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隱藏絕世容顏

“蓓一,媽死後,你就去……找那孩子,沒人,會攔你了。”因病垂危的沈母,絕色的容顏已不復存在,病魔讓她早已脫了人形,看着病床旁,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兒,她的眼裡,盡是悔意。

人就是這樣,很多事情,只有到瀕臨死亡的那刻,才恍然大悟,可惜,為時已晚。

沈蓓一抹去臉上的淚水,強顏歡笑地看着母親,搖頭“媽,孩子我不找了好不好,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父親在6年前,母親查出癌症後不久,突然不明原因的離開,這幾年,她們娘倆經歷了什麼事,只有她們自己知曉。

沈母的氣息此時已是十分微弱,說起話來非常費力,停頓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道:“去吧……去找他,孩子爸爸……叫……寧少辰……但,答應我,不可以……用你真實的容貌去見他,蓓一……答應媽媽……”

握着沈蓓一的手,緊了又緊,卻似是用盡了沈母此生的氣力。

“媽,為什麼?”為什麼不可以用她本身的容貌?從小到大,母親最引以為傲的不就是:她像她,遺傳了她絕世的容顏。

但自從那件事後,母親便用自己高超的化妝術,將她的容貌隱藏了去……

這一隱藏,便是6年。

可,握着她的手,此刻已垂下,沒人會再回復她了……

沒人告訴她,為何母親不讓她恢復真實的容貌,這幾年,她旁敲側擊地問過她無數次,每次都是被母親呵斥,一直叨念着,有一天,會告訴她。

可……這一天,是不是再也沒了?

c城,高檔別墅區

寧少辰結束了一個越洋電話會議,書房門剛打開,便聽到了陌生的腳步聲。

俊顏微側,看向門口。

深邃的目光將來人上下掃過,看起來三十四五的年齡,僅僅算得上端正的五官,黑色邊框眼鏡,暗黃無光的皮膚,洗的泛白的格子襯衫,灰色的運動褲,黑色的運動鞋,掩不住的鄉土氣息,倒是清爽乾淨。

“我是新來的保姆。”感受到他疑惑的目光,沈蓓一低下頭,解釋着,心裡多少有些緊張。

根據來之前百度上搜到的信息,這個男人,27歲,卻已是寧氏家族的當家人,而寧氏,名下產業跨越了眾多行業,簡單來說,就是什麼賺錢,他們做什麼。

而寧少辰這個人,用網上的話說,那就是高富帥中的頂配,是她這種女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可,就是這么個男人,卻是她孩子的父親,那顆“精子”的擁有者。

她無法形容,當她只是報着試試的心態在網頁上搜索這個名字時,看着那大篇幅的介紹,與滿篇的新聞時,她有多震驚!

當年的那件事,因為母親的病急需醫治,又因為她年齡小,所以,全程,她幾乎都是聽母親的,她只印象很深刻的是,高考結束後沒幾天,母親突然問她,如果可以給她看病,但是,可能會付出一生的代價,問她肯不肯,她沒有猶豫的就答應了,後來,母親就給她化完妝,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還換了名字,然後就帶她去了醫院,做了個手術。

再後來,她們被送到了一個貴族醫院,母親的病在那裡得到了很大的緩解,而她,在那裡,懷怡十月,再然後,她生下了一個男孩,可是還來不及看上一眼,就被人抱走了,那年,她才18周歲。

沒有上過大學,又要照顧母親,以至於23歲了,她卻沒有一技之長,她什麼都不會,但為了母親,她倒是沒有怨言,可是,她想不明白的是,為何母親從那天後,就不讓她以真實的面貌見人,還帶她去了別的地方,再也沒有回過家鄉。

看着眼前的豪宅,再看看面前的男人,她更是疑惑了,這樣的家世,這樣出色的男人,當初又為何要用那樣的方式要個孩子,卻又為何偏偏找上她?

如果是之前的容貌,她可以理解為他們看上了她的基因好,可現實是,母親帶她過去時,容貌已經是化妝之後的。

可她知道,她怕是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她這次來,倒也沒有別的想法,她只是想看看那個孩子,如果能在他身邊,照顧她,她也別無所求了,這世上,他成了她唯一的親人。

她什麼都不會,她想了很多方式進到寧宅,卻都行不通,正好打聽到說寧宅要保姆,還是照顧寧小熙,她覺得這是她唯一的機會。

她想過,對寧少辰用美人計,可母親的話,她不想違背,更主要的是,她不想和男人有太多交集,她的餘生,沒想過要找男人。

父親在母親那種情況下,居然可以不要母親,一走了之,讓她對男人不敢再相信……

眼角的餘光打量着對面的他,白襯衫,黑長褲,簡單隨性的打扮卻也掩蓋不了他奪目的五官,俊美異常,卻冷的令人不寒而慄。

“嗯!”寧少辰的目光從沈蓓一身上移開,邁開長腿下樓走向廚房,打開冰箱,拿起了一瓶冰的水,喝了兩口,沒有情緒的應了聲。

第一次,和孩子他爸見面,陌生,無感。

“寧先生,高小姐來了。”傭人在門口報備着。

“少辰。”溫柔的聲音,十分悅耳。

沈蓓一沒有愛管閑事的心,她只是隨意眼角看了一眼,看清她的臉時,心裡卻是一驚……

她見過這個女人,當初在醫院的手術室外,隔着門,她偷偷看過,就是她,送來的“精子”,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但她記憶力一向不錯,更何況,這么美的女人,她的生活中並不常見,她自是忘不了。

只是,她,怎麼會在這?而且她,和寧少辰看起來似乎關系不一般……

難道,她是他的愛人?不可能!

哪個愛人會讓別的女人懷上自己男人的孩子,可……她的腦子亂成一團。


第2章兒子居然是天才

“少辰,這是小熙要的限量版定位手錶,看他最近都不太高興,我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越過沈蓓一,高雯在寧少辰面前站定,說話間,秀眉皺成了一團,看樣子,對寧小熙十分擔心。

將她的表情收入眼底,沈蓓一更是糊塗了,這女人似是對寧小熙不錯,可作為後媽,不該是討厭嗎……

“你太慣他了……”寧少辰的冷意被寵溺替代,接過她手裡的包裝盒,臉上的溫柔在轉頭看向沈蓓一時,一掃而光,冷冷的“拿去給他。”

抄起沙發椅子上的外套,隨意的搭在手臂上“不是說要去看訂婚禮服嗎?”拉着高雯,與沈蓓一擦身而過。

淡淡的煙草氣息,讓沈蓓一微微皺眉,她不喜歡抽煙的男人。

隔着寧少辰,高雯回頭看了眼沈蓓一,她的“平凡”,並沒有讓她深究,嘴唇上揚,她朝着沈蓓一點頭,溫柔而大方。

“小少爺醒了,你上來吧……”傭人在樓上俯身叫着沈蓓一。

沈蓓一到寧家有一會兒了,只是寧小熙一直在午睡,此刻聽到傭人的話,她有些迫不急待。

低頭,她咬着下唇,掩去了一眼的“霧氣”。

兒子……她想了5年的兒子……腳下的步伐不由自主的有些蹣跚。

雖然當初這個孩子,降臨的那麼突然,雖然為了他,她拼了命考取的大學,最後也沒有上成,雖然她本應開掛的人生,因為他,怕是以後再無起色。

但,十月懷怡,他的動,他的鬧,她早已刻在了心裡,所以,不管結果怎樣,這幾年,她還是想他,發了瘋一樣的想,只是之前母親不和她提,她毫無頭緒,一直耽擱了。

“你進去吧!”沈蓓一剛到門口,裡面的傭人便招呼道,卻似是鬆了口氣。

沈蓓一沒有動,只是站在門邊,目光落在他身上,他裹着被子,只留下一個腦袋在外面,微微捲曲的頭發,有些凌亂,卻很萌。

生下他,只是匆匆一眼,便給人帶走了,她無數次的腦子里幻想着他的容貌……

卻,沒想到如此“秀氣”,是的,如果不是那各種明顯的男性特徵,他像極了女孩兒,漂亮異常,確切的說,像極了她自己。

這點認知讓她又悲又喜,母親沒有騙她,是她的孩子,千真萬確。

她的手,緊了又緊,壓抑着想抱抱他的沖動。

“我叫沈蓓一,你叫寧小熙,對嗎?”她出聲打招呼,聲音有些顫抖。

對於她的問題,寧小熙沒有回復,而是側身,從枕頭下,拿了一個類似平板電腦的東西,然後,小手在上面飛快的輸入着。

“把你名字輸進去。”寧小熙將小電腦轉過來,朝着沈蓓一。

上面全部都是藍色的數字和字母,看起來類似編程……

沈蓓一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這孩子,不是才5歲嗎?

她剛剛還以為他在看動畫片呢?

這……是所謂的程序?

她不知道這小鬼要做什麼,但,她還是用拼音把沈蓓一三個字輸了進去。

過了大概一分鐘,寧小熙將電腦放至一側,雙膝跪在床上,然後雙手環胸,一臉嚴肅的盯着沈蓓一“大嬸,你18歲前的資料,都是做假做出來的。”

他說的很篤定,沈蓓一卻瞬間石化,當年那事,據說母親花了高價,都幫她解決好了,也是怕將來會有後顧之憂,之前,面試這工作時,那柳絮都沒有看出什麼,可這孩子……

“大嬸,你改資料,是為了勾引我爸嗎?”寧小熙繼續像模像樣的分析着,但此時,他已非常熟練的將襯衫,外套,褲子全部穿好,然後下床,邊穿着拖鞋,邊問道。

這嫻熟的自理能力,也讓沈蓓一驚嘆,但聽到他說的話後,默默地鬆了口氣,只是,大嬸?她皺眉。

“小熙,不可以沒禮貌。”劉媽端着托盤,站在門口,看着裡面二人的互動,眼裡的無奈一閃而過,她將托盤放在旁邊的小圓桌上,裡面大碗小碗放了好幾個。

“劉媽。”沈蓓一站直身體,禮貌的朝着劉媽點頭,剛剛在外面,她見過劉媽。

劉媽對着她客氣的笑了笑,然後幫寧小熙把衣服領子整理好,才開口道:“小熙智商有190,兩歲時,就能讀,能寫三國語言,今年,已上完大學課程……最近,在研究那個什麼程序,反正我也不懂,所以,沈小姐,嚇到你了。”

劉媽雲淡風輕地敘述,沈蓓一卻完全呆怔了。

天呀,她和寧少辰,用那樣的方式生出的孩子,居然是個天才,這……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你覺得你爸那麼出色,能看得上我這樣的女人?那資料是為了好找工作,而修改的!”沈蓓一努力平靜着內心的激動,慢慢地吐言道。

寧小熙聞言,這才抬頭看着她,上下打量一番,這話倒是不假,之前來的那二十多個,每個都比這女人漂亮,時尚太多了。

想着,他把碗放回桌子上。

“女人都善於偽裝!”

一旁折被子的劉媽聞言,抿嘴輕笑,卻搖了搖頭,拉起被子,一使勁,腿一發軟,便上身撲在了床上。

“奶奶,你沒事吧?”寧小熙一下子竄了過來,在劉媽身邊,雙手緊張的抓着她的手臂。

沈蓓一見狀趕緊上前,將劉媽扶起“劉媽,你沒事吧?”這才一會兒便見劉媽的臉色煞白,額頭上已有細小的汗珠,皺眉,這模樣……

“沒事沒事,人老了,不中用了。”劉媽撐着床,重新站起來。

“奶奶,你不老!”寧小熙卻是的抓着劉媽的手不鬆開,小臉上有着明顯的倔強和難過。

據剛剛幾個小時從別的傭人那裡了解的情況,這劉媽是寧少辰從小的奶媽,寧小熙出生後,便也由她帶他,雖然是傭人,但在寧宅,每個人都敬她,所以,不同於其他人,寧小熙也叫她奶奶。

只是,最近稱年齡大了,照顧不動了,這也是寧家重新為寧小熙尋找新保姆的原因,可,這小祖宗,據說趕跑了幾十個保姆了。

“小熙,奶奶老了,你再這么把人趕走,奶奶怕是要累死了。”劉媽說着,抬起袖子,擦起了淚水。

她的眼淚很顯然讓寧小熙慌了,小手依舊緊拽着劉媽,頭低着,半晌後,才小聲道:“那讓她留下。”

劉媽抬頭,寧小熙看不到的方位,嘲着沈蓓一眨了眨眼。

她這與年齡不相符的“調皮”,讓沈蓓一愣了下,隨即感激的點頭……

“劉媽,怎麼樣?”百層大樓上,男人修長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遠方,手指將燃了一半的煙蒂掐滅。

“看樣子,是接受了!”電話那頭,劉媽鬆了口氣,抬頭看了看樓上,斷斷續續的有笑聲傳來,心裡一暖,這屋裡多久沒有這樣的笑聲了,眼裡卻是濃濃的不舍。

關注微信公眾號:寒山書棧,發送《絕世嬌寵:雙面伊人》,即可繼續閱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