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記:這個故事,或許發生在不該發生的年齡,卻是一個孩子最純真的感情,是好是壞,我不想說,交給你們去評論

那年,九月的艷陽透過低矮的門窗,窗外的玉蘭花彌漫着沁人心脾的芬芳。那年,那場考試讓他們相遇,他久久注視着她的臉龐,凝視着那雙眼睛...那是一雙多麼聖潔的眼球,它散發着一種讓人無法抵抗的寧靜。所以,他那麼着迷。

  都說快樂的時光都過得很快,這句話平常並不是那麼讓人注意,只有快樂走了的時候才會讓人猝不及防,大概這就是人的一種痛楚。可就是這該死的猝不及防,讓他羞怯地要了她的聯系方式,也正是這該死的聯系方式讓他昏頭昏腦地熬到了星期天。

  面對着冰冷的電腦屏幕,他打開那張幾乎要碎掉的紙條,小心翼翼地輸上了那一串數字。一分鐘,兩分鐘——時間慢慢地過去,終於等來了那一聲清脆的聲音。

  在嗎?

  你是?

  你的同桌啊,你忘了這周的考試了?

  哦,是你呀,你為什麼要加我啊?

  因為我想和你做朋友,好嗎?

  嗯...好呀

  他和她聊的很愉快,他們聊到了學習,聊了生活,作為一個高二的學長,他像哥哥一樣問候着她,給她說着高中生活的樣子,她聽的也很認真,像極了一個乖巧的孩子,他也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她的哥哥。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他總是默默地走到高一的樓下希望可以見她一面,哪怕只是遠遠地看上一眼,這也成了以後兩年中他枯燥的高中生活中唯一的樂趣。

  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你永遠都希望她可以過的很好,也會不計回報地努力讓她的生活過好,就這樣,他幾乎隔幾天就會帶給她喜歡吃的東西,就會給她解決她學習上遇到的問題,哪怕自己沒有時間寫作業,沒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對,或許對他來說,這就是他喜歡的事兒。

  感情都是通過時間慢慢培養出來的,因為她學習並不是很好,對她來說,數學就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山峰,而作為理科的他,數學是他不錯的學科,所以,她邀請他周末去她家裡補課。一個十幾歲的農村少年,有着農村孩子特有的羞怯,但是她的請求讓他沒有任何勇氣說不。就這樣,他成為了第一個去她家裡的異性同學,她的父母很熱情,甚至讓他有些不知所措,所幸他和女孩子獨自待在一個房間里,才讓他有了開口的勇氣。

  他扭捏地為她講着三角函數,講着立體幾何,也壓制着自己內心的激動。似乎她的父母並不相信眼前這個看着壞壞的男生,就總是找借口推開門,迫於極度的不安,他給朋友發消息讓打電話解圍,用這種滑稽的方式結束了他第一次去女孩兒家的美好。

  後來,他們找到了兩者的平衡',他就只在她父母出去上班的時候才去她家。對他而言這樣的時光就成了一段無比美好的時光,沒有壓力,沒有羞澀,只有自己熱愛的面孔,自己喜歡的聲音,還有一顆懵懂的心。

    可是,暗戀總是那麼的痛苦,明明自己喜歡的人卻不敢說喜歡,更不敢靠近,甚至害怕有一點點的接觸。一個男孩子,心煩就總是會去喝酒,那天,一個正常的炎炎夏日,就跟着朋友們多喝了幾口該死的啤酒,下午就拖着一個疲憊的身軀去了她的家,那該死的沖動讓他脫口而出,我可以抱抱你嗎?一陣靜默,轉而是她一臉幸福的笑臉和溫暖的懷抱,他下意識地抱緊,那一刻,他深深愛上了那種感覺,沒有一點抵抗力,只希望這個擁抱不會停止。

  他高二會考,高一高三的學生都要為這個沒有太大意義的考試騰出教室,她回家了,他還在教室,沒有她的生活是那麼地讓他不適應。所以,考試完第一件事兒,他跑去了她家,就只希望可以見到她一眼,那一眼,足矣抹去所有的不快樂,所有的不開心,也足矣撫慰他身體的疲憊。也是那久違的一眼,讓他情不自禁地吻向了她。也可能是這一次,讓他們的關系有了微妙的變化。

  寒假,她從城裡回老家,也是他的老家。本來說好的他去找她,後來她的父母並不太願意,就強壓着她去爬山。那個山離他家四五十里路,他拉着朋友就騎摩托車去了,農村的路一路走下來能把人給顛的散架,而年上的寒冬在速度的配合下讓人越發地顫抖。為了能盡早地看到她,他和朋友騎着摩托上了山,寒冬的山路,總是會給軲轆來個猝不及防的打滑。

  可是那又如何,能看她一眼還考慮這些東西嗎?可能中年人的思想還是老舊,她父母就因為他和朋友騎着摩托車就認定他不是好人,自那以後,就一定要女兒離他遠遠的,直到後來,她的父母甚至因為他們的一次聊天摔了她的手機。

  也許是少年的叛逆,又或是感情的深厚。這些東西依舊沒有影響他們的感情,她還是趁着父母不在家用電腦給他發消息,他還是偷偷去她家。就這樣讓時光愉快地流過彼此的臉龐。對他來說,最讓他後悔的是,在他們相遇中唯一的生日,他沒能給她多少感動,也沒有多少浪漫,僅有的只是他的那份心。

  轉眼間,他上了高三,一個農村孩子改變命運的時候,但是他依舊沒有把她放下。可以說,沒有她,他的高三便是沒有靈魂。是她,撐起了他的所有夢想。

  高三的忙碌再也不能讓他像以前那樣頻繁地去製造偶遇,但是放棄卻是不可能的事兒。權衡之下,他選擇了每天吃飯時第一個沖出高三的教學樓,然後慢慢地走着兩棟樓之間那溫馨的十米,留意着她是否出現,來決定自己是否要加快自己的腳步。那短短的十米,是夠他用一生去去珍視和品味的。

  人就是這樣,當你越來越發現自己要失去什麼的時候,就會越來越充滿恐懼感,看着教學樓下那隻減不增的數字,他心裡只有酸楚。而她也越發的珍視和他在一起的時光。人散了,總要有個紀念,他就用自己的手疊滿了三百六十五個千紙鶴,每個紙鶴里寫着一句話。那段時間,他們用人類最原始的書信來給彼此留下青春的回憶。每天一張紙條,在別人看來,這或許可笑,單但是對他來說,卻是一輩子中最浪漫的事。或許這就是一個感性的人的可悲,總會被一點小事兒搞得感情泛濫。

  天有不測風雲,老天總喜歡去捉弄那些脆弱的人。他們還剛剛在幻想着未來的美好,轉眼間一切美好都煙消雲散,這些紙條最終沒有包的住學校的烈火。那時候,離高考還有十七天。高中,學校總會讓家長來處理孩子們的錯誤,所以,她的父母很快就知道了這些,就這樣堅決地讓他們徹底斷了聯系。後來,他去了她家,這次和往常不一樣的是,有她的父母,他們討論着如何能保護這兩個陷入迷途的孩子,如何讓他徹底離開他們的世界。

  一個感性的人一但感情湧上了頭,便會徹底沒有理性,徹底變得瘋狂。這些在他身上被展現的一覽無余,高考完,他只想着再去看他最後一眼,一年中最後一次見面,卻被她的父母捉了正着,在他看到她母親的手落在她臉上時,他哭了,他跪下來求她的母親不要生氣,求她母親能放過她,對他來說,這是對除了她之外的女人的第一次下跪,可是,那一刻對他來說,已經不在乎什麼面子,不在乎什麼家訓。

  哪有母親會真的不放過自己的孩子,可是誰來放過他。沒有人,沒有人理解他心裡的苦。一個男孩兒,心情不好的時候,總喜歡用酒精來麻痹自己的大腦,他也是,整天把自己喝到睡着。這在別人看來或許是混子,但是誰知道喝醉的人不容易做夢,沒有夢便不會有傷心。

  對於他來說,放下這段感情真的就像要了他的命,他不願意接受,不願意就這樣認命。便又去了學校,找來的卻是她的一句“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永遠”。晴天霹靂,這就像一把利刃刺穿了他那顆脆弱的心。放下,哪有那麼簡單。可是他又不得不去做,他想過很多,最終決定用死亡來結束這一切,絕望地跳進了河裡,卻在一隻腳進了閻王殿的那一瞬間發現自己不能撇下養了自己那麼多年的父母,發現自己還放不下太多太多的人,便接着將死的那一瞬間游上了岸。

  那時,他想到了一個可笑的方法去結束自己的曾經,更想讓她徹底把自己忘掉,而不是因為顧慮自己的父母,因為他不想再去傷害任何一個人,因為他感覺長痛不去短痛。他讓朋友們去說自己已經死了,去讓她忘記,後來她在家裡哭,嚇得沒有心思去上學,可是他相信,這樣她就會忘了他,就不會沒有那麼多的痛苦。

  可是給他帶來的卻是日日夜夜無窮無盡的折磨,是每時每刻痛徹心骨的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