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追悼會上的答謝悼詞(留存)

                    2019.5.10

      各位來賓,各位親朋好友:

      非常感謝你們前來參加我們爸爸的追悼會。

      非常感謝銀行領導為我們老爸作的悼詞。

        “生存與死亡”,這是人類歷史一個永恆的主題。所有來到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最後的歸宿都會最後的離去,這是不可抗拒的。

       

        今天,我們親愛的爸爸:韋潔良老先生,老韋同志,韋家伯伯,我們兒子一輩的爺爺,我們孫子一輩的太爺爺,離開我們,去了!

        周浦地域老一輩人都熟悉的“銀行里的老韋”,離開大家,去了!

        我們的爸爸,清貧、刻苦,自力、自強,豪爽、幽默、豁達,而且時尚。九十一歲時,他還在重慶市街頭接受電視台的採訪,現在他離開我們大家,去了!

        我們大家在此深深的哀悼我們的爸爸。

        父親出生於江蘇南京市,親身經歷過軍閥混戰、日本侵略、國民黨統治以及新中國解放這多個歷史階段。由於家境變故,幼年綴學,還寄人籬下。無奈之中,他十三歲就開始當學徒。自青少年時期就獨自一人在外闖盪,從南京一直到江蘇沿海一帶求職謀生,之後從事銀行工作,擔當起贍養母親和弟弟的生活重擔,後來在周浦結識了我們的母親,結為夫婦,定居於此。並先後生育了我們兄妹四人。又過起了貧困的生活,如三年自然災害,文革等… 期間,他和母親一起嘔心瀝血,哺育培養我們求學、下鄉、支邊,當兵、進廠直至成家立業。

        如今,他和母親已經子孫滿堂,第四代童孫們也都已背起了書包上學校了。應該說,兩老的晚年還是比較幸福的,

        老爸對已隨和,待人寬厚,無論同事,親友,長幼鄰里,乃至保姆、路人,他是我們大家的榜樣。

        老爸平時關心國內外時政,思路清晰,他喜歡觀看足球、拳擊等體育比賽,聆聽和欣賞外國古典音樂。

        三年多前,我們的媽媽因病故世,對爸爸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他對媽媽離世的傷心和悲痛一直延續到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現在,父親追隨着母親,去了!

      那兩位愛我們、親我們、疼我們的,我們最最親愛的人離開我們去了,叫我們這些兒女後輩怎能不悲痛欲絕!

        唯一讓我們寬慰的是,爸爸的臨終相當平靜,基本沒有太大的痛苦。去世前一天,他異乎其常地把我們兄妹和媳婿叫到跟前,關照我們要團結!

      爸爸您放心吧,我們一定會遵循您的遺願!

      父親病重期間,銀行里的領導、同事,諸多親朋好友,鄰居對他非常地關心,並多次前來探望,在此,我代表我們全家表示衷心的感謝!

        親愛的爸爸您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