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一張黑白玄翦與魏纖纖的甜蜜圖片。

從第67集《伊人纖夢》的內容看,黑白玄翦的回憶開始脫離漫畫中的設定了。田漪漪改為魏纖纖,她的命運比之漫畫更加悲慘。因為從一開始,她的父親,那個魏國權臣對她就沒有了任何父愛。

魏庸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利用女兒對玄翦的救命之恩,威脅懸翦為自己效力,一個個殺掉自己的政敵。

比之漫畫,這位魏國大司空更加狡詐更加無恥。

魏庸標榜自己殺死政敵們,其實是為了除掉主和的懦夫。他才是魏國和平的大功臣。為了保家衛國,即使背上大權獨攬的罵名也在所不惜。

好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樣!可惜的是,他讓懸翦殺掉剛剛戰勝秦軍的魏武卒將軍,就已暴露了自己的虛偽。

大權獨攬才是魏庸真正的目的,一切為了對抗強秦只不過是他糊弄世人的借口而已。

看準女婿譏諷的眼神,不言自明。

玄翦在執行羅網暗殺魏國反秦勢力名單的同時,也替準岳父掃清政敵——殺死主和派。那麼,羅網難道會不知道玄翦這種背叛行為嗎?

羅網刺探情報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更何況黑白玄翦殺死魏國重臣的事已擺在魏國朝堂上討論,根本談不上秘密。如果玄翦殺死的不是名單上的反秦派,卻是主和派,羅網早就除掉他這個叛徒了。顯然,羅網的死亡名單=魏庸的政敵名單,這樣的話,玄翦才可能完成雙重任務。這點也從側面證明了魏庸為對付強秦而除掉主和派的話其實是謊言。兩份名單唯一不一致的地方:魏庸在羅網的死亡名單上。

如果魏庸不害自己的女兒的話,玄翦真有可能成為羅網的叛徒!

魏庸是一個反派已是肯定的了。

不知是巧合,還是編劇故意為之。魏庸和黑白玄翦在花園喂魚和張開地祖孫倆花園喂魚的畫面形成了奇妙的對比。

張家祖孫其樂融融,魏家翁婿則各懷鬼胎。

張開地手中的魚食碾得細細地,魏庸則是大顆粒狀的,也不怕魚喉嚨被卡住。

從畫面上看,張家祖孫的喂魚畫面色彩鮮艷,清新明麗,場景十分和諧自然。

魏家翁婿的喂魚畫面,以黃色為主色調。夕陽西下,人物和環境籠罩在柔和的光線之下,原本是很美的畫面。但因為翁婿討論的內容太過陰暗,反而給人以壓抑的感覺。

這一場景,光影運用的很有技巧,受光面基本上給了玄翦,背光面大部分給了魏庸,明暗光線隱喻著人物的正邪。

兩個近似的場景僅比技巧上比,本集場景的技術水準顯然占上風。

很好奇黑白玄翦究竟是什麼時候,為什麼要加入羅網?

縱橫之前說:黑白玄翦十幾年前是聲名赫赫的大盜。

玄翦在幫魏庸辦事時已是羅網殺手了。

他受重傷被纖纖救時,雖然無法看清他右手的羅網紋身,但是從他身上衣服的蜘蛛花紋看,他應該已是羅網的人了。看來玄翦的秘密還有很多,他的故事一時半會還說不完。

最近玄翦的人氣高漲,除了比之年輕縱橫更高的武力值,還有他酷酷的容顏很是性感。

玄翦的模在天行九歌男性中應該算是水準最高的。

看他的胡須,和真人胡須比完全看不出差別。

這眼神殺,簡直魅力爆表了!

最近幾集一直在看小師哥360度無死角美顏,都快審美疲勞了。

換換口味,看看玄翦凹造型,也是不錯的。

說一說在本集出現的,戰國時代魏國威名赫赫的魏武卒吧。

魏武卒是魏國吳起創立的,是戰國時代最為精銳最為彪悍的步兵部隊之一。西元前389年陰晉之戰,吳起率領五萬魏武卒、戰車百輛、騎兵三千戰勝了秦國的五十萬兵力。從此,魏武卒名揚天下。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因為魏武卒由最精良的武器裝備和最精銳的士兵組成,經濟陷入困頓的魏國無法持續支撐魏武卒新鮮血液的供給,最強步兵漸漸式微。西元前293年,秦國白起在伊闕大勝魏國,魏武卒損失殆盡,從此退出歷史舞台。秦銳士從此成為戰國最強的部隊。

回憶篇中的歷史年代,發生在秦王嬴政親政(西元前239年)前,據秦王親政最多早十幾年時間,此時的魏武卒早已不存在了。所以說,典慶是魏武卒千夫長的事,只能是動畫戲說了。

文/秦時嘯歌於2019.06.02日19時58分

首發微信公眾平台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