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歸家,欲晝寢片刻。

家中畜一幼貓,年方四月,素獨守空宅。今見余早歸,歡騰雀躍,圖邀吾共戲。

余佯裝不知其意,入室閉門擁衾而眠。但聞門外貓叫兼有利爪撓門搖鎖之聲不絕於耳,竟無片刻安寧。無奈啟門迎之,乃復睡。

貓躍至床上,摟余臂嗅舔啃咬不止,余不勝其煩。摸得友人所贈青草膏一瓶,取膏少許塗於手臂,對貓作將抱勢,貓怪叫,倏然而走。余呼之愈切,走之愈疾,不復擾我。乃人貓兩安,天下太平。

寤時尋貓,見其酣睡於一隅,其姿極丑。為懲戒其擾吾之過,拍照作文以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