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程驛
來源:道長的思維鋪子(ID:daozhangsiwei)

我們從小到大,或多或少都會認為自己比別人聰明一些。

然而「聰明」到底是一種什麼概念?我們卻不得而知。

而且,多數時候我們並不清楚「聰明」對於我們來說有什麼用處,更多人告訴我們,「踏踏實實」或許才是應該過的人生。

在農業時代或工業時代確實不需要你有多聰明。

但在如今的資訊時代中,「聰明」這件事又變得極其重要。

到底什麼是「聰明」?如何讓自己「聰明」起來?這些問題,你必須重新思考。

01

先開個腦洞

判斷一個人是否聰明,從人類自身角度,其實很難判斷。

所以我們把視角拉大,從其它物種的角度來做比較。

這個物種,就是人工智慧。

上周偶然又刷了一遍《機械姬》(Ex Machina),突然在一個立體的角度,理解了什麼才叫真正的「聰明」。

看我公眾號的朋友,有98%的概率看過這部電影。

一句話介紹,這是兩個男人對一個人工智慧機器人進行智能測試,最終被人工智反殺的故事。

故事我們都知道,但其中令人驚嘆的硬科幻設定,我們可能很難看出。

簡單介紹一下,主要涉及三個角色:

· 大鬍子BOSS內森(Nathan)

他是世界最大搜索引擎公司BLUEBOOK(真實世界中對標Google)的老闆,技術天才,設計並製作了堪比人類智能的機器人,最終被艾娃殺掉。

· 人工智慧機器人艾娃(Eva)

女主角,她是大鬍子Boss製作出來的第六代機器人,在大鬍子封閉的別墅中接受圖靈測試,最終成功逃離別墅。

· BLUEBOOK公司程序猿加勒(Caleb)

男主角,被大鬍子Boss以中獎名義騙來對艾娃進行圖靈測試的,結果被艾娃說服,協作她最終逃跑。

故事結尾,當可怕的艾娃平靜走進人群時,相信你感覺不寒而慄。

但其實我們可能忽視了一個核心問題:

「為什麼大鬍子Boss要煞費苦心,去進行這項極端測試呢?」

為什麼他不把艾娃送到某個機構,讓一堆專家來進行圖靈測試呢?

因為,以艾娃的智能水準,可以完爆圖靈測試。

這就好比艾娃完全可以考10萬分,而你卻讓他參加聯考,即便考710的滿分,完全無法展示她的智能水準。

所以大鬍子設計了一個極端的測試場景,你可以理解為,這是一場「迷宮里的老鼠」的遊戲。

因為如果我們把艾娃比喻成迷宮中的老鼠,那麼男主就是唯一掌握迷宮大門鑰匙的人。艾娃想要逃出去,就會費勁心思去搞定男主。

這個過程會極度調用艾娃的各種智能:

一、要有流暢的表達能力

這是個基礎項,所有對於男主的說服,都要基於表達;

二、要具有洞察力

電影中,艾娃通過男主吞咽口水,以及呼吸頻率等,能夠判斷男主現在的情緒,以及是否對艾娃產生了愛戀;

三、有快速建立對方信任的能力

艾娃通過無辜的眼神和邏輯嚴謹的表達,甚至出神入化的撩人技巧和一系列謊話,很快讓男主淪陷;

四、具備想像力

艾娃需要做整個逃離計劃做一個詳細計劃,在很多事情沒有發生前,她就需要作預先判斷,這是想像力。這是現代AI幾乎不可能具備的智能;

五、事件整合能力

艾娃可以通過「斷電」,「判斷攝像頭位置」,同時「和男主相約私奔」等一些復雜事件整合出自己想要的結果。對於人類來說,這項智能很簡單,但對於一個AI機器人,這卻非常困難;

六、操控別人的能力

艾娃對男主和低級機器人京子都做到了操控。要操控另一個人,是非常困難的,這需要掌控別人內心需要,或調動別人的悲憫情緒等。但是艾娃做到了。

以上六種能力在這次「迷宮老鼠逃離」的遊戲中缺一不可。

但這還不夠,整個過程,還需要艾娃具備其它AI完全不可能具備的水準,那就是——自我意識

在故事中,大鬍子從來沒有給艾娃或男主說過「艾娃應該逃走」這樣的話,這就需要她具備自我意識。

普通的AI,比如我們每天使用的手機,家裡的電視,它們是沒有想逃走這個想法的。

所以這就是讓每個人不寒而慄的地方,一個人工智慧機器人居然擁有這樣的智能高度。

但這畢竟只是個硬科幻故事,硬科幻往往應該會帶給我們思考上的啟發。

真正我們值得深思的一點是:

艾娃的智能水準,到底和普通的AI,以及和人類的智能水準(聰明程度),到底有什麼不同」。

理解了這一點,我們才能真正去理解一個生物的智能水準聰明程度到底是什麼樣子,以及在這個時代下,我們究竟該如何真正讓自己變得聰明。

02

決定你是否聰明的三個條件

要解釋這個問題,我們就需要知道,AI和人類的智能究竟是哪些東西所構成的?

主要三個部分:

  1. 硬體(Hardware)

  2. 濕件(Wetware)

  3. 軟體(Software)

硬體 

硬體很好理解,這里可以理解為身體。

艾娃的硬體就是全身上下金屬質感的各個裝置,而人類的硬體就是我們的身體。

 濕件 

通常計算機能夠存儲的資訊,都是人類抽象並壓縮世界,所存儲的數據、文字、圖片、音頻、視訊這五個方面。

但在這五個方面外。人類還有技能、才幹、感受、情緒等諸多資訊。而存儲這些資訊的載體,就是濕件[1]。

人類的大腦,就是濕件(還包括中樞神經系統CNS),他可以存儲和運算普通計算機無法計算的資訊。

而在《機械姬》中,艾娃也有濕件,就是圖上這個看上去未來感十足的東西。

而普通的人工智慧沒有濕件,所以他們基於數據來做復雜運算。而不能想一個人一樣擁有感受,或想像力這些能力。

軟體 

既然艾娃擁有和人類差不多的硬體和濕件,那她大大超越人類的地方,就剩下最後一項——軟體。

為什麼故事中,大鬍子Boss的設定是全球最大搜索引擎公司的老闆?因為這可以對艾娃提供最強勁的軟體支持——數據。

這相當於艾娃的大腦中,每一刻都連接著全球所有的數據。再加上自身有深度學習,自我開發智能模塊的技能,毫無疑問,這是完爆人類的。

這當然就是人類所擔心之處,所以埃隆·馬斯克提出,「對抗人工智慧最好的方法,就是成為它們。

在全球都在發展人工智慧技術的時候,馬斯克還在不斷提醒我們,應該大力發展「人類智能」(Human intelligence)。

為此他針對智能水準的分級,提出過一個概念,「數字化第三層」[2]。

第一層是指,最早大腦只進化出邊緣系統,掌管著慾望和感受,可以根據外界刺激作出不同反應。這是智能水準的第一層。

第二層是指,後來大腦慢慢進化出大腦皮層,掌管著理性,可以進行判斷和分析。

第三層是指,大腦(第一層or第二層)通過腦機介面直接和計算機或雲端連接。

毫無疑問,艾娃的智能水準就達到了「數字化第三層」。

馬斯克的目標,也是在我們有生之年,能夠讓人類實現「數字化第三層」。為此他成為了Neuralink腦機介面公司的CEO,致力發展腦機介面技術。

所以無論是你,還是埃隆·馬斯克,都看出了問題的核心。

在硬體和濕件類似的情況下,要提高人類智能水準,那就是提高人類軟體部分,也就是「提高大腦連接計算機資訊的效率」。

也許「腦機介面」聽上去太科幻了,但順著這個思路。在這一天真正到來之前,也許我們也能找到一些思路,讓我們的智能水準進步那麼一點。

這個具體的思路,是什麼呢?

03

如何變聰明的三個步驟

這需要你思考一個問題:

「為什麼機械姬艾娃可以調用「搜索引擎」的所有資訊,而人類卻不行?」

問題的核心答案,是「帶寬」(Bandwidth)。

實際上,你的大腦和資訊世界,好比兩個孤島。

它們分別都很強大:

大腦中1%的神經元同時放電,就相當於1秒就發送400部高清電影,大腦擁有超級算力;而無論是網路世界的資訊總量還是計算機的算力,都無比強大[3]。

但兩個孤島之間,卻只有一條狹窄的弔橋。

比如讀書或聽別人講課,亦或是我們對別人表達,每秒我們只能接受大約10個比特的資訊。

因為「帶寬」不足,人類的智能程度一直受到限制。

那這個「資訊的弔橋太窄,通不過更多資訊「的問題,該如何解決呢?

在腦機介面正式出現前,大致有三種方式:

 1、抽象和壓縮資訊 

假設通過弔橋的都是堵車的小汽車,第一個辦法就是把他們壓縮起來。

看上去很殘忍,而且也壓縮到沒有汽車形狀。但這卻是人類最引以為傲的方式——「抽象思維」。

比如一個小朋友手裡有蘋果,另一個小朋友手裡有水果刀,他們要一起吃蘋果怎麼辦?

小朋友可能要解釋一大堆,而成年人只需要表達「我們合作」就行。

但要掌握「抽象思維」,本質需要你理解事情背後的原理。

舉個栗子:

「家庭教育」就是一個很抽象的概念。

比如如果討論這個問題,「教育的過程到底應不應該打孩子?」

你會有什麼樣的答案?

羅娜·雷納的《不吼不叫》這本書中有一個非常棒的解釋[4]:

「打不打孩子,不是取決於別的家庭打不打。而是我們要試圖搞清楚背後的原理。

因為在打人的時候,我們體內的腎上腺素會急劇增加。我們打孩子,孩子和孩子之間打架,都會導致。

然而當我們打孩子時,他的身體其實默認為戰斗狀態,但由於恐懼大人的權威,他這時的腎上腺分泌被抑制了。

所以他會轉移到其它人和事物上,因此變得易怒和暴力。」

為什麼我們需要掌握事件背後的原理?

在兩個孤島這張圖上,我們需要再加一個概念,就是「現實世界」。

實際上,我們正是通過「資訊世界」去不斷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而如果每次都需要記住不同的方式去解決每一個問題,資訊通道必然擁堵。這就是「記憶」。

而掌握了背後的原理,則可以一次性解決很多問題。比如知道了「腎上腺素分泌」的這個原理,你同時也知道了「小孩之間應不應該打架」等問題的處理方式。這個過程,才叫「學習」。

 2、形成資訊結構 

弔橋太窄,假設單邊只有兩車道。怎麼辦呢?我們可以讓資訊從空中通過,這就是建立「資訊結構」。

還是舉個栗子:

歷史這門學科該怎麼學?

我的高中歷史老師,給了我終身難忘的啟發。

她的建議是,畫下來。

比如畫出歷史每個朝代的進程,有些是交替,有些是重疊,比如魏晉南北朝時期。

再比如畫出了整個大航海時代,歐洲各國以及和各殖民地之間的關系。

學習歷史的根本就是掌握脈絡,以及理清楚事件與事件的關系(這也個過程也需要動用抽象思維,搞清楚問題本質)。

但歷史的脈絡卻是一個多維度的立體概念。

比如「時間軸」和「地圖」,這就會構成一個立體的結構概念。現在有一個App叫「全歷史」,也就做到了這一點,你可以在地圖中任意篩選時間,比如檢視1840年,就能看清楚世界各國的政治格局。

當然,更多關於「經濟」、「戰爭」、「意識形態」等都可以形成不同維度,我們大腦中當然不可能畫出如此復雜的立體概念。

所以我們可以採取局部理解的方式。

你經常看矮大緊的節目就知道,他對於歷史的掌握,其實更多是基於大航海時代這條大脈絡作延伸的。

 3、共享資訊 

這是Uber的思路,通往橋上的汽車太擁堵怎麼辦?其實可以大家拼車。

而如果能夠「拼資訊」的話,效率就遠遠大於拼車了。因為一輛車滿載只有5個人,而如果一個人把自己腦中所有資訊拿出來,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

但這還是涉及到一個根本問題,為什麼現在人類大腦的資訊,很難共享呢?

三個原因導致:

a、資訊標准沒有統一

Uber為什麼能成功,因為汽車的標准幾乎是統一的——四個輪子,五個座位,有安全質量保障等等。我們上每一輛陌生人的車,基本都是放心的。

但是每個人腦中的資訊標准卻不一樣。比如有些人的知識是從嚴肅的論文來,有些人則通過公眾號,有些人是自己歸納總結。即便有人直接把他的印象筆記分享給你,你也不敢放心大膽使用。

b、沒有通用地圖

你對Uber的信任,很大程度是基於雙方都在使用Googel地圖,你和司機都非常清楚目的在哪裡,同時也有清晰的路徑。

但如果在資訊之間沒有地圖,你就很難走到對方領域中。

此前我加入過一些微信討論群,往往大家基於一個問題,亂糟糟扔出自己的答案。這種討論幾乎沒有什麼意義。

c、沒有一個共享平台

這就不用詳細展開了,當2012年,當Uber通過網際網路技術建立平台後,以上一切才有實現可能。

回答此前提出的問題,「為什麼機械姬艾娃可以調用「搜索引擎」的所有資訊,而人類卻不行?」

其實也就這三個原因,艾娃本身誕生於全球的搜索引擎公司,三個條件自然滿足。

當然,「超腦連接社」就在做同樣的事情,盡管不可能窮盡世界上所有資訊。但我們完全可以建立小圈子,在局部領域把以上三個條件都實現出來。

比如針對「資訊標准」的問題,完全可以建立書單,在一定領域內做到資訊共享。

再比如針對「資訊地圖」的問題,最好的方式先建立各種路徑。一個人想要提問,完全可以事先理清楚自己的問題脈絡:還是「如何教育孩子」這個問題,它的神經學基礎是什麼?它所涉及的關系是什麼?問題的場景是什麼?問題的邊界又是什麼?

在不同領域的人,比如擅長心理學或認知神經學的人,他就可以明確給出一個視角內的答案。

04

啟示

我們常常認為自己或自己的孩子是天才,因為看上去「聰明」極了。

但實際衡量一個人是否是天才的真正標准,是看他在童年是否能夠「理解抽象」,以及「創造抽象」。

比如馮·諾伊曼8歲就能掌握微積分(理解抽象),17歲已經能夠和當時的數學家費克特寫出數學論文(創造抽象)。

而普通人則需要到成年後才能逐漸掌握這兩項。

99%的人,都是普通人。

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錯覺,不遺餘力讓自己顯得非常聰明?

因為,這是人性。

埃隆·馬斯克致力實現「數字化第三層」,但多數人依舊生活中「第一層」的世界中——為了自己的存在感而不斷自戀(Narcissism)。

回到《機械姬》這個故事中,為什麼艾娃逃離別墅,走進人群中,會讓我們感到恐懼。

其實我們並不害怕人工智慧的智商碾壓,而是恐懼一切具有意識的生物沒有人性。

人類這是有多麼自戀啊,居然會真的以為有意識的高級生物都應該具有人性!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真相。

為什麼你我都很難變得聰明?

因為人性。                    

[1]:Here Comes Everybody: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2009-05:1-3
[2]:《Neuralink and the Brain』s Magical Future》from
http://waitbutwhy.com/2017/04/neuralink.html
[3]:Beth Scupham via http://www.stockpholio.net/
[4]:Rona Renner,RN《Is that mean Yellin》

作者簡介:程驛,筆名| 道長是名思維販子。《認知顛覆》作者,芳網簽約作家,掌閱簽約講師,世界500強數據分析師,軟體工程產品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