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不管怎樣,感謝我的青春曾有你的出現。

林芬芬看着蔡雙朝人群走去,身影越變越小,直到最後融進這漫無邊際的夜色,融入這燈火通明的街道,直到最後一點白色消失在小路的盡頭,林芬芬才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卻不知不覺間,兩眼已經模糊。身後的那家奶茶店正在放着梁靜茹的《勇氣》,有些店鋪已經準備打烊,廣場那邊的大爺大媽們也都關掉了廣場舞的音樂,暈黃的路燈拉長了行人回家的影子。

蔡雙向她表白了,他說他喜歡她,想要她做他女朋友。

聽到這句話時,林芬芬的腦子一片混亂,兩眼瞪大,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而且,還是對她說的。

在她看來,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她很喜歡目前這種和他相處的這種關系,也覺得這是彼此之間最為舒服的一種關系。如果強行改變,只會給彼此都增添不必要的苦惱。雖然他對她很好,她也覺得她挺喜歡他的,但是這一種喜歡並非是戀人之間的那種喜歡。說細了,就是妹妹對哥哥的那一種喜歡,說廣了,也就是朋友之間的那一種喜歡。這是林芬芬心中最真實的想法。畢竟林芬芬心裡還是很清楚他們倆之間還是存在很大的不同,而這種本質上的差異從林芬芬跟他坐同桌後的日子裡就開始慢慢的明白了。

雖然在不久前,林芬芬也聽過有些人議論他們倆之間的關系有點過於親密,但是她自己心裡明白,她僅僅是把蔡雙當做好朋友,因此聽到這些流言蜚語的時候她也不以為然。但是,今天,蔡雙竟然跟她表白了,不帶開玩笑的那一種。從他的眼中,林芬芬知道他這一次是認真的。雖然平時他也愛跟她講這些痞子話,但是每次林芬芬都不以為意,甚至能說出一些更痞的話給懟回去。但是,今天,他抱着一束鮮紅的玫瑰花,穿上了一套特別正式的衣服,亮堂堂的皮鞋,乾淨的白襯衫,甚至還用發膠梳了個發型。

“芬芬,你……我……我平常對你所說的那些痞子話,其實……其實都是真心的。”蔡雙一臉正經,但是吐字卻是含含糊糊,結結巴巴的,甚至因為緊張,額頭冒出了層層細汗,兩只手也頗為不安的不知該往哪兒放。這和平日里那個威風跋扈的蔡雙真不像同一個人啊。

過往的路人看到這表白的場景也都跑過來湊熱鬧。“在一起,在一起。”“答應他,答應他。”......林芬芬的思路被這突然擁擠過來的行人的起鬨聲打亂,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直愣愣地盯着眼前這個大男孩,他正臉紅的站在她眼前等待她的答覆。

“我.......我.......我不知道。”林芬芬突然拉過蔡雙的手往廣場那邊跑去。

蔡雙就任着她這么拉着他。

“喂,女人,你是不是害羞了啊?”蔡雙雖然挺不樂意被一個女孩子這么拉着跑,但心裡還是了開了花,畢竟這是林芬芬第一次主動拉他,平常都是他對她動手動腳,然後接受她的無影拳。別看林芬芬身板弱弱的,這拳打在人身上還真是有點痛,但是盡管如此,蔡雙還是每天樂此不疲的調戲林芬芬。

林芬芬不回答他的話,只是拉着他往前面人少的地方跑去。

蔡雙也不管她,拉就拉吧,可能這丫頭是有什麼悄悄話想在人少的地方跟他講吧。蔡雙正在心裡打着他的小算盤。卻不知林芬芬心裡的想法是怎樣的。

穿過廣場的中央,進入廣場周圍的小林子。看到周圍沒有什麼人時,林芬芬鬆開了握住蔡雙的那隻手。周圍很安靜,兩個人似乎都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聲以及心跳聲。

“蔡雙,你覺得你這樣很有意思嗎,你不覺得自己很幼稚嗎?我是不會同意你的!”林芬芬紅着臉向蔡雙拋出了自己的憤怒。看到這樣的林芬芬,蔡雙頓時就傻眼了,他前一秒還在想着等一下就給林芬芬一個大大的擁抱,卻萬萬沒有想到,林芬芬竟然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很幼稚。

“芬芬,給我一個理由。”蔡雙低沉着臉。

“我覺得我們現在都還是學生,很多想法都只是一時的沖動,很多想法都沒有經過大腦思考,我還是希望你把更多的時間放到學習上,畢竟距離高考也不遠了,我們應該......”林芬芬覺得自己的這個理由是比較委婉的。但是這句話還沒說完,蔡雙就突然抱住了她。

“那你的意思就是,等高考結束後,你就會同意我?”看着這個比自己矮一截並且瘦的跟個竹竿一樣的女生在自己懷里掙扎,蔡雙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她。但是最後還是被林芬芬給掙脫開了。

“蔡雙,你混蛋,誰給你權利抱老娘的?!”林芬芬難得的爆了出口。林芬芬以為自己剛才的那一番話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卻沒想到蔡雙還是不理解她。

“我等你,既然你現在想好好學習,那我就等高考後再來找你,不管多久,我都等你!”蔡雙看着眼前這個女孩子,很堅定的說出了自己的承諾。“嗯,我願意等你。”怕她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蔡雙又重複而且鄭重地說了一遍。

林芬芬聽到這句“我等你”時,不得不承認,她稍稍動了心,但也就只有那麼一瞬。“蔡雙,你怎麼就不明白呢?我倆不合適!”林芬芬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那你和我不合適,和誰合適?”蔡雙可能被林芬芬激的有點怒了,這句話蔡雙也是吼出來的。而林芬芬聽到蔡雙這句話,火氣瞬間變得更大了。“我跟誰都適合,但是就絕對不會是你!”話一出口,林芬芬就後悔了,但由於好強,林芬芬並不想為此道歉。

“好,好,好,我知道了……”蔡雙整個人就像是個泄了氣的氣球,一下子就蔫了。看到蔡雙這一低落的樣子,林芬芬的心頓時就軟了下來。“我們還會是朋友的吧……?”她弱弱的問了一句。

“嗯……剛剛不好意思了,那你早點回家吧……”沒有再多說其他話。蔡雙轉身朝廣場那邊走去,留下林芬芬一人在原地發呆。直到蔡雙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她才轉身往回走。林芬芬自己都沒有察覺自己的眼角突然濕了,不知道是被蔡雙嚇得還是因為蔡雙遠去的背影,或是因為她不知道以後該如何來處理他們倆之間的關系......地上,蔡雙所遺棄下的玫瑰花在無人的夜裡顯得格外凄涼。一陣風吹來,玫瑰花被刮的滿地都是.......

那天晚上,林芬芬失眠了。他說,他可以等她,不論多久。這一句話,一整夜都迴響在她的耳畔,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淺淺入睡。

而蔡雙呢,則一個人喝了一晚上的悶酒。他明明感覺到林芬芬是喜歡他的,他也喜歡林芬芬,可是為什麼她要跟他說這么狠心的話。那天晚上的星星很亮,蔡雙卧室的窗邊的茉莉花開了,還沒凋謝,花香隨着夜風來到蔡雙的鼻尖。“真可笑,這個時候還要聞她最喜歡的花香……”蔡雙搖搖晃晃的走到窗前,把這些潔白的茉莉花全都摘掉,丟進垃圾桶。似乎看不到這些花,聞不到這些氣味,他就可以不去想她,不去想她的那些狠話。

長夜慢慢.....

第二天大早,林芬芬就被她媽媽叫起去上補習班。打開手機看到蔡雙給她發了一條消息:對不起。發送時間是凌晨4點半,看來,他也和她一樣,失眠了一整夜。但是看着蔡雙給她發的這三個字,她的心竟會莫名的一顫,因為在之前,她即使惹他生再大的氣,他也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一次對不起,相反每一次都是繼續嬉皮笑臉的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是第一次跟她說對不起。似乎這三個字一下子就把兩人之間的關系給拉遠了。“沒事,我還是把你當做鐵檔的”順便發了一個表情包過去。

再收到蔡雙的消息已經是下午的3點。“嗯嗯,謝謝”依然是沒有多餘的字。林芬芬看到這條消息,心裡酸酸的怪怪的,總感覺某些東西拉遠了他們之間的距離,說不清也理不清。

一個月的暑假匆匆而過。開學的那一天,林芬芬很早便起來收拾東西準備去學校報到。她把昨晚給自己定的目標的小紙條折好放在文具袋的內層。她一直想去A大,那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林芬芬對着鏡子給自己扎了一個高高的馬尾,看起來精氣神十足。“加油”林芬芬默默的給自己打氣。

她剛走到校門口,就看到蔡雙迎面而來。一想起暑假髮生的那件事,林芬芬一下子就不知道該如何跟他打招呼,於是本能的低下頭往旁邊走去。蔡雙似乎沒看到林芬芬,徑直的往校外走去。林芬芬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躲着蔡雙,這么害怕面對他,或許暑假的那一件事情對於她還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吧。

開學後,老班從新調整位子,林芬芬和蔡雙為期兩個月的同桌關繫到此結束。蔡雙把自己的桌椅給搬過去後又回過來詢問林芬芬是否需要幫忙。“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林芬芬拒絕了蔡雙的幫助。“哦,那好吧”

兩個人的新位子,一個靠走廊,一個靠窗,但是隔在她們之間的真的就只有這一兩米的距離嗎?林芬芬自己也不清楚在經歷了暑假的那件事情後,她和他真的還能做普通的朋友嗎?

不過林芬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什麼做不了戀人還可以做朋友”放在蔡雙身上tmd就全是狗屁。整整一個高三,林芬芬和蔡雙交流的次數十個手指頭都可以數過來。他和她好像真的很難再回到從前了,有時在路上碰面,兩個人之間也是禮貌性的打個招呼,然後匆匆擦肩而過。他終於不再跟她開玩笑了,不再跟她互相扯淡了,也不再欺負她了,他似乎變成了以前她所期望的那種形象,可是林芬芬總感覺心裡的某種很重要的東西丟了。

蔡雙跟蔡林芬芬坐同桌時,做過很多讓林芬芬想掄起大刀把他給剁了的事情。比如,在林芬芬睡覺時,往她的臉上畫烏龜,害她被嘲笑。要不就是在她耳邊大喊一聲“老師來了”把她給驚嚇的蹦起來。除此之外,他還往林芬芬的筆袋裡放過仿製的蜈蚣,那一天沒差點把林芬芬給嚇死。而他了,似乎每天看林芬芬出醜成了他的一大樂趣,因此每天都想着新的法子來折騰林芬芬。

但是了,蔡雙還是做過幾件讓林芬芬稍許有點感動的事情的。有一次她來姨媽,肚子痛的整個臉都白了。那一天蔡雙前前後後給她打了好幾次熱水。還有一次變態化學老師來收假期作業,林芬芬由於忘記寫了,原本想着去領罪的,沒想到蔡雙卻在他寫完的試卷填上了她的名字,而自己接受了變態化學老師的責罰,站在門口上課。林芬芬說他傻,他還不以為然,覺得沒什麼事。女子800米測試時,在最後一百米時給她“加油”,雖然話真的讓要虛脫的林芬芬聽了想掄他一拳。“林芬芬你連個800都跑不了,我還真的要看不起你了”果然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和蔡雙做同桌的那一段時間,雖然每天都吵吵鬧鬧的,有時林芬芬真的想一巴掌把他給拍死,但是想想有時身邊有這么一號人物也挺開心。可是這一切都因為暑假的那一場不成功的告白而結束,他們兩個從此基本無話可說。林芬芬真的想不通,為什麼這么一件事就讓他們兩長期建立的友誼堡壘瞬間崩塌。有些時候,林芬芬會看着窗外來來往往的人發呆,回憶他們兩之前的故事,每一次回憶都會引發她一小陣子的感傷,但是她又會很快調整過來,然後把自己投入到緊張的高三複習中。

————————乖巧的分界線————————

一年後。

終於,一年一度的高考要結束了。

最後一堂考試時,林芬芬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蔡雙一年前跟她說的話:我可以等你,高考結束後我會再來找你的。這句話就像個炸彈一樣把林芬芬所有的做題思路給攪亂了,讓她完全靜不下心來做題。不過慶幸的是,最後林芬芬還是成功的把所有的題目給完成了,但是卻完全沒有時間去檢查。下考鈴響起,她走出考場,腦子里還在回想剛才的題目,還有蔡雙的那一句話。

那一晚,蔡雙沒有來找她。林芬芬自嘲,說不一定別人早就忘了,你還因為他這么一句話影響了考試。林芬芬那一晚徹底失眠了,腦子里有很多東西在亂飛,耳畔有很多聲音在響,關於高考,關於蔡雙,關於很多很多事......

一個月後,高考成績出來了。林芬芬未能考上A大,很大的不甘心讓林芬芬很想去復讀,但是最後還是在家人朋友的勸說下選擇了這個事實。

最後她填報了一所離A大比較近的南方學校,而蔡雙則填報了一所北方學校,從此他們兩之間的距離要開始以公里計算。

快要開學前的一個星期,林芬芬接到一個包裹,地址顯示是北方的某座城市,而寄件人是蔡雙。

包裹裡面是一隻錄音筆和一盆茉莉花,茉莉花已經長了幾個花苞。

林芬芬打開錄音筆,裡面傳來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待你聽到這段錄音時,我應該已經在B大上課了。林芬芬,你或許真的不知道,我那時向你表白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氣,我非常明白我自己的心意,我那個時候是真的很喜歡你,可是你卻把我的這種行為與幼稚相提並論。原本給你的承諾如今我也兌現不了了,因為我這一次是真的沒有勇氣了。或許時間真的能證明很多東西,我在你身上用光了我這些年來所有的勇氣,但是卻始終沒有得到你的回應。這一盆茉莉花我一直養着,這是你當初要我替你照顧的,如今把它還給你,畢竟北方的溫度我怕它受不了。最後,我希望你還是可以每天都快快樂樂的,就跟我之前認識的那個你一樣,大學繼續加油,我相信你,日後考研定能上A大,我們以後還是朋友。看來你這一輩子是沒有福氣做我蔡雙的女朋友了,真是太可惜了呀”錄音的最後以蔡雙的笑聲收尾。

聽完這一段話,林芬芬沒有哭,也沒有立刻拿出手機給蔡雙發消息,她只是默默的看着遠方的落日,心裡從來沒有的平靜。原來,他是這樣想的,是我一直誤會他了。原來他兩這一年來都是彼此的心結.....

時隔一年,蔡雙在大學已經有了女朋友,照片中的蔡雙滿眼洋溢着對於那一個女孩子的寵溺。林芬芬拿出手機,給蔡雙發了一條語音:可以呀,你就準備回來請我吃飯吧,恭喜恭喜啦。這時,林芬芬旁邊的茉莉花開的正艷,淡淡的香氣充滿了整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