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邊,離國兵敗。將軍攜美人走。將軍令,讓他帶兵攔住戎狄。戰場,他奮力殺敵怒視敵軍。

    草木腥,馬號鳴,劍留痕,血染眸。

    “將已逃,何以戰?”

    “為國戍輪台,心之所向,雖身首離兮心不懲,魂魄毅兮為鬼雄。”他咽下口中的血,

欲持劍殺敵,奈何劍太沉重。

    他就站在那裡,怒視着敵軍,恍若剛才。戎狄將領被深深震撼了:“若離國將領如此,我軍豈敢犯之。若犯之,必兵敗。”

    今昔有人言:     

將醉琅嬛,繁華笙歌,傾城舞,動魄弦,艷壓群芳。

兵遵將令,沙場廝殺,兵刃紅,草木腥,染紅落陽。                     

惜兵之情,嘆其悲遇。將得拘絮而失丹心,悲矣,此何以國立。

望疆之色,離時情猶在,草木兵馬情正濃。劍雖逝,情難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