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蘭是位靈女,可以穿梭各界去捕捉各種妖獸,她在一個很偶然的時候救了淼淼,從而成為了好朋友。

淼淼本來是天帝的一個女兒,一次因為好奇跟着天帝在大殿處理公務,當時押上來的是南海龍王夫妻倆個,因為觸犯天條必須接受懲罰,而當時龍王的妻子是挺着個大肚子的。

淼淼當時才七八歲,看見龍王的妻子挺着大肚子,動了惻隱之心,便央求天帝先讓龍王的妻子產下孩子再接受懲罰。

天帝說:“不行,那到時剛出生的幼子怎麼辦?南海領域的民眾不能長時間沒有雨水。”天帝沉思了一下:“這樣吧,你們觸犯天條是必須領罪的,但孩子是無辜的,既然是淼淼你求的情,那你就帶着孩子到南海,那一片領域暫時讓你掌管,直到小龍可以勝任為止,現在我封你為‘水仙’你一定要好好保護好那一方民眾哦。”

就這樣還是小孩子的淼淼稀里糊塗的背着還是嬰兒的小龍回到了南海,當地果然因為沒有了龍王呼喚降雨已經大旱了。

淼淼不顧自己是個孩子,積極地協助民眾,親自背着小龍到各處巡查。

有一天,淼淼牽着小龍正在視察,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有隻蠍妖正跟着他們,蠍妖看着他們正想美美的飽餐一頓……

正當蠍妖準備撲向他們時壹蘭出現了,只見壹蘭大喝一聲,然後口中念念有詞的手中的劍也在快速砍向蠍妖,蠍妖也飛快的躲避着,可惜不一會就被壹蘭收入腰袋裡。

壹蘭拍拍手,上前和淼淼打招呼,“你好,其實你們根本不用我救,對嗎?只是蠍妖自己瞎了眼把你們當作普通小孩,我說對了嗎?”

淼淼看着眼前說話清脆辦事乾淨利索的女孩,心裡滿滿的好感,溫柔的笑了笑說:“謝謝你救了我們,剛才我在分神,真的沒看見蠍妖,謝謝。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壹蘭,我是在追另一個妖獸的,剛好看見蠍妖想害你們,就順手收了他,我是個靈女,你們呢?”壹蘭爽朗地說着。

不等淼淼回答,小龍就搶着說了:“我是這里的龍王,我叫小龍,她是我姐姐,她叫淼淼,是位水仙女,幫助我呼風喚雨,暫時這里是她管。”

壹蘭不禁上前抱了抱小龍,並摸了摸他頭上的角,贊着小龍:“哇,原來是小龍王,你好厲害哦,那有空可以請我去你的龍宮玩嗎?我這里有隻剛剛捕獲的小犬,很可愛的,送給你當你的好朋友,你要嗎?”

小龍和淼淼立即好奇地湊上前去看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犬,哇,果然好可愛,淼淼也送了她親手串的項鏈給壹蘭,因為壹蘭還要去追妖獸,他們就約好了下次再見。

本來約好不久見面的,讓壹蘭來龍宮玩的,結果——其他海的龍王及一些想佔據南海的不停的挑釁,他們都覺得小龍還小可以欺負,淼淼帶着小龍只能盡全力去還擊着。

其間也有碰上壹蘭剛好也是追捕妖獸而路過的,壹蘭也會二話不說幫助淼淼擊退侵略者,也只能匆匆幾句話後又各自忙碌着……

就這樣過去了十年,這天壹蘭難得在家閑着,壹蘭正在鍛煉着,看見了胸前項鏈閃爍着,這個項鏈是淼淼施了法的,可以幫淼淼聯系壹蘭。

壹蘭見自己最近應該沒什麼忙的,想着自己一直還沒有去過龍宮,既然淼淼呼喚,正好可以去見見,想到這個壹蘭開心地去動手做花餅,等做好花餅就去龍宮。

穿戴整齊提着自己剛剛做好的花餅,壹蘭開心地來到了南海邊,來接壹蘭的是小龍,哇……昔日的小男孩現在是個渾身散發着陽光氣息的男人了,壹蘭開心地走向前。

不等壹蘭開口小龍就微笑着邊帶着壹蘭邊說了:“淼淼正帶着小王——你以前送的小犬在採摘新鮮的果菜招待你,讓我來接你。”

“哦,那是什麼事呼喚我呀?單純的請我來龍宮玩?”壹蘭快樂地問着,順手遞給小龍自己做的花餅。

只見小龍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臉紅了起來輕聲地說:“不是的,是我要和淼淼成親了,她答應了嫁給我。”

“真的?哇,太好了,但,但我沒有準備禮物啊?那,那,那籌備好了嗎?”壹蘭快言快語地說着,因為太高興了。

“還沒,我,我就是不會才想到你,想請你幫幫我。”小龍更加靦腆了。“對對對,好好好,我一定幫你辦一個隆重而簡單的婚禮,放心,你們是找對人了,哈哈哈……”壹蘭興奮的手舞足蹈着。

隨着小龍走了不久,看見一位穿着淡藍色長裙長發隨意披散而下的女孩子,女孩手裡提着滿滿的一籃鮮花水果,旁邊還有一隻渾身白毛白得發亮的巨大的“熊”?

“淼淼。”“壹蘭。”兩個女孩同時叫着對方,都開心地跑了起來結實地擁抱着,“好久不見,你好嗎?”又是同時開了口,接着都開懷大笑着。

壹蘭隨手摸了摸小王的頭,驚嘆着“哇,好美啊,小王?記得我嗎?是我放了你一馬哦。”說完不管小王是否願意就把頭貼在小王身上“好香啊,好柔軟哦。”壹蘭滿足的抱着小王。

而小王極力掙脫後往小龍身後躲了起來,說:“不害臊的女人,怎麼隨便往人家身上靠?”“哈哈哈……這不是便宜了你嗎?”壹蘭爽朗的笑着說。

壹蘭牽着淼淼的手,自然地傾訴着,從小就認識的兩個人並不覺得陌生,彼此的默契信任自然流露着,看着小龍對淼淼的細心體貼,壹蘭從心裡祝福他們,心中暗暗有了主意。

在淼淼的陪伴下壹蘭覺得整個龍宮是甜蜜溫馨的,壹蘭隨即就問淼淼:“恭喜你,你喜歡什麼樣的婚禮?我大概有個想法了,但還是要問問你的心意。”

淼淼牽着壹蘭說:“我無所謂的,也是剛剛答應小龍的,連我父親都還沒有通知呢,我其實知道小龍應該是最想他的父母能夠回家。不用多繁華的婚禮,只要父母在只要好朋友你在,就足夠了。”

“好的,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放心吧,我會好好安排的。你不是很愛吃花餅嗎?明天我和你去摘花,回來我教你。”壹蘭很有信心地拍了拍淼淼,“真的嗎?好啊,太好了。”淼淼開心地笑了。

第二天小龍帶着小王去巡查,淼淼就帶着壹蘭去採摘鮮花,兩個人愉快的邊聊邊採摘着,難得的輕松時候兩個女孩子有說不完的話語,不時還發出陣陣開心的笑聲。

正在這時,一雙仇恨的眼睛正盯着壹蘭,它很小心地隱藏在花叢中,靜靜地等候着她們的靠近,而兩個女孩子完全沒有覺察……

壹蘭她們依然有說有笑地前行着,忽然她們在一株花前停了下來,本來是壹蘭伸手去摘花的,應該是在說得起勁,壹蘭用手在比劃着,相對溫柔的淼淼微笑地聽着,自然地抬手去幫壹蘭摘花。

“啊……”只聽見淼淼痛苦的大叫一聲,然後甩手般把那隻妖獸甩了出來,淼淼的法力讓那隻妖獸重重的往前摔倒。

一隻似巨大蜈蚣又似蠍子的妖獸出現在壹蘭眼前,而淼淼應聲倒地,壹蘭立即和那隻妖獸打了起來,聞聲趕到的小龍合力幫助壹蘭很快打敗了妖獸。

妖獸在壹蘭收了它的時候恨聲地說:“可惜沒有殺死你,哈哈哈……你們是永遠找不到解藥的,你就親眼看着她在幫你承受本來是你受的痛苦吧。”

壹蘭和小龍立即來到淼淼身旁,壹蘭趕緊從包里拿出一粒葯丸塞進淼淼嘴裡,只見原本十分痛苦掙扎的淼淼昏睡了過去。

壹蘭讓小龍抱着淼淼趕緊回到房間,讓淼淼躺平後,壹蘭交代小龍一定要注意不能讓淼淼亂動,說:“你現在好好照看着淼淼,我給她吃的葯丸只能緩解一下,根本解不了毒。我現在立即上天庭求她父親,應該有方法救淼淼的。”

說完立即出發了,壹蘭心裡很內疚,很明顯那隻妖獸是找壹蘭尋仇的,沒想到誤傷了淼淼,壹蘭十分焦急着去救淼淼,卻忘了她是不能來天庭的。

結果一上到天庭,壹蘭就渾身發軟、頭痛頭暈,原來天庭的仙氣讓擁有靈力的壹蘭很難受,呼吸都困難,但為了淼淼,壹蘭一步一步艱難的向前行着。

連帶着她去見天帝的侍衛都勸她不要去見了,看着臉色慘白的壹蘭依然強撐着,說:“我必須見到天帝,為了淼淼,我可以的,謝謝您。”

當見到天帝時,壹蘭才說了一聲“淼淼……”就昏倒了……

等壹蘭清醒了,發現天帝正慈祥的看着她,對她說:“醒了,難道你忘了你們是受不了仙氣的嗎?為什麼這樣不顧一切要見我?放心,不會再暈了,給你喝了杯茶。”

壹蘭活動了一下身體說:“淼淼被一個像蜈蚣又像蠍的妖獸蜇傷,現在昏迷着,那隻妖獸說沒有解藥,我很擔心淼淼……”

壹蘭說着說着就哭了,抹了抹眼淚繼續說:“淼淼不能有事,她剛剛答應了嫁給小龍,都還沒來得及告訴您……”

“停,你先停一下,淼淼中毒了?”天帝確定般再問了一遍那隻妖獸的模樣,然後叫來侍衛,吩咐說:“你現在去金足山請老白頭給你黑蓮,告訴他淼淼中毒了需要黑蓮,他會跟着你來的,快去快回。”侍衛立即動身去了。

看見了壹蘭一臉不明白的樣子,天帝和藹的說:“如果是讓你們去找解藥,你們真的找不到,金足山上的仙氣連天上的一些人都受不了,更不用說你們了,放心吧,黑蓮可以救淼淼,而老白頭十分疼愛淼淼,他會立即趕來的,如果是其他人,他是不可能肯給的。”

壹蘭聽完又是一陣哭,慶幸自己來找天帝是對的,“謝謝您。”壹蘭乖巧地對天帝說。

“剛才你說淼淼要成親了?和小龍?”天帝問。“嗯,小龍很好,這些年他們兩個為了南海領域的蒼生做得很好,我看見淼淼是開心幸福的,小龍很愛淼淼。”壹蘭生怕天帝不同意,着急地為他們解釋着。

天帝微笑地看着手舞足蹈的壹蘭,說:“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看來你很在乎他們。”“當然,我們很小就認識了,那時候是淼淼牽着小小的小龍的手,而那時他們雖然還小,但面對來害他們的一點都不懼怕,我們雖然都忙,但我們很有默契很深信對方。”壹蘭說着。

壹蘭決定為了他們,繼續鼓起勇氣說:“天帝,他們倆個都準備成親了,而小龍的父母應該也老了吧?他們犯下的應該懲罰夠了吧?就算還不夠,是否請天帝慈悲,看在小龍淼淼這些年盡心盡責的份上,讓小龍的父母可以回去參加他們的婚禮?是否可以赦免他們讓他們回南海頤養天年?”

壹蘭緊張的雙手抱着,跪到了地上求着天帝,天帝看見壹蘭一臉渴盼地央求着,笑呵呵地說:“快起來吧,看把你急的,我答應了,這些年淼淼和小龍的事我是知道的,難為他們了,不過他們從中得到了鍛煉,很好。”

天帝停了一下,讓侍衛去拿來了一對玉手鐲和一條項鏈,給了壹蘭然後說:“這個是淼淼的母親的,現在請你幫我拿給淼淼,並告訴她到時我會去參加他們的婚禮,你先不要告訴他們我到時會帶着小龍的父母一起去,給他們一個驚喜。等老白頭拿來黑蓮,你就趕緊回去……”

正說着,侍衛陪着匆匆走來的老白頭,關切地大聲說:“我的乖乖怎麼了?誰敢欺負她,淼淼……淼淼呢?”老白頭到處張望着,一聽天帝說淼淼在南海,有好些年了。

老白頭氣得指着天帝就罵:“混帳,糊塗,有你這樣當父親的嗎?”看着老白頭恨不得上前去打天帝,看着天帝一副甘願受罵的樣子,壹蘭想笑卻不敢出聲。

“呀……呀……呀”結果壹蘭被老白頭揪着飛快往前走着,一陣風般回到了南海龍宮,一路上沒少聽老白頭罵天帝,壹蘭聰明的閉上嘴巴。

看着躺在床上痛得翻來覆去的淼淼,壹蘭的眼淚忍不住嘩嘩往下流,壹蘭寧願此刻是自己在受着,只見老白頭推開小龍,小心翼翼的托着淼淼的頭,然後嘴裡快速念誦着,只見淼淼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不一會身體慢慢的懸浮在半空,老白頭從懷里取出黑蓮,瞬間讓淼淼吸入口中,一會功夫,淼淼的身體流出黑色的液體,又腥又臭,一陣子之後,淼淼的身體慢慢的冒出白氣,渾身散發出淡淡的草藥味……然後又慢慢的變成了粉紅色煙氣,有點類似鮮花的味道了,這時淼淼的身體才又緩緩地躺回床上。

老白頭看着臉色紅潤正在熟睡的淼淼,鬆了口氣,示意大家出去,讓淼淼好好的休息一下。

當老白頭聽壹蘭說淼淼快成親了,就立即抓緊小龍的手說必須要請他,當看見小龍不斷的點頭後開心地像個小孩一樣大口地吃着甜點了。

清醒後的淼淼看見了老白頭,一把撲入老白頭的懷里,惹得老白頭高興得哭着。當淼淼聽壹蘭說父親會來參加婚禮,開心得緊緊抱着壹蘭。

壹蘭看着患難後的小龍和淼淼,心裡說不出的快樂,所以在忙個不停地張羅着,期間小王也來幫忙一下壹蘭,但小王從來沒有在壹蘭面前變過身,也習慣了壹蘭對他的抱及寵愛般的把頭埋在他的白毛里,他感受得到壹蘭對他的依賴。

婚禮當晚淼淼依然恬靜而美麗的,雖然嘴裡問了很多次壹蘭“父親為什麼還沒到?”依然是很溫柔的。最緊張的要數小龍,因為他的記憶里天帝是威嚴不可侵犯的,雖然壹蘭向他保證了一萬遍“現在的天帝很慈祥溫和”,但小龍還是緊張得走來走去,壹蘭看着他們只能捂頭叫“救命啊。”

天帝來了,小龍緊張的握緊淼淼的手,小兩口在下一刻都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相互看了看,結果小龍快步跑了向前“母親。”小龍激動的叫着。

淼淼也激動的流下了眼淚,不敢相信地朝天帝走去:“父親,父親,是您安排的,對嗎?”天帝慈祥的把淼淼擁入懷里:“傻孩子,你的婚禮父親怎麼會讓你有遺憾呢?我已經准許老龍王夫妻倆回南海安養天年了,以後南海歸小龍和你負責。”

淼淼乖巧的來到老龍王夫妻倆面前,握着小龍的手甜甜的對着二老叫了聲:“父親好。母親好。”把老龍王夫妻感動得不停地抹眼淚……

這一切也讓壹蘭感同身受般感動着,忙完了淼淼小龍的婚禮,壹蘭準備告別回家了,淼淼不舍的對壹蘭說:“知道你也很多事需要去忙了,謝謝你抽空來,我好開心並很慶幸有你這個好友,下次有空再聚聚。”

淼淼停了一下,看了看小龍,見小龍點了點頭,繼續對壹蘭說:“我們沒有什麼送給你的,我們想讓小王留在你身邊,讓你有個伴……”

不等淼淼說完,壹蘭就興奮地沖向小王,一把抱住小王,對淼淼說:“真的嗎?真的嗎?”完全無視小王不適般掙扎着,“你這個不知羞的女人,鬆手。”小王低吼着說。

淼淼小龍看見壹蘭這樣,忽然意識到壹蘭應該還不知道小王變身後,淼淼剛想上前去告訴壹蘭,但小龍輕輕的制止了淼淼,並示意淼淼看看小王,淼淼看了看壹蘭和小王,會心的微笑着,不再說話,讓興奮的壹蘭帶着小王離開了龍宮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