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著整個德卓下了一天隊,幾乎跑遍了大半個德卓,一天的時間走過加路過我們去了9個村,也終於德卓的14個村都留下了我的足跡。早上從政府出發,從河鎮鄉去德卓的馬路村-勝營村-尖山村-可樂鄉-沙泥村-田壩村-中營村-大營村-堰聯村-爐元村,然後又返回政府。

        今天最主要的行程和目的就是去尖山動員移民搬遷工作。沒出發之前,原本是打算開我家車去尖山的,可陰差陽錯車被老公開走了,就只好坐同事的車去。也幸虧沒開去,雖有兩年多的駕齡,但以我的技術,實在是不敢挑戰尖山道路的崎嶇不平、蜿蜒陡峭,就連經常東奔西跑、熟悉路況的同事都有走錯路和開不動車的時候,更何況是我呢!

        我們經過河鎮鄉從馬路村去尖山,可因中途對路不太熟悉而走錯了道,就去了勝營的地盤,又從勝營詢問路人一路去了尖山。途中有好幾個彎道太急太陡,感覺車上去了又退一下,連車輪子都搓出了焦糊的味道,坐在車上的我們,每一步都感覺膽戰心驚。這是我第二次去尖山,與第一次走的路不同,而每一次都見識了尖山傳說中的特殊地貌,整個村落都處於深溝高壑之中,組與組之間需翻山越嶺才能連通,實在是不適合居住和生存。

        到達目的地後我們找到了自己的包保對象,可惜他家只有一位十七八歲的小夥子在家,不過也好,年輕人的思想怎麼說也應該比年齡大一點的人開闊,便坐下來與他談論交流了半天,沒想到他的思想同樣冥頑不化。他目前將近十八歲,失學在家,也沒有外出務工,全家共有5口人,家裡父母也才四十左右歲,幾乎全家人都是身強體壯的勞動人。可他家寧願坐在尖山這樣山高路遠的地質災害區抱殘守缺也不願意搬遷到縣城改變命運,實在是令人有恨鐵不成鋼的憤怒和惋惜。我們坐下來給他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了解了他家不願意搬遷的原因和顧慮,也仔細分析了搬與不搬對他一家將來發展的好處和壞處,前前後後把所有想到的、能說的政策都搬了出來,可仍然不見他有一絲絲心動和醒悟,一個勁兒就說:「我們不搬!」後來實在是不知道該出何下策,我們便把電話留給了他家,告訴他最近若有想搬或試住的想法,隨時打電話聯系我們;同時我也留了他的電話,打算有事沒事地打電話過去勸勸他,畢竟看如此年輕的他和搬遷後一定會有好發展的一家就此錯過這個難得機會,我都替他們一家難過和惋惜。若不搬,我彷彿已經看到了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這家人的懊悔………

        如此年輕的他,難道就打算在尖山生活一輩子,走他父親走過的路,要水沒水,要車沒車,要房沒房,要知識沒知識,要生活質量沒生活質量,一到下雨天就提心弔膽,生怕哪天山坡滑下來把自己葬送,然後他的兒子又走他走過的路,這樣一代一代重蹈覆轍,我都不敢想像我們的尖山處於那種地帶,民眾的生活條件那麼差,思想那麼落後,不搬遷如何發展,如何進步?走出他家,我的心一直像懸掛在高空的風箏,風一吹就會搖擺不定,不知道如何安放。我擔心,可我無力幫他們改變,甚至都改變不了他們固執的思想;我恨鐵不成鋼,可我更無力將他們帶出那深山老林,讓他們有所進步、有所發展,去感受生命里不一樣的藍天。他們似乎沒有理想,沒有追求,似乎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滿足於自己的小天地,有飯吃,有酒喝,有豬喂,有肉償就是富足的生活,不想嘗試改變一下世世代代落後的命運,不想兒孫能夠出人頭地,這種種景象,讓人又如何去努力?若真的只是為了完成工作任務,為何會那麼揪心?難過?痛恨?又為何會苦口婆心一次又一次去說那麼多?

        帶著並不成熟圓滿的「果實」,我們坐上了離開尖山的車。因為同行開車的同事要去可樂開庭,我們沒車,只好跟著他一同去可樂,再聯系班車回德卓。到了可樂我們先去吃飯,一起吃飯的還有同事的朋友和他帶來的幾位正妹。看著她們,我好像顯得格格不入,那一身時尚的打扮,精緻的濃妝,說話的嗲氣,敬酒的說辭,喝酒的海量,我沒有半點她們的影子,但我不卑微。人不可貌相,雖然從外表看來我與她們根本不是一道人,但每個道上都可以有我們的朋友,說不定我們有緣會成為朋友,又或者以最好的儀態去對待所有人會讓自己有所提升呢?便和顏悅色、以茶代酒和她們吃了一頓愉快的飯。期間,同事的朋友(男的)硬要勸我喝酒,說第一次認識,以後也難得他倒的酒喝之類的言辭,但還是被我婉言拒絕了!我就是這樣,自己做不到的事從來不喜歡逞強,尤其是喝酒這種事。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和友誼是心底的,而不在於一杯喝與不喝的酒上。

        由於時間緊急,吃了飯我和另一個同事就匆匆離開了飯桌,去班車經過的路口等候。也許是運氣好,等候的時候就遇到了另一位從赫章來的同事的車,我們便於班車師傅打了招呼就跟著同事一道回來了。後來班車師傅加了我的微信,問我們是不是因為他對客人說話不好才沒有上他的車,出於禮貌,我給他解釋了一番,說我們還要去中營那邊下隊,同事的車順路所以就跟同事走了。不管他是為添加微信找借口還是什麼,我做了自己該做的,剩下的可靜觀其變,不予理睬。

        S打電話說要一起去村裡巡查是否有人種大煙,所以我給班車司機說去中營下隊並不是空穴來風。跟著同事的車,我們路過了中營和大營,走了剛修好的通組公路,看到了原來沒有看到過的風景,很快就到了S的車旁,上車的時候,S看我是女生,急忙伸手把坐墊上的灰塵拍了,還開玩笑說「怕我們的車摸臟了你」,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就說了一句「你這樣說我就不好意思了哈!」然後就上了他的車一起下村。經過甘河,路依然很陡,但比原來平坦寬敞明亮了許多,畢竟水泥路和泥巴路真的是有天壤之別的。隨後我們便到了爐元村公所,那是一個我從未去過的村,也是德卓我最後到的一個村。終於,在今天被S說德卓的村都沒有全走過沒出息後,今後再不會有人這么說了!

        我最後到的一個村,沒想到給我如此完美的落幕。森林覆蓋率很高,一路上綠油油的,那綠彷彿接到了天上,和雲朵形成美麗的比稱;一條條水泥路四通八達,據說可通龍街、雲貴;視野開闊,站得高看得遠,站在那裡可將兔街的景象盡收眼底,瞬間覺得天地是多麼浩瀚,自己是多麼渺小,很多放不下的心事也就豁達了;土地大多呈階梯狀,被老百姓用灰白色的石頭堆砌在土地邊緣,看起來整齊有序;成片的烤煙和玉米長勢非常可觀,是今年我見到過的長得最好的烤煙和玉米,每年都換著播種,所以兩樣都不落下,透過它們,我彷彿看到了老百姓滿倉的收穫和鼓鼓的錢包。

        完成巡查後,天已經逐漸變暗了,同事提議買個土雞回單位大吃一頓,可S說我還要去吃酒(同事父親去世,再怎麼說也必須親自去一趟),就不耽誤了,下次有機會再買,我們便匆匆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說過,我會初步從別人的嘴裡去了解一個人,但我不會從別人的嘴裡去判定一個人的品行和好壞。人無完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是因人而異,你用什麼方式對我,我便用什麼方式對你。原來,他在我聽到的別人的話語中並不怎麼好,但我從來不會盲目相信別人的話語而拒絕去了解一個人,事實證明我是對的!接觸之後,他幽默風趣、低調細心、懂得照顧身邊的人,並且會考慮身邊人的感受,把別人的事看成自己的事。原來別人眼中傲慢、大言不慚的形象在他的行為和笑容里灰飛煙滅,真是「此去應知山水重,情懷都在不言中。」

        這是我寫過最長的日記,還有很多去同學家吃酒的感慨沒有表達,但此時已是深夜凌晨三點,老公和孩子睡得呼呼作響,我也該就此停筆,和他們一起進入甜美的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