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學里一直喜歡一個北方姑娘,她有一頭黑色頭發。眼睛大大的水靈水靈的,讓我每次看到都覺得心靈安靜了許多。她長的不高不廋,膽子好像很小和我了解的北方人不一樣。

第一次對她的印象是在兩個班開班會的時候,她和一個女生姍姍來遲。她那天穿着一條牛仔褲,上半身一條黑色T恤。披着長長的黑髮,一個可愛的包子臉很可愛。

那次之後我就經常注意到了她,我剛開始以為她是南方姑娘。後來從她口音和平時的動作,我才知道她是一個北方姑娘。

她說話的時候,我覺得很好玩。小小的身體中總是爆發出那種男人的豪爽,說話麻溜不拖拉。做什麼事情她也是麻溜麻溜的。走路不像南方姑娘一樣,走起路來大步流星。喜歡什麼東西就是什麼東西。想吃什麼就買什麼。

我喜歡她,總是喜歡在課堂上坐在她後面慢慢的看着她。她總是給我心裡帶來一種安寧。我注意着她的生活狀態。不想打擾她。

她是一個有趣的姑娘,總喜歡把自己的喜怒哀樂發在空間里和朋友們分享。有時候她好像失落了,我想去她身邊陪一下她。有時候她高興了,我就點一個贊。有時候看到她說想吃東西,我想買了送她。

她在班裡的存在感不高,唯一一次我和她講話的那一次。我倆都掛科了去補考時候建了一個群發答案的。她問我會嗎?我盡量努力讓自己那時候的狀態最好回了她一句會。然後她可愛的抱了我的大腿。之後我就沒有和她說過話了。

我想找機會,可是她好懶。很可愛的懶。不喜歡上課,我每天不逃課就是想看她一眼。結果你好懶啊!

有一次我做夢了,我夢到她了。我向她表白了,她拒絕了我。帶着一個男生來親吻了那個男生。我夢醒了,我醒了過來很失落。那晚我睡不着了。我心裡失去了什麼一樣。

那天以後我不再追尋她了,我在夢里夢醒了。我只是時不時的默默看着她,她現在就在我前面。專心的玩着手機。時不時撩一下頭發。

我就像一個賊一樣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心裡那份希望葬在最深處。

白素貞喜歡窮秀才是因為許仙人帥有才華,郎才女貌。

我喜歡她可能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痴心妄想。

一個可愛的北方姑娘,祝願你遇到一個你愛他, 他愛你。

你哭的時候他可以為你擦淚。你笑的時候他可以抱你入懷。你絕望的時候他可以陪在你身邊。你老的時候他可以陪你看日出日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