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去的,最為精彩的東西半決系列賽,毫無爭議,是火勇大戰。過去五年,季後賽四次捉對廝殺,兩個對手熟的不能再熟。

  火勇對決真正開始萬眾矚目的,是眾所周知的2017年夏天,莫雷劍指勇士,不再摳摳索索,以干翻勇士為目標,和快船著名的一換七交易,大手一揮引入聖保羅。在德安東尼體系裡,保羅的到來,原本單核的哈登,加入了一個強大的助推器,火箭從此像真正的火箭,17-18賽季一飛沖天,串上了聯盟常規賽頭把交椅,季後賽也順利的摸到了西決地板。

  此時的勇士,杜蘭特16-17賽季已經嘗到了冠軍滋味,那個賽季讓我印象深刻是杜蘭特對總冠軍最為深切的渴望,他的眼神堅毅決絕,透露着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因為那一年,除了總冠軍,其它成就對他而言都是失敗。也是那個賽季,死神的名號響徹聯盟。但時間來到17-18賽季,勇士的基石庫里湯神格林已是二嘗冠軍滋味,季後賽他們沒有那麼渴望了,甚至有點疲憊,但依然無人能敵,直到西決遇上火箭。

  勇士應該感謝火箭,這支隊伍從賽季開頭就以勇士為假想敵,名副其實的藍軍,從源頭就確立了攻防原則,強悍的鋒線,所有位置無限換防,壓縮庫里和湯神的出手空間;進攻則是著名的魔球理論,只投三分和沖擊籃筐。

  我們知道理論要結合實際,以前太陽隊水銀瀉地的快攻打法,沒能贏得一個冠軍,因為季後賽的強度下,太陽隊無法懲罰對方的中鋒。直到以庫里為基石的勇士隊,以顛覆傳統籃球認知的離籃筐越遠效率越高的小球打法懲罰了所有場上移動慢的大個子,2018年之前拿到了一冠和破記錄的73勝(雖然被人調侃73勝總亞軍,我仍然認為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小球在聯盟的籃球理念集大成者科爾手上大放異彩。

  德安東尼被人稱為戰略大師,是有原因的,他把這個理論極致化,投三分的命中率只要高於33%,那麼每一次投三分帶來的期望得分就會超過一分,而投2分,期望得分超過一分需要超過50%的命中率,那意味着聯盟頂級球星水準,因為中投面對的防守更嚴密。但3分不需要,聯盟球員平均水準都在33%以上。而沖擊籃筐突破,因為附帶造犯規,殺傷對方球員,為持球發起人帶來更多選擇(意味着更難防守),其價值也高於中投。

  所以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在德安東尼理念里,中投是低效,不合理的。德安東尼只允許保羅投中投,如果你看到其他人投,基本是24秒時間快走完了(今年有一場看到香波特投了一個中投,讓我很驚訝,可能打完復盤就要挨罵了)。哈登保羅(里弗斯戈登)持球單打,投三分或者沖擊內線上籃,或者突進內線卡佩拉吃餅,或者分外線投三分。

  這套打法因為極其簡單,而難以防守。很奇怪吧,很簡單卻很難防,真可謂大道至簡。凡是仔細看火箭打幾場球的人, 不難總結出火箭隊的打法,就這么幾個套路:哈登持球,防守者遠了後撤步三分,近了突籃下,籃下中鋒提前上搶,哈登四個選擇,分卡佩拉吃餅,拋投,分外線三分射手群,造犯規。換成保羅里弗斯和戈登也是這個套路,但沒哈登那麼登峰造極。籃球本是變化極多,極其復雜的一項運動,但德安東尼化繁為簡,簡到極致,簡單有效的一招(和它的變招),常規賽打遍聯盟無敵,創造了火箭隊隊史記錄的65勝,不愧為戰略大師。

  我們知道,凡事有利就有弊,火箭這種打法的命門在哪?以前我沒想明白,科比則在節目中說,這種打法太簡單,容易識別,在季後賽捉對廝殺中,太容易被針對,直言哈登這樣打拿不了冠軍。科比的說法有道理,我這兒提供另一個角度的看法:這套打法的命門在數學上的均值回歸。

  在保羅沒來之前,2016-2017賽季,哈登迷之失利的馬刺火箭第六場,不少人歸結單核帶隊,體能消耗過大,系列賽越進行到後面越難支撐。去年引進保羅,雖然第五場保羅傷退,但火勇還是大戰到第七場,一個更令人詫異的事情發生了:三分球連續27投0中,可以想象,只要投進那麼兩三個,結果將完全不一樣啊。魔球理論的根基是三分比兩分更高效,更有空間,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三分球命中率波動比2分球要大。整體拉長了統計,命中率確實在33%以上(去年12月的統計數據是34%),符合理論要求的最低值,但拆開一場場看,這是在均值上下波動啊,而且只要打的比賽足夠多,27中0這種情況也不會是罕見的。那場比賽,人們說,是贏的誘惑詛咒了火箭,他們心裡的想法不夠純粹,沒有活在當下,投不進,並且所有人都被傳染了,都投不進,但那時候已經不可能停下這種打法說,要不試試中投?既然上了魔球理論的船, 就一黑到底吧。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就是均值回歸懲罰了火箭,你不可能場場保持33%以上的命中率,但你仍然以這個理論為基石去打,那麼就得接受它的弊端。

  火箭礙於保羅大合同,人員上大的調整是沒有了,必需接受這套陣容,但微調的空間有沒有呢?有沒有辦法修復魔球理論中的bug呢?我們後面再探討吧。

歡迎掃描二維碼關注,不定時更新,聊聊對籃球的一些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