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國的西方有一巨人,體長百米,全身都是肥沃黑色的泥土,厚厚的覆蓋了一層。上面長滿了奇花異草,植被非常茂盛,遠看如山,近看如一個仰躺着沉睡的雕像。

巨人有個習慣,就是愛睡覺,往往一睡就是百年,醒來會到附近的運河捉些魚吃,吃飽後就會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睡覺。老人們回憶說,那是一座行走的高山,飄渺的白雲是他的長髮,如果在晴朗的天空下聽到滾滾雷聲,不要奇怪,那隻是巨人的呼吸聲。

有幾人曾好奇地觀望過巨人,只見他山包般隆隆突起的胸膛,發出轟轟轟的聲音,就像一輛火車在山上馳過。聽着這怪響,他們怕極了,趕緊騎着馬逃開,逢人便說:“巨人的脾氣太壞了,我只是在他腳下,他就生氣的發出可怕的聲音,這不,我逃回來了。”

這話一傳十,十傳百,善良膽小的人們也都相信了——西方那個沉睡的巨人不好惹呢。這話讓國王聽到了,他思慮良久,越來越不安,覺也睡不好。在第二天,他頒發了“靜悄悄”法令,即平民不能去打擾巨人,王國內也不得大聲喧嘩,超過一定分貝就要罰錢。日積月累,王國成了無聲王國,人們行色匆匆的過日子,往來之間並無交談的慾望。漸漸的,生活也苦悶極了。

比如吧,無聲王國里的人都喜歡聽詩歌朗誦,吟遊女詩人青鹿的歌聲溫柔細膩,詩歌經她傳唱,聽者無不感動的落淚,宛如聆聽大自然的精靈在講訴遠古凄美的歷史。

在“靜悄悄”法令頒布後的第一天,青鹿吹着笛子,踏着七色石子從天邊而來,她在王國大門前對士兵喊:“我是吟遊詩人青鹿,請讓我進去,為人們帶去詩歌好嗎?”

士兵生氣卻小聲地說:“安靜些,你已經違反“靜悄悄”法令了,巨人會被你吵醒的,快走吧,這里不歡迎你。”

青鹿只好悻悻然離開了,走時她把笛子收了起來,閉着嘴,不時搖頭嘆氣。

像她這樣的吟遊詩人都不受歡迎。連為國王念“有事啟奏,無事退朝”的官員,也因為念時太大聲,被其他官員彈劾後,收拾包袱回家養老了。

你們也知道王國里有多安靜了吧。那些記憶中的鳥啾,人語,馬嘶,鹿鳴……統統消失,就連做飯的聲音也要隔五步就聽不見。總之,沒有聲音後,生活簡直低調乏味到不行。

國王的小兒子白鯨是青鹿的好朋友,見她有一段時間沒來了,就問士兵怎麼回事。士兵老實的告訴了他實情。白鯨為青鹿的遭遇感到難過,便決定推翻“靜悄悄”法令,好讓王國恢復原樣。

他跟國王說:“父王,以前王國時常載歌載舞,也不見巨人醒來,我們生活的聲音只是蚊子的輕哼,孩兒覺得不會有問題,懇請父王取消“靜悄悄”法令吧。”

國王不願取消“靜悄悄”法令,但也覺得生活確實太安靜了,就問他有什麼折中的法子沒有。

白鯨說只管交給我,但他要五十個士兵同行,以及音木的砍伐證明。

國王躊躇了一會兒,說:“五十個士兵不難,但音木生長在精靈森林裡,恐怕精靈王不會讓你砍伐他們的樹木。”

白鯨回答:“精靈喜歡珠寶,我們帶多些寶石瑪瑙過去交易,也就是了。”

國王一想可行,就給了他五十個士兵,一張音木的砍伐證明,和一車子的奇珍異寶,讓他帶着前往精靈森林。

白鯨帶着這支軍隊,小心地繞過巨人,又行軍幾日來到了運河。他們扎了五張木筏,推進河裡,劃着船順流而下。

三天三夜後,木筏靠岸,一行人登陸海岸,把珠寶全扛了上來。不遠處是一望無際的森林,綠盈盈的,就如藍色天幕下的綠寶石。這里就是精靈森林了。

白鯨吩咐士兵休息一刻鐘後再出發。士兵們綳緊了三天神經,早已經累的不行,一聽到王子的命令,就歡呼着坐在柔軟的沙子上休息。

就在他們休息的時候,森林裡飛出了兩個綠色的小人,他們長着兩對透明的小翅膀,額頭上有蝴蝶一般的觸角,通體如玉般光滑,每一條曲線都很精緻,大小卻不足一個拳頭。這兩只精靈一男一女,男的叫修,女的叫櫻。櫻揮着一根短短的橡木條,指着一個鼻子說:“你們是誰,為什麼在這里大聲喧嘩。”

白鯨從人群中走出,對兩位精靈行了一個宮廷問候禮,精靈們禮貌的回禮。

“我是落日王國的王子,白鯨……”他把巨人、“靜悄悄”法令以及來意告訴了精靈。

兩個小精靈搖頭晃腦,浮在空中嘰嘰喳喳的交談了好一會兒,最後,修飛出來說:“我們相信你,沒人會對精靈說謊,請進來吧。”

精靈帶着他們進了森林,走在高大的林木間,白鯨知道精靈們喜歡樹的原因了。眼前的樹木高大挺拔,金色的陽光撒在樹冠上,如加冕了皇冠,又如一位位端莊優雅的王妃聚在一起低語。風吹動着樹枝,發出沙沙的聲音,反而靜謐美好。小獸出走其間,閑庭信步。鳥兒不慌不忙,梳起了羽毛,不時還可聽見清脆的鳥鳴回蕩在林間。

不止是白鯨,同行的士兵們也被大自然的美震撼住了,不自覺的流露出陶醉的表情,就像聖歌里唱的“你到森林裡來,將不枉此生”。此刻,他們心中都有留下來做山間精靈的想法。

白鯨咳嗽了一下,把士兵們拉回了現實,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漲紅了臉低着頭走。

走了一會兒後,兩只精靈帶着他們回到了母樹。母樹是一棵不知名的樹木,葉子大而硬,相互摩擦會發出清亮的聲音。她高大挺拔,中間有一大塊凸出,就像一個懷了孕的女人。其實,精靈王的王宮就建在樹腹里,所以才會顯得突起。向著四面八方延伸的枝條上,掛滿了鳥巢,那是普通精靈的家。白鯨看到,一隻小精靈抱着一滴露水,撲扇着翅膀飛在鳥巢外。幾只比她更小的精靈一隻手扶着鳥巢邊沿,另一隻手伸過去接露珠。這應該是母親餵養孩子吧,他想。

修說:“這里是我們精靈的家,你們在這里等一會,我們去通報國王。”

白鯨王子和他的手下恭敬地等着,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了動靜。母樹凸出的樹身突然裂開一個矩形的縫,這其實是一道橋,橋落下來後剛好形成了一個平台。四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水仙花的精靈首先出來,手裡都拿着一朵喇叭花,對着嘴一吹,就是滴滴答答的響。兩匹馬一樣的小動物撅着蹄子,拉着一輛金絲製成的小車出來,車上鑲滿了藍寶石,光芒璀璨奪目。車上坐着一個老精靈,沒翅膀了,臉也皺巴巴的,更像是一位人類老人。車旁侍立的是威嚴的軍官阿巴,沉着的史官金翅,以及幾位王子公主。修和櫻就是國王的孩子,今天他們出來海邊遊玩,想不到就碰到了人類王子白鯨。

精靈王下了馬車,站在橋上東張西望,他的老化眼已經看不到東西了。櫻好心地拉着他的手,又告訴了他白鯨在哪個位置。精靈王把頭對着白鯨,說:“歡迎你,落日王子白鯨,你們的要求我聽說了,但是對不起,音木是大自然的歌喉,也是吟遊詩人,他們是孤高的,也是神聖的,像人類,像精靈一樣有喜怒哀樂,這個世上的所有珠寶都不能換取他們的性命。”

白鯨聽後沒有說話,嘆了一口氣,只說反正來也來了,沒見到音木怎麼也不甘心,何況父王把砍伐的詔令下達了,如果連音木的影子都沒見到,回去可能要挨罰。說着,把砍伐音木的證明呈了上去。一掌寬的證明書對於精靈來說也是大物了,精靈們不得不左右一個抗着它。櫻讀完後對精靈王耳語了幾句,精靈王臉上現出沉思的表情。不久,他就說:“既然是這樣,那就請過來看看吧,你也好交差了,但是音木不得砍伐,這是肯定的。”

白鯨說好。他一個人跟着櫻,修,和老國王去了音木林。士兵們留在母樹邊休息,與精靈們閑談了起來。精靈武官阿巴好奇地摸着人類的兵器,史官金翅則向士兵討教了些人類歷史,一時人與精靈相處的很融洽。

這邊,他們來到了音木林。精靈王虔誠地撫摸着樹干,觸摸過的地方,會響起音樂。他說:“你聽見了嗎?落日王子,這棵音木在跟我們打招呼呢。”

白鯨驚訝地說:“我聽見了,真的有發出聲音的樹,它真的還會唱歌,詠詩嗎?”

“會。”說着,精靈王讓白鯨耳朵貼着樹身傾聽。他照做了。果然,他聽到了聲音,一開始很輕微,過一會兒就像萬人齊唱般熱烈。他不明白唱的是什麼,人類世界中也從來沒有這種旋律,蒼涼凄美,像是靈魂深處的低語。聽着聽着,他竟有了睡意。

精靈王在修和櫻的幫助下,飛落在白鯨的肩膀上,像安慰孩子般說:“你聽到的,正是一段歷史,這里的每一棵樹都是一段歷史,砍掉一棵,就沒有人記得這段歷史了。”

白鯨點頭稱是。他描述了自己腦海里看到的場景,一個黑色的女精靈懸浮在混沌中,她周身是溫柔的光芒,下方無數的生物沐浴在光芒下,甜美的睡著了。

精靈王告訴他,“這是暗夜精靈女王的故事,她犧牲了自己,創造了夜,又化為睡夢,為世上的所有生靈帶去寧靜。”

白鯨點了點頭,又跟着他們回到了母樹那邊。這之後,他住了下來,白鯨人看起來和善,口才也好,不久就獲得了精靈們的好感。有一天,他告訴精靈王,“陛下,明天我就回去了,我帶來的珠寶,也請陛下收下吧”。精靈王高興極了,這些珠寶足以打造一百輛黃金車了。

為了回謝落日王子的好意,精靈王舉辦了宴會,全國的精靈都參加了這場盛會。精靈們手拿露珠當酒,敬落日王子。白鯨卻說,宴會怎麼可以不喝酒呢。於是,他把帶過來的烈酒分成了一千多滴,每一個精靈都分到了一滴。剛開始,精靈們聞着這滴刺鼻的“露珠”,都不敢喝下去。但精靈王咳嗽着,第一個飲下了烈酒,隨後是櫻,修,武官阿巴,史官金翅...精靈們都飲下了烈酒。

人類的烈酒對於精靈們來說,就如暗夜女王的睡夢咒,剛飲下去沒多久,就一個個打擺子似的倒下去,趴在地下呼嚕嚕睡著了。

白鯨小心地問:“陛下?”沒人應,精靈王夢到了最豪華的黃金車。

“櫻?修?”還是沒人應。

白鯨拍一拍手,五十個士兵齊刷刷站了起來,跟着他前往音木林。白鯨王子拿着斧子,站在那棵頌唱“暗夜精靈女王”事跡的樹下發呆。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唱出的聲音也變得哀愁起來。白鯨王子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砍掉了那棵樹。樹倒下後,整片樹林都唱起歌來,哀怨的聲音像葬歌。

五十個士兵扛着這棵樹,小聲地穿越精靈森林。來到海岸後,依照王子的要求,劈成了兩半,做成了兩個塞子。白鯨很滿意,耳朵貼着木塞一聽,那詩音一般的聲音還在,蒼涼而凄美。

就這樣,木塞放上了木筏,逆着運河向上,他們劃了半個月才回到原來做木筏的地方。這里也離巨人的所在不遠了。白鯨帶着軍隊,徑直向巨人的方向進發,經過三天三夜的跋涉,終於在清晨聽見了轟隆隆的聲音。那正是巨人的打鼾聲。白鯨吩咐兩個士兵騎着馬出去探查。士兵騎着馬出去,花了半天的功夫就回來了。一個說,巨人的右耳在北邊的一個山洞裡。一個說,巨人的左耳在南邊的一個山谷里。

白鯨又吩咐他們每人帶上一個木塞,騎着馬回到巨人的耳朵那裡,用木塞堵住巨人的耳朵。

兩個士兵欣然受命,扛着木塞上馬,絕塵而去。

又半日,士兵回來了,他們完美的完成了任務。

白鯨緊張地看着巨人,巨人起伏的胸膛漸漸平緩了下去,那滾雷一般的雷聲也消失了。

巨人在音木的歌唱聲下,將會在美夢中永遠沉睡下去。

白鯨一行人班師回朝。因為這件大功,舉國人民擁護他為下一任的國王。王國又恢復了往日載歌載舞的生活。

我們的吟遊女詩人青鹿也在某天回來,為落日王國的人們吟唱美妙的詩歌。

到此,故事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