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度過75歲生日的池上遼一,是我在成年後第一位被圈粉的日漫大師。雖然相比後輩的畫家,池上在劇情創作以及分鏡運用等方面不是多麼討彩,但不得不承認,畫風正統到極致也是一種難以超越的美。

我把讀過的池上作品,粗分了幾大類:一是講述殘酷青春、黑道仇殺的現實題材作品,編劇不固定;二是混合了政治、商界、幫會題材,以武論尊編劇較多;三是與小池一夫合作的,情節天馬行空,傳奇指數簡直嗨翻天。本次介紹的兩部作品,分別屬於第一和第二類。

《暴民》,台灣時報出版,篇幅三百多頁的短篇故事,分為上下兩個部分。作者那個時期的畫風,對我來說是最喜歡的。線條簡練,人物的臉型偏圓。

開篇就是紋身,基調已定

大師筆下濃濃的少年少女感

池上的單行本中,總是彩頁欠奉。時報出版的《暴民》更是一頁沒有。

統統彩轉黑

照片級的畫力

圍繞兩兄弟追查親人的兇案展開,美少女、黑道、警察、不良少年、情婦等熟悉的角色紛紛出現。

警察打警察

流氓打警察

整個故事展現了青春的迷茫、混亂、殘酷,結尾有些出人意料。

台灣東立出版的《奧狄賽》,港譯《大時代》,3冊完。史村翔(即武論尊)編劇,虛構的政治題材,意圖崛起的意淫故事。大師九十年代的作品中,對俊男正妹的描繪有了新的手法。

對場景和細節刻畫,仍然是業界擔當。

政商黑元素交織的情節下,戲劇沖突比較激烈,人物對話多,「45度斜角仰視大頭」比比皆是,這點同《聖堂風雲》比較類似。

美、日兩國首腦都有重要戲份,中國則作為背景國出現。

史村翔編劇的故事中,總會有個草莽英雄,開頭是酒色惡漢,最終被主角的光環感染,舍身取義。

最後,談談對兩部作品的觀後感。

《暴民》:堅決擁護掃黑除惡。

《奧狄賽》:不想打,但是也不怕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