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進入論語第7篇《述而》篇的討論。第5篇《公冶長》是對第1篇《學而》、第4篇《里仁》的發揮,講的是人的修養與安身之道;第6篇《雍也》是對第2篇《為政》、第3篇《八俏》的發揮,講的是立命,社會規范與治理的問題。前面6篇講的就是人的安身立命之道。

第7篇《述而》筆鋒一轉,講孔子自己是如何安身立命的,是對前面6篇的一個總結,也把《論語》推到了一個高潮。

7•1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7•2 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7•3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7•4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7•5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7.1開篇點題,孔子述而不作,人生的使命在傳承文化也。

7.2、7.3為孔子人生的進取一面,修養則進德遷善,廣學則“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育人則“誨人不倦”。此為乾道。

7.4則是人生愉悅的一面,“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恬淡從容。此為坤道。

7.5“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日進其德,以文化傳承為使命,以道為歸依也。乾坤合德,是孔子的人生精神的概括與寫照。一方面效法乾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一方面效法坤道,“地勢坤,君子厚德載物”。效法乾坤是孔子的人生大道,孔子之德大矣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