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策略:策略性發瘋

推薦閱讀:《策略的藝術:在生意與生活中獲得成功的博弈論專家指南

懦夫遊戲

首先做一個思想實驗。

假設,你和對手各開一輛車,在單車道上迎面對開,誰先拐彎誰輸,拐彎的是懦夫。

  1. 最好是你不拐彎,對手拐彎,你是英雄,只有光榮,沒有損傷;

  2. 其次是你拐彎,對手也拐彎,大家都沒面子,但無人受傷;

  3. 再次是你拐彎,對手不拐彎,光榮屬於對手;

  4. 最壞是你不拐彎對手也不拐彎,雙方非死即傷,而且觀眾覺得你們是腦殘。

為什麼同樣是不拐彎,贏了就光榮撞了就腦殘? 因為世界對你的評價是看結果的。以結果論英雄,就這么現實。

那麼,要怎樣,才能當英雄不當腦殘?

懸崖邊緣策略

答案:是比誰更瘋狂,你搶先把方向盤拆下來,扔出窗外

因為必須要讓對手看到,讓他明白,就算你想拐彎也拐不了了,所以只能是他拐彎。

前提是你得搶險拆下方向盤,並且扔出去。

如果雙方不約而同,同時拆掉方向盤,同時扔出來,那就是災難。眼睜睜看着兩車對撞,不死即傷。這就是瘋狂的代價。

那問題來了,這是超級瘋狂呢?還是超級理性**

瘋狂也好,裝瘋也好,走到懸崖邊緣,這威脅要有效,就得讓對手相信他真的有可能掉下去。

懸崖邊緣策略要有用,前提是它確實有失控可能,想控制也控制不了。是不是裝,在這里已無意義,這就是瘋狂,極度理性與極度瘋狂合二為一

混合策略

懦夫遊戲不僅在國家之間上演,在生活中更是無處不在。但凡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時候,就有懦夫遊戲的影子。

還有一種混合策略:大體正常、隨機瘋狂。你不能不發瘋,那樣會被瘋子吃死;你不能總發瘋,天天對對碰,世界很快毀滅;你得偶爾瘋一次。對手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瘋,這就是威懾。

混合策略需要克服對一致性的崇拜。真實世界中的混合策略名聲不好,如果你常用混合策略,會得到許多罵名:自相矛盾,表裡不一。

如果你做測試,你會發現發現恨偽君子的人比真小人的要多。因為真小人好歹還有個一致性。對一致性的愛好基至超越了善舉惡行之分。

同時,過度追求一致性這條路是走不通的,必然導向悖論。

比如說,現代社會重視多元,主張寬容。這本來很好,但推到極處,問題來了: 對於不寬容,要不要寬容?這是一個悖論:如果回答“要”,那麼對不寬容的寬容,導向不寬容;如果回答“不要”,那麼對不寬容的不寬容,也是一種不寬容。

同時保有全然相反的兩種觀念,還能正常行事,這才是第一流智慧的標志

版權說明

該文章靈感來源於得到課程《30天認知訓練營-2018》第27篇,經作者重新整理思考後輸出,主要用於更好的消化課程內容,文中存在摘錄內容,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