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地道的北方人,滿打滿算也就去過西湖6次,可是西湖在我的記憶中,儼然是一個神話般的所在。且不說小時候第一次被父母帶去西湖的感覺是驚艷,第一次真的明白了什麼是「水光瀲灧晴方好」,知道了「浩渺」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即便現在回想起來那次初遇,還覺得自己當時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眼睛都不夠使的,再加上南方的景觀設計上講究曲徑通幽,三五步就是一景,真真是覺得生活在西湖邊上的人們都成了仙了,讓我等好生羨慕。

北方的城市裡很難看見那樣的水,清澈透亮在市區等待著三三兩兩的遊人,漫步在蘇堤和白堤上,體會著平湖秋月、雁落平沙這幾個漢字組合在一起的獨特魅力,身邊不時有各種膚色的外籍友人擦肩而過,小小的我似乎變得沉靜,雖然不明白山水之間中國特色的審美和中國古老的優秀傳統文化積淀在景緻上的體現,心裡卻升騰起了一種自豪:這是我們祖國的美麗景色之一,是我們的西湖!我們的三潭印月!都是我們的!身為中學語文教師的母親在旁邊給我們兄妹解讀著各種和西湖有關的傳說和典故,再看那美麗的景緻,我心裡說西湖你等著我啊,我還來看你呢,我還要帶著我的愛人和我的孩子來呢,我也給他講斷橋的傳說,給他講西湖和文人之間的各種淵源……

可惜長大後我再去西湖,幾乎都是匆匆來去,大多時候都有公事在身,只有個半天時間在西湖邊靜靜地呆上一個下午,選個水邊的茶社,捧一杯茶,把自己整個放空,看杭州,也看西湖。

這個時候的西湖好像是我的一個老朋友,只有我們倆,靜靜地在一起,我的心境像李白獨坐敬亭山的心情吧,相看兩不厭。西湖邊的風很輕柔,從來不會打擾我的沉思,茶葉在熱水的沖泡下也透出淡淡的嫩綠色,掬一杯在手,塵世的那些小煩擾都不見了,周邊山河沉靜,歲月安好。也看到很多生活在杭州本地的人們自己帶著一包心愛的茶葉,約一兩個好友品茶,也是靜靜的氛圍,軟軟的吳儂軟語不緊不慢地偶然飄過來一句兩句,和成都街頭的茶館里的高朋滿座、喧鬧鮮活的場面完全不同,覺得這里的人也彷彿從容了許多,淡然了許多。一兩個小時以後,他們再揮手作別,融入街邊的人流中,回到煙火氣息的塵世生活中去。難怪有個建築學家說一個城市有了水就有了靈魂,我覺得西湖就是杭州的靈魂,是杭州人尋求精神撫慰的一劑靈丹妙藥。在這一點上說,我是發自內心地羨慕杭州人,因為他們有西湖。

杭州在這些年我的來來去去中,變得跟古書上描寫的人間天堂的那種安靜悠閑不太一樣了,西湖也一樣。以前的杭州是那種刺繡作品裡才品味得出來的嫻靜悠遠淡然,是小橋流水的杭州,現在的杭州越來越都市化和國際化了,高樓大廈鱗次櫛比,街上車水馬龍,是那種漂亮到讓人很驚嘆的國際都市味道。杭州人也加快了腳步,阿里巴巴等大集團的入駐,高端人才引進的政策落地,高校教師作為高級知識分子可以購買經濟適用房的政策全面實施,不惟論文而是看科研成果的實際轉化度來評定科研人員價值的做法,招商引資時尤其注意對環境保護的行為和結果,西湖邊中國美術學院的存在,都讓人覺得杭州變了,不僅不是那個「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的杭州了,也不是小橋流水人家的杭州了,而是兼收並蓄日新月異的杭州了,海內外都在感慨杭州這個城市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和成熟。

西湖呢?西湖也變了,變的是節奏,似乎連它吐故納新、接待遊客的力量也與日俱增,喜歡去西湖邊遊玩的遊人絡繹不絕,西湖依然很安靜,但是安靜裡面似乎生長出了一種新的力量,文化產業和文玩市場在西湖邊也以同樣驚人的速度蓬勃發展壯大起來,各種特色小鎮項目也在古老而美麗的西湖旁邊落地生根,西湖以她千百年來美麗沉靜的景色吸引來了老朋友和新朋友,西湖也在不同的空間里生長著,以日新月異的新的面容在各種媒體和客戶端上生長著。我們的杭州和西湖長成了一個全新的立體形象。

我看到了這樣變化著的杭州和西湖,我被它們的變化打動了,說實話,以前我很喜歡我小時候見到的那個安靜恬淡悠然的西湖,那個西湖和刺繡衣裙錦緞被面一起、和西湖龍井糖醋魚一起、和柳浪聞鶯三潭印月一起,在人們心裡營造出了一個世外桃源的人間美景。「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彼時的美好就在於西湖岸邊那若有若無的風,在於楊柳岸、曉風殘月,在於夕照下的雷峰塔,更在於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可是現在,我好像更喜歡杭州和西湖了。我覺得杭州也好,西湖也好,都像是被捲入了時間長河中的人,它們在第一時間清醒了過來,看到了周邊的世界再也不復是長槍短炮的時代,世道變了,但是它們骨子裡的核心的東西沒有變,它們直面著身邊的時代洪流,找尋著自己準確的文化定位,然後奔跑著,夜以繼日地奔跑著,向著目標一路向前,永不回頭。它們起先奔跑得跌跌撞撞,但是越來越自信,越來越清楚未來這個城市和湖泊想要帶給民眾的驚喜和夢想,因此它們奔跑著,一路向前,永不停息。

我看著杭州和西湖在改變,我也看到了在生活節奏加快了的城市裡,杭州人還是喜歡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在西湖邊走一走,在西湖邊散著步似乎遇到的煩擾也就煙消雲散了,看著西湖的美景,人們常常會忘了自己,會覺得這么美麗的景色在身邊陪伴著自己,為什麼還要想別的呢?就是想也是看著煙波浩渺的水面往大格局處想吧,所以杭州人氣質中的沖淡和超然在某種意義上說何嘗不是西湖所賦予的呢?

前年我參加了杭州的兩岸三地高校文化創意產業聯盟的白馬湖論壇,驚聞會議的住宿和餐飲費用全部由政府承擔了,我心想到底是杭州呢,這樣的大手筆接待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們支持杭州的文化產業,這是大格局下的戰略眼光帶來的行為結果,表面上看贊助了會議在經濟上損失了一些,但是這些文化創意產業聯盟論壇里有很多對當地有實際功用的思想上的火花,看後續怎麼將這些星星點點的火花之力拿來燎原了啊。所以,現時的杭州和西湖一直在向國際化大都市的城市格局和人文自然景觀而努力邁進步伐,它們就是中國夢努力實現的一個縮影。

我又想念西湖了,我還想去西湖邊小憩,沿蘇堤白堤漫步,感受西湖再一次帶給我的驚喜,西湖,算是我心中永遠的一個神奇水域了……

匆匆於17年9月30日午後

 本文獲得「我的西湖記憶」全球徵文優秀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