會真正認識它的價值,才有可能發揮它最大的功用,這也許就是事物對你真誠接納的回報,也是你以開放姿態面對世界的獎賞。

當和兒子共進午餐時,我開玩笑說:今天的土豆燒排骨是理性與智慧碰撞的火花烹飪好的,你有沒有吃出別樣的味道?

兒子很配合的說:今天的味道不尋常哦!

是啊,我們都是生活在天地間再尋常不過的生靈,每天過著普通的生活,但是,只要你是一個有心人,那麼這些尋常的生活就像變戲法一樣向你展示迷人的微笑,帶給你智慧的喜悅!

一個人,越是平凡,越有時間和機會感悟人生的真諦!

2019年6月9日寫於成都

文中圖片均來自網路,若有侵權,告知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