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是冥冥之中的註定,連續三場總決賽,面對同一個對手,勇士的得分都釘在了109分。

好像是這樣,當勇士的得分成為一個定數,成為一道不可逾越的坎時,它的成敗就取決於猛龍的得分,當猛龍的得分超過109時,則贏,如,第一場和第三場;當猛龍的得分低於109時,則輸,如,第二場。這樣的類比昭示着猛龍在掌握着這個系列賽的命脈,也就是說,猛龍的得分多少,發揮好壞,直接決定着比賽的結果。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似乎成了當今勇士的寫照。

專家和媒體一致認為,讓衛冕冠軍淪為“魚肉”的主要原因是傷病。因為勇士的“死神”杜蘭特,“湯神”克萊,以及勇士內線最給力的擎天柱盧尼都因傷無法出戰,雖然“萌神”庫里在本場比賽中有超常的、拚命的、創紀錄的發揮——47分,8個籃板,7次助攻,2次搶斷,但,同樣像去年的詹姆斯一樣品嘗着單打獨斗的苦果。勇士今天的失敗,再次彰顯了籃球的鐵律,它不是一個人的運動,而是一個團隊協作。

如果說傷病是勇士無力回天的客觀理由,那麼,我認為,科爾在本場比賽中戰術指導思想不當是其失敗的主觀原因。

一支球隊要贏得勝利的第一要素是實力,實力的具體表現就是在攻防兩端的平衡和效率,這也是勇士連續五年打進總決賽,三次奪得總冠軍的至聖法寶。而今,特別是本場比賽,勇士在傷兵滿營,實力下降的狀況下,應該首先認識自己——格林,伊戈達拉,考辛斯,博古特,喬丹貝爾都是以防守見長的球員,進攻對他們來說都是靈光一現的閃耀,所以,從防守做起,做好防守,應該是勇士揚長避短的不二選擇,但,科爾卻依然延續着勇士傳統的以攻帶守的打法,想通過犀利的進攻拼下這場比賽,如,庫里“亡命”的進攻就是科爾這一思想的貫徹,再如,讓利文斯頓進入首發陣容就是科爾想從一開場就吹響進攻號角的信號,還如,在關鍵的第三節同時派上庫克、麥金尼和傑雷布科這三位投手,欲通過三分火力取得領先,但,所有這些做法都適得其反,不但沒有在進攻上佔得先機,反而降低了對猛龍的防守力度,這就是猛龍在本場比賽中有六人得分上雙的原因。

令許多人困惑和不解的是,為什麼同樣的猛龍,同樣的人馬,在上一場一度斷電,持續打鐵,而本場比賽卻打得順風順水,遊刃有餘,其關鍵點就是勇士的防守做的不到位,科爾的戰術指導思想決定了他在用人上的不妥,如,年邁的利文斯頓多年來就是庫里的替補,他長於中距離的進攻,他最大的弱點就是防守,但科爾用他替代克萊首發,既沒有在進攻段取得成效,全場僅得4分,而且在防守時頻頻被洛瑞、西亞卡姆突破,科爾的這一變陣其實就為勇士本場的失利埋下了隱患。我想,倘若用喬丹-貝爾和考辛斯“雙塔”為首發,對抗小加,統治籃下,就即可迫使猛龍喪失在籃下進攻的機會,又可以解放出格林和伊戈達拉,讓他倆加強對外線的防守。這樣的防守體系,完全可以狙擊猛龍的進攻火力,打亂猛龍的進攻節奏,可惜,這樣的假設只能是紙上談兵,亡羊補牢了。

從賽後媒體的報道來看,科爾對這場比賽的失利是準備的,他不想讓主動請纓而有傷在身的克萊再遭重傷,他的意圖是在下一場,即第四場,讓克萊和杜蘭特同時出戰,一舉拿下下面的比賽。這樣的願望當然是美好的,也是勇士最強實力的回歸,但令我擔心的是,克萊能否回到他的最佳狀態?杜蘭特能否再現“死神”降臨的殺氣?經過這一場43分鐘拚命的庫里能否延續充沛的體力?再加上,猛龍漸入佳境的狀態和客場取勝後的心理優勢,勇士能否捍衛主場的尊嚴?這一切都是變數,都難以預知,不過,肯定的是這個系列賽會越來越激烈,越來越精彩,這難道不是我們所期待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