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董夢

董夢攝影虐心的愛

-1-

十字路口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一個穿中學校服的女孩在過馬路時被一輛小嬌車撞飛,女孩倒下的地方有一大灘血,書包、衣物散落一地,車禍現場還有一部手機,目擊者說女孩被撞前一邊過馬路一邊看手機……。

司機是一個剛拿駕照的女孩,當場嚇得暈了過去。

救護車呼嘯着朝就近的醫院飛奔,引得路人駐足觀看。

江小梅是路人中的一人,她剛從醫院看完病準備回家做晚飯。在醫院的門口,她看到鄰居張姐正騎着摩托車緊跟在那輛救護車後進到醫院的大門。看她的臉色,似乎有非常緊急的事情發生。

江小梅跑上去拉了拉張姐的衣服:“張姐,你幹嘛這么慌張?出什麼事了?”

張姐停下來看到是她,喘着粗氣說:“你的手機幹嘛關了,我剛才打了十幾次都打不通,你女兒被車撞了,剛才救護車送的那個就是……。”

江小梅兩腿發軟幾乎站立不穩,張姐上前扶着她往搶救室跑去。

搶救床上那個滿身是血的女孩果然是王楓,江小梅視線有些模糊,醫生護士在她面前晃來晃去,她的意識也有些模糊,模糊中聽見張姐急切地問:“這位是被撞女孩的媽媽,她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生命危險。”

一個護士把她倆拉到一邊小聲說:“還在搶救,現在不好說,你們去外面等吧。”

醫院幾個科室的主任很快來到急診室會診,五分鐘後,一個女護士跑到搶救室門口喊道:“誰是那個女孩的家屬,她需要馬上進行手術,請到這里來簽字。”

江小梅雙手抖得歷害,連筆也拿不穩,張姐握住她的手,一起在家屬欄寫上籤了字。

王楓很快被轉送入手術室,江小梅由張姐扶着跟到了手術室門口。

張姐把江小梅扶到手術室外的椅子上剛坐下,交警來到她們面前,他把散落在車禍現場的書包和手機等物品交給了江小梅。

看到手機的那一刻,江小梅像發瘋一般將它重重摔在地上,之後便哭了出來:“就是這該死的手機!如果沒有它,我的女兒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手機屏幕被摔得粉碎,被一起摔碎地還有她的心。

-2-

這部手機是江小梅前夫王鋼一年前送給王楓的,那天是王楓的生日,他打電話給江小梅,說自己要去很遠的地方,這一走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他希望在走之前和她們一起吃個晚飯。

江小梅帶着王楓到達餐廳的時候,王鋼已經坐在他們之前常坐的那個靠窗的位置。

這是一家江邊的海鮮酒樓,是她和她相識的地方,也是一起共同奮鬥了十幾年的地方。

二十年前,江小梅生日那天和父母一起來這家餐廳吃飯。王鋼那時剛從貴州鄉下來這座城市打工,因為一時找不到工作,便在這家餐廳當起了服務生。那天他第一天上班,笨手笨腳的他在為她倒開水時把水倒得太滿,水溢出來流到了她放在杯旁的手機上。

那時,手機對於他來說還是侈奢品,他嚇得臉色蒼白,他以為她會讓自己賠一部新的,沒想到她卻笑笑,左手拿過手機,用紙幣擦了擦說:“沒關系的,不要緊,反正它舊了,我正打算換新的呢。”

他們就這樣認識了,江小梅那善意的微笑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後的一年裡,每個月,江小梅一家人都會來這家餐廳吃飯,每一次來,王鋼都會熱情地招呼他們,還會送一二樣餐前小菜。

半年後,王鋼成了餐廳的主管,一年後做了部長。

三年後,餐廳的老闆舉家移民去了美國,將經營權轉給了王鋼,他便成了這家餐廳的老闆。江小梅那時剛大學畢業,正四處找工作碰壁,在一次來餐廳吃飯的時候向王鋼提起此事,王鋼邀請她來餐廳工作。他說餐廳目前資產雖然還是老闆的,但經營權歸自己,利潤和原來的老闆對半分。

一個月後,江小梅真的來餐廳工作了,一年後,他們結婚了,又過了一年,他們的女兒王楓出生了。

江小梅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女人,夫妻二人一起經營着這家海鮮餐廳,他們早就有了房子和車子,每年寒暑假,他們都會帶着女兒外出享受詩和遠方的生活。女兒王楓自小都很聰明,學習成績一直在班上名列前矛。

-3-

江小梅一直以為自己會這么幸福地老去,沒想到,她的幸福結束在六年前那個晚上。

那天,江小梅因為身體不適在家休息,晚上十二點,王鋼仍沒有回家,打他手機關機,打餐廳電話,服務員說王總午飯後就走了,一直沒回來。

江小梅大腦一片空白,結婚以來,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過,每次有事,王鋼總會提前告訴他,他今天怎麼了?

零晨三點,滿身酒氣的王鋼回來了,身上除了酒氣還有濃烈的煙味和香水味,更令人氣憤的是他的脖子上竟然還有一個紅唇印……。

江小梅是個有潔癖的女人,從此便與王鋼分房了,雖然在一套房裡生活中,但誰也不主動向對方說話,有事的時候就讓女兒王楓轉達。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都覺得沒意思,於是辦理了離婚手續,王楓判給了江小梅。

離婚後,他們把餐廳轉讓給了一個朋友,王綱把房子、車子和家裡大部份存款都留給了江小梅,那些錢足夠她們娘倆一生的花費。

王鋼搬出家前的那晚,一家三口又去了那家海鮮餐廳,還是坐在那個老位置,三個人沉默地吃完飯,臨走前,王鋼送給王楓一部手機,再三叮囑她要努力學習,並要好好照顧媽媽。

第二天,天還沒亮,王綱一個人帶着簡單的行禮走了,之後就再也沒回來。

自從王鋼走後,江楓變得沉默寡言起來,學習成績也不斷下滑,最近一次測驗居然掉到了年級中等水平。

江小梅也好不到那兒去,她發現自己開始出現抑鬱癥狀。

老師把江小梅叫到學校告訴她,最近一段時間,同學們反映晚上宿舍關燈很久了,她還在床上看手機。沒收過幾次了,她總是來求老師還給她,還說不還給她的話,她就去死。學校規定不準學生帶手機回校,實在有事找家長,可以向老師藉手機。

周末王楓回家的時候,江小梅把學校的規定告訴女兒,王楓拒絕交出手機,理由是她每天要和爸爸QQ聯系。

提起王鋼,江小梅火冒三丈,這個負心漢,毀掉了家庭、毀掉了自己,難道他還要把女兒的前程一併毀掉?

不,不只是前程,現在連命也要一起毀掉了……。

-4-

這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王楓被推了出來,醫生說搶救及時,命保住了,但遺憾的是沒能保住她的雙腿。

回到病房,把王楓由手術車搬運到病床上那時,江小梅看到女兒屁部以下的雙腿都沒有了……。

江小梅轉身跑到醫院走廊,撥打了王鋼的手機,接電話的是一個女人,女人說王鋼出門前把手機落在家裡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

江小梅幾乎是咬着牙喊的:“不管他幾點回來,讓他馬上回G市省人民醫院……。”

沒等對方再說話,江小梅便掛了機。

第二天,王楓醒來,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對江小梅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媽,我的手機呢?”

江小梅想發火,想到女兒的腿,她笑笑說:“屏幕摔壞了,媽拿到手機店維修了,還沒去取。”

王楓着急地說:“馬上去幫我取來,我要用……。”未等她說話,一股巨大的疼感襲來……。

江小梅把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女兒,王楓哭得撕心裂肺……。

第三天,王鋼沒有來,他的電話還是那個女人接的,說他還沒回家。

第七天,王鋼仍沒有來,那個女人說王綱出國了,走時把手機留在家裡了,以後就別再打電話來了,要找他就用QQ。

直到王楓出院,王鋼也沒有來。

王楓已接受了現實,身體的痛感也少了許多,江小梅從手機店取回了手機,換了屏和殼,像新的一樣。

王楓又像往常一樣用QQ和爸爸聊天,王楓告訴爸爸自己受傷住院了,希望他能來看看他,爸爸說他剛到國外做工程,簽的是五年的合同,這五年內都不能回國,也不能接電話,但每天晚上可以陪她在QQ聊天,王楓要求與他視頻,爸爸說這個國家落後,網絡不好,不能視頻……。

出院後,江小梅為王楓請了長病假,從此,江小梅當起了女兒的家庭教師,王楓開始了在家學習,回校參加考試的學習模式。她的學習成績漸漸提高了,中考的時候竟然考上了一所重點高中。

高中的課程,王楓仍在家學習,回校考試。這期間,王楓照樣每天晚上按約定的時間與爸爸QQ聊天,爸爸鼓勵她一定要堅強,並說等她考上大學的時候,他就會回國了。

憑着母女倆的共同努力,三年後,王楓考上本市一所重點的醫學院。

暑假,江小梅帶着王楓到北京裝了假肢,王楓終於重新站起來。王楓把自己站立的照片通過QQ發給爸爸看,並問他哪一天來家裡看她,他說快了,等他十八歲生日那天他就回。

董夢攝影:虐心的愛

-5-

王楓期盼已久的十八歲生日終於到了,江小梅好好地打扮了一番,她想在見面的時候,讓他看到自己最好的模樣,她要讓他後悔與她離婚,讓他悔到腸子都青了!

見面的地點仍是約在那家餐廳的老位置,母女倆按照約定的時間到達餐廳的時候,約定的位置上坐着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婦女。

母女倆走過去,王楓一邊將拐杖放在桌邊一邊問:“阿姨,對不起,這張桌子我們之前就訂了,您能換一張坐嗎?”

女人抬起頭望着她們:“你們是王楓和江小梅吧,與你們約的人就是我,這幾年來一直與王楓QQ聊天的人也是我。”

江小梅和王楓目瞪口呆!

那個婦女滿含熱淚地說:“王楓,你爸爸是個孤兒,一生下來就被人遺棄在了孤兒院的門口,他是在孤兒院里長大的。十五歲那年跟隨老鄉到了這座城市打工,認識了你媽媽,也有了你,我們都以為他不會再回孤兒院了。沒想到,五年前,他一個人回來了,還帶回來一百萬,說是報答對他的養育之恩。那時他已被確診為肝癌中期,為了不拖累你們,他選擇了離婚……。一年後的五月十五日在縣城的醫院,他永遠地閉上了眼睛。臨終前幾天他托我以他的名義與你保持QQ聯系,直到你十八歲生日……。”

王楓趴在餐桌上大聲哭泣……。

哭過之後,王楓喃喃地說:“車禍那晚我好象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掉下了懸崖,是爸爸用雙手托住了我,我得救了,他卻掉進深淵裡……。”

一行淚流淌在江小梅的臉上,她突然憶起王楓車禍那天正好是四年前的五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