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碩大的老虎鉗子夾在鐵絲網上,“咔”的一聲,鐵絲被夾斷了。

趴在雪地上的托依維向身後的人揮動一了胳膊,後面七個人趕緊爬了過來。

“快!快!”托依維輕聲催促着他們。

他們一個接一個從這個缺口爬了出去。

數不清的探照燈發射出的刺眼的光芒交織在一起,把蒼茫的雪地照得猶如白晝。

“有人逃跑啦!”不知道從哪個瞭望塔上傳來了一聲大吼,就像在空中響起了一聲突如其來的霹雷,把這八個逃跑的人嚇出了一身冷汗。

“不好!快跑!”托依維一聲令下,他們站起身來,拚命向空曠的原野跑去。

緊接着,急促的沖鋒槍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子彈“嗖嗖”地從他們耳邊飛過。

瞭望塔上,一名哨兵拿起電話:“喂!請給我接霍夫曼上校!”

刺耳的警報聲傳遍了整個奧斯維辛,一條條兇惡的黑背狼狗發了瘋似的沖了出去,鮑爾以及另外幾名軍官騎着馬向出事地點飛奔,幾十名荷槍實彈的士兵以急行軍的速度跟在後面。

厄瑪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地把靴子脫下來,換上滑雪靴,又伸手去拿地上的滑雪板。

巨大的噪音不斷地傳進了女囚犯的營房,她們被吵醒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們議論紛紛。

艾琳下意識地把薩繆爾緊緊地摟在懷里。

“出了什麼事?怎麼這么大動靜?”

“着火了嗎?”

“我聽見槍聲了。”

“是波蘭軍隊來了?波蘭軍隊來救我們來了!”

“想得美,傻瓜!世界上早就沒有波蘭軍隊了。”

“肯定是又有人逃跑,我敢打賭。”塔尼婭說完,又把被子蓋好,把眼睛閉上。忽然,她又坐了起來,身子靠在擋板上,把手電筒打開,伸手把放在腳邊上的一個包袱拿過來,把它解開,從裡面找出一個木盒子,把木盒子打開,裡面裝的是一落塔羅牌,把手電筒放在腿上。

海倫娜側過身子,目不轉睛地看着塔尼婭。

這時,薩繆爾哭了。艾琳趕忙坐起來,藉著手電筒的光亮,把薩繆爾抱在懷里,給他餵奶。

塔尼婭把牌鋪在腿上,雙手按順時針方向洗牌。洗了好一陣子之後,她才把牌捋齊,分成三落,把三落牌的順序顛倒,又落在一起,然後把所有的牌排成了一個半圓形。在自己胸前劃了個“十”字之後,用顫抖的手隨機抽出三張牌,翻了過來,她睜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地凝視着這三張牌。

“怎麼了,塔尼婭?”海倫娜問。

“這是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塔尼婭喃喃地說。

外面又傳來了一陣陣槍聲和狼狗的叫聲,盡管距離很遠,但在這寂靜的夜晚,仍然聽得清清楚楚。

探照燈的光芒照在身穿納粹女軍官制服和全套滑雪裝備的厄瑪的身上。

“他們就是從那兒鑽出去的,我們的人已經追過去了,長官!”瞭望塔上的一名哨兵用手指給厄瑪。

“你們繼續看着,別讓別的犯人趁亂逃跑,明白嗎,下士?”

“是,長官!”

厄瑪向哨兵行了個納粹軍禮,撐着滑雪杖朝着哨兵指給她的方向滑去。厄瑪藉助探照燈的光芒發現有兩根紮鐵絲網的木樁被推倒,鐵絲網被打開了一個缺口。“要想在同事面前樹立威信,就得趁這機會立個頭功,要想立頭功,就得趕在他們前面追上這幾個逃犯!”想到這兒,厄瑪沿着地上的腳印拚命向前滑。

上一章  棋戀  第三十章  慘絕人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