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最終季的口碑一路下滑,追了幾年的美劇就這樣跌落神壇,身為忠實觀眾的我們內心五味雜陳。

即便劇情爛尾人設崩塌,也始終無法掩蓋配樂的精良。

音樂其實是影視作品中無法忽視的元素。經典的配樂會成為全片的點睛之筆,既彰顯魅力,又不會喧賓奪主。

毫無疑問,《權力的遊戲》中的配樂為觀眾帶來了無與倫比的聽覺享受。

劇中的背景音樂,無論我聽多少次都不會膩。

盪氣迴腸的主題曲,讓人熱血沸騰

每次聽到該劇片頭曲響起的時候,我們都會陷入到一種無比興奮激動的狀態。

這首《Main Title》其實也是全劇的主題曲,氣勢恢宏的風格引人入勝,為全劇奠定了良好的開端和整體的基調。

大提琴的旋律貫穿整首曲子,管弦樂演奏和唱詩班女聲的完美融合,讓主題曲極具辨識度,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臨冬城、君臨、絕境長城等地的城堡,伴隨着氣壯山河的配樂接連出現,你能感受到龐大的格局設定,其中涉及到了多個家族、多方勢力之間的鬥爭。

根據演奏方式和畫面劇情的改變,這個主題曲又衍生出了不同的版本。

最後一集結尾的《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旋律與片頭主題曲相似,只是側重在人聲伴奏上,你能聽到唱詩班女聲的音量蓋過了管弦樂演奏的聲音,同樣呈現出了盪氣迴腸的史詩感。

如果說開頭給人的感受是從戰亂到統一的滄桑,那麼結尾則是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不得不說,這個曲子對我們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總能勾起觀眾無限的情懷,我想這應該就是音樂的力量了。

節奏層層遞進,強烈的反差顛覆你的想象

《七神之光》(《Light of the seven》)《夜王》(《The Night King》)這兩首配樂都採用鋼琴伴奏,細膩的音樂質感令人回味無窮。

這兩首配樂在風格上其實很相近,都是剛開始在緩慢的抒情,然後層層遞進,節奏不斷加快,尤其是在高潮的時刻,產生了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兩首曲子的時長遠遠多於劇中其他配樂,都是殺戮場景搭配抒情哀婉的音樂。這種聲畫反差的方式,無疑增加了戲劇張力。

第六季第十集里,在《七神之光》(《Light of the seven》)的背景音樂中,大麻雀、瑟曦和托曼在清晨洗漱裝扮,他們每個人的心思各異。

雖然在審判開始之前沒有一句對話台詞,但一切都在象徵着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

果然最後發生了極其震撼的一幕:爆炸的野火將君臨城所有和瑟曦敵對的勢力一網打盡,她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取得了勝利。

如果第八季第三集臨冬城大戰,僅僅只有震撼的場面,沒有《夜王》(《The Night King》)這段配樂的話,恐怕最後就不會產生那麼強大的沖擊力了。

在聲音高低強弱的變化之中,通過多個人物的視角,既呈現出戰況的慘烈,又營造出傷感壓抑的氣氛,讓觀眾有一種身臨其境的真實感,也產生了緊張忐忑的情緒。

背景音樂同時重點突出高潮段落,在高潮之中節奏變得越來越快,又在二丫刺殺夜王的關鍵時刻戛然而止。最終在二丫的致命絕招之下,夜王以一種猝不及防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前邊絕大部分的篇幅,都在展現死亡軍團壓倒性的實力。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勇士們視死如歸的場面,蘊含着濃重的悲壯色彩。

訴說角色情感,直擊觀眾內心

《真相》(《Truth》)和《荒石城的簡妮》(《Jenny of Old stones》)這兩首曲子,是聲音和畫面完美融合的最佳案例。

背景音樂除了渲染氣氛,還能烘托情感。

整首《真相》(《Truth》)譜寫出了悠揚悲傷的旋律,無疑是瓊恩和丹妮愛情的真實寫照,他們雖然深愛彼此,但這段愛情註定會是一個悲劇。

我們最先聽到這首曲子,是在第七季第七集瓊恩敲開丹妮房門的時候,從那一刻開始他們確定了戀愛關系。

此處無縫銜接了前邊萊安娜·史塔克和雷加·坦格利安當年宣誓成親的場景,音樂搭配畫面再加上布蘭的旁白,既是瓊恩真實身份的最終定論,也代表冰與火的第一次交融。

《荒石城的簡妮》(《Jenny of Old stones》)同樣訴說着一個愛情悲劇:

當年“龍芙萊王子”鄧肯·坦格利安甘願為荒石城的簡妮放棄王位,雖然他如願迎娶了簡妮,但還是死於“盛夏廳的悲劇”,據說簡妮本人最終因過於悲痛而陷入瘋狂。

第八季第二集中,波德瑞克唱起了這首歌曲,他的歌聲串起了一系列畫面:小惡魔等人圍坐在爐火旁陷入了沉思、山姆選擇和老婆孩子共度時光、珊莎和席恩的默契對視、二丫和詹德利的春宵一刻、灰蟲子同彌桑黛親吻告別......

在背景音樂的襯托之下,大戰前的寧靜格外讓人傷感。

這首歌曲有着極強的感染力,訴說的情感直擊觀眾內心深處,引發觀眾強烈的共鳴,令人難以忘懷。

《卡斯特梅的雨季》:熟悉的旋律,不同的心境

《卡斯特梅的雨季》是維斯特洛名曲之一,充分體現出蘭尼斯特家族雷厲風行、睚眥必報的個性。

原曲並沒有管弦樂演奏,只憑借深沉的男聲,就足以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卡斯特梅的雨季》其實是在用故事來詮釋音樂,講述泰溫·蘭尼斯特當年的一段往事:

卡斯特梅城的雷耶斯家族,因為不服蘭尼斯特家族的統治而慘遭滅門,他們的城堡也被摧毀。泰溫找來歌手將此事創作成一首歌曲,以此來提醒世人,如果他們對蘭尼斯特家族不敬,將會有怎樣的下場?

《卡斯特梅的雨季》歌詞可謂霸氣十足,極具震懾力:

“爪牙鋒利不留情,出手致命招招狠......然而今天,每逢雨季,雨水在大廳哭泣,內里卻無人影;然而今天,每逢雨季,雨水在大廳哭泣,內里卻無魂靈。”

這首歌曲在維斯特洛已經達到了人盡皆知的影響力,甚至有人一聽到這首歌曲,就會嚇得立馬繳械投降。

在第七季,高庭的提利爾家族即將滅門之際,老玫瑰都忍不住感慨那句歌詞,說到如今雨水在他們大廳里哭泣了。

劇中每逢獅家發生重大事件,都會響起《卡斯特梅的雨季》。

這首歌曲最先出現在第二季第九集,黑水河大戰之前波隆和幾位獅家士兵一起合唱了高潮部分,為自己打氣助威。

觀眾在那時並沒有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殺傷力,直到在本集最後看到獅家大獲全勝,片尾播放了歌曲的完整版本時才後知後覺。

這首《卡斯特梅的雨季》其實也有不同的版本,除了帶有人聲演唱的原版,還有器樂演奏的版本。

不同樂器、不同節奏演繹出的《卡斯特梅的雨季》,搭配不同的場景,能呈現出不一樣的視聽效果和人物性格。

比如第七季第三集中,在熟悉的背景音樂聲中,獅家軍隊步伐整齊的朝着高庭進軍,一路從隊伍中沖到最前面的詹姆·蘭尼斯特更是意氣風發。

同樣是展現獅家的勝利,第三季第九集的血色婚禮,是最讓人感到絕望的。

當婚禮現場大門被關上的那一刻,樂隊隨即演奏《卡斯特梅的雨季》,拉開了屠殺行動的序幕。

值得一提的是,婚禮現場樂隊的鼓手由英倫搖滾樂隊Coldplay的鼓手Will Champion客串演出。

難怪少狼主的妻子跟旁邊的黑瓦德,誇贊了一下樂師的賣力演出。

誰能想到上一秒還是其樂融融的婚禮現場,下一秒就成了血腥屠殺的作案現場。

凱特琳·徒利在大門關上的時候察覺出了異樣,可惜為時已晚。

伴隨着哀傷的背景音樂,大廳內外的北境人全部慘遭暗算。如此猝不及防的死亡,給觀眾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獅家前期享受着“蘭尼斯特有債必償”的快感,但後期他們自己也得到了應有的報應,這就是宿命的輪回。

他們對敵人冷血殺戮毫不留情,最終自己也同樣死於戰亂、背叛和暗算。

《卡斯特梅的雨季》既可以成為勝利的贊歌,也會變成死亡的哀樂。

紫色婚禮喬佛里的死亡、泰溫之死,還有後來瑟曦姐弟身亡等場景,背景配樂都巧妙的用上了《卡斯特梅的雨季》。

在婚禮現場演唱的冰島搖滾樂隊Sigur Rós

《權力的遊戲》里的經典配樂還有很多,遠不止以上提到的這幾個。

配樂隨着劇情的跌宕起伏而變換,時而大氣磅礴,時而悲傷哀婉。

聲音和畫面的完美結合,會讓觀眾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牽掛着人物的命運,與角色產生情感共鳴。

正如黑澤明所說的那樣:“聲音不僅加強,而且數倍地放大影像的效果。”

文集:《權力的遊戲》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