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應付日更,而且《古易原理》不可能不結束,再加上現在關於《易經》,平台不屏蔽已經夠文明,所以新設了一個文集,叫《不懂茶的老茶客》,盡管《易經》不討喜,喝茶畢竟被奉為高雅。這叫趕潮。

收集關於茶的故事,自然想起了「飯後一碗茶,郎中餓得爬」。這句話歷史久遠,從小到大隻知道大人都這么說,其中的子丑寅卯從來就沒有想過,現在也不是很清楚。

既然拿來湊文字,當然得琢磨琢磨。一琢磨就發現,這句話有毛病,或者說另有玄機。

「飯後」茶的正確解讀,當然是飯歸飯,茶歸茶,不過一前一後而已。但是記憶里的情況有點差別,是將泡好的茶水,倒進吃飯的碗,用筷子咣當咣當攪幾下,然後湯湯水水帶着米粒倒進肚子。說這是「飯後一碗茶」,錯倒是不錯,但總覺得有點別扭。

再加之大人常說的「飯吃六分飽」,認真回想了一下,總覺得當時物質貧乏,缺衣少食,這個「飯後一碗茶」,有拿水來提升飽腹感的嫌疑。畢竟那個茶,是大人多半天喝剩下來的餘味,與飯後正兒八經的砌上一壺儼儼的熱茶,不可同日而語。

後來自己做主,想什麼時候沏茶就什麼時候沏茶,想怎麼喝就怎麼喝,可是卻連想也不曾想起小時候這似乎可笑的「飯後一碗茶」。

社會進步一日千里,日子真的好起來了,與此同時,也有許多的東西迷失在過往。

現在又時不時給自己來一次正版的「飯後一碗茶」——碗真的好洗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