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錢大江

        回娘家的回貨,建德特產農夫山泉自然少不了,用米粉加紅棗湯蒸制的龍游糕也是每趟必有。這糕是我丈母娘遠在龍游的乾兒子親手做的年貨。我經常在早晨煮粥的飯架上蒸塊龍游糕,白粥配糕應是除了諸暨豆漿外我最喜歡的早飯了。

龍游糕

        這天早上,我照常蒸了一塊龍游糕當早飯。待蒸熟後,我立即大口開吃,在狼吞虎咽龍游糕時,突然咬到一塊硬東西,吐出一看,居然是一副牙套!當時惡心的我差點吐出肚子里隔夜的熱飯,後續的早飯更是絕對吃不下了。我一邊叫醒還在熟睡的老婆,一邊保護現場、清洗碗筷,還一邊分析這牙套是哪裡來的呢?這糕是親兄弟家自己做的,我老婆擔保這點是確信無疑的。自從認了親娘後,這個兄弟每年正月都蹶著一條腿背著龍游糕來溪口拜年,這已經形成了一種慣例。想到這點,我在惡心度上有所減輕,畢竟是自家兄弟。那牙套會是誰的呢?我思來想去,覺得最有可能是兄弟他娘的,老太太估計在做龍游糕時,不是聽了個能掉牙的笑話,就是感冒咳嗽猛地一嗆惹了禍。於是我也就清洗了牙套,收拾好灶台,出門上班去了。

        班是在上,可我胃裡仍舊在翻,而且還一直在考慮這牙套是送回去給我丈母娘,讓她放著等到明年正月還給她乾兒子,還是乾脆把它扔了。如還他,那還他時怎麼說?如不告訴他就扔了,那他可能也會擔心是被誰吃了。再說他們家住在很偏僻的一座高山嶺上,家境也不是很好,裝一副牙套也要不少錢的啊。好不容易挨到快下班,突然接到老婆的電話,問我單位有沒有鏡子,我說衛生間里有。大智慧的她又說要我張著嘴去照下,看看我上禮拜剛裝的牙套還在不在。我趕緊一路快跑去衛生間,對著鏡子張大嘴一照,嘿!還真不在了!

罪魁禍首

        第二天我拿著牙套,號也不掛直接去找給我裝假牙的建德一院牙科蘭醫生。敲開門後,我把洗得非常乾淨的牙套放在他桌上,略帶幾分委屈地說:「蘭醫生,我上禮拜裝的牙套差點被我吞下肚當了早餐。」和藹的他看了看牙套,細聲慢氣地說:「虞老師,你早上吃的是龍游糕吧?」我當時大吃一驚,以為碰到神人!我忙問:「你怎麼知道我的假牙是龍游糕給粘下來的呢?」他說:「這段時間來看牙的人里,有很多是像你一樣的病症。」我說:「這不能算病症吧?是你的牙套沒有裝好的緣故吧?」他回答道:「你的牙套是新裝的是不是?新裝的牙套還沒有完全與你的牙床吻合,你就吃龍游糕。你知道龍游糕是什麼做的嗎?那東西粘性大!」我還略有不服:「那你怎麼沒有提醒我呢?」

        從此之後,建德一院牙科室門口多了一張用A4紙打的特大號字體的溫馨提示:「各位病患,新裝牙套後的一個月內請不要吃龍游糕,否則責任自負。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