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人問過我什麼才是悠閑的生活?我的回答是:遠離城市喧囂,窗外的綠植、身下的躺椅、桌上的咖啡、手中的書籍以及身邊卧着打呼嚕的貓。

最近讀到一本書籍名為《遇見一隻貓:與Bob相伴的日子》,內容溫暖治癒,講述的是作者詹姆斯.波文(James Bowen)與一隻流浪貓Bob的真實故事,作者在人生低谷時遇到了一隻黃白花紋的流浪貓,同他自己一樣,無家可歸的落魄以及一身的傷痕,他為它取名Bob,並用自己僅有的錢救治了這只貓。此後的日子裡,兩個流浪者相依為命,成為彼此的精神依靠,為了生存下去,為了一日三餐,詹姆斯.波文努力戒毒並結束了自己街頭音樂人的生涯,開始了《大志》雜志銷售的工作,從此一步步走出困境,邁入生活正軌。

 

 

遇見是一種善良的因果

《遇見一隻貓》第一章里,三月的寒冬里,作者回到流浪者的福利房時,“我注意到黑暗中有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睛。它輕輕發出一聲溫柔的“喵”。我一下子意識到那是什麼了。再靠近一點,藉著幽暗的燈光,我看到一隻薑黃色的貓蜷縮在一樓一個房間外的門墊上,我小時候養過貓,這種動物總能觸及我內心的柔軟。”

2017年9月,遇到我的貓時,它才是個不到三個月大的“小不點”,蜷縮在我公寓門口的腳墊上,奄奄一息。從小時候我就喜歡貓狗這類動物,準確說養過四隻狗以及為五隻貓找到了領養的主人,可是我一直沒有自己的貓,主要原因是父母不支持在家裡養貓,那時候學生階段的我是沒有能力抗爭的,但是養一隻貓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就像詹姆斯.波文一樣,黑暗中的一聲“喵”讓我的心一下子活了起來,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才看到這個艱難叫出聲的小傢伙,一身臟兮兮結塊的毛髮以及半閉半睜的眼睛,那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小傢伙這么小,怎麼跑到這里來了?提起來觀察良久,看它的樣子應該好久沒有吃東西了,甚至那樣子讓我有種它“命不久矣”的感覺。但是可能內心的善良又使我不想放棄這個小生命,輕嘆一聲,我還是把它帶去了寵物醫院,那時候就只有“盡己所能”了,可能死神不喜歡它吧,其實它還挺漂亮的,我給它起名為:“迷糊”。

第一次相遇的樣子

喏,就是這個小傢伙。現在它已經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詹姆斯.波文一樣,對待小動物的善良,使得我見到這個落魄的小天使時果斷接受了它,而它也確實給我的生活帶來了不一樣的變化。

遇見是互相的依偎

詹姆斯.波文在書中寫到:貝爾知道我喜歡貓。“不,詹姆斯,你不能養他。”她提醒我他確實猶豫過,他寫到: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額外的負擔。一個事業無成的音樂人,一邊戒毒一邊住在福利房裡,自己尚不能糊口。現在這種情況下,能養活自己已經很不易了。然而他還是花費了最後的積蓄救治了Bob,同時也因為Bob帶給他的溫暖、責任與愛,使得他為了糊口和照顧Bob,走出生活的陰影,一步一步從社會邊緣走入生活正軌。

收養迷糊後,我發現工作之餘的生活有了一絲不一樣的色彩。當時的我剛從象牙塔步入社會,租住在一個只有40平的小公寓里,一室一廳一衛,廚房在陽台上。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環境以及陌生的同事,一切一切都是陌生的,工作時間里忙的暈頭轉向,有些時候整天說話、口乾舌燥,下班回家後,沉默的做飯、沉默的發呆、沉默的洗漱完再沉默的蓋上被子睡覺,那種整晚靜悄悄的環境有時候會慢慢讓一個人變得雙重人格,白天的我開朗活潑外向,夜晚的我沉默孤獨內向。那晚把它帶到寵物店,洗澡、除蟲、打疫苗,結束後帶着蔫吧的它回到出租屋,然後把它放在沙發上睡覺,睡夢中感覺臉上毛茸茸的,睜眼才發現黑暗中的它,小心翼翼的縮在我的枕邊,我挪動的聲音可能嚇到它了,使得它更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見我一直未動,它才一點點湊過來,聞聞我、打呼嚕討好我。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出租屋裡有了一點溫度。

從那之後的每個晚上,只要我下班回家就會發現它在門口的鞋架上等着我,歪着頭等我進屋,然後優雅的邁着步子回到貓窩,好像並不想理我的樣子,其實我知道它一直在等我回家。夜晚變得有趣了,當我做飯時,它在旁邊瞅着;當我用電腦看電影,它在旁邊瞅着;當我上衛生間,它在旁邊瞅着;當我洗澡,額...它依然在!只要我在家,它就會時時刻刻讓我處於它的視線之中,晚上睡覺更是永遠縮在枕邊。黑暗中聽着它的呼嚕聲,有一種特殊的溫馨感。(PS:貓假睡的時侯會打呼嚕,真睡覺的時候是不會有呼嚕聲的,所以有些小夥伴擔心養貓的呼嚕聲會打擾睡眠,其實是多餘的擔心喲。)

那時候已經堅強的活下來了

遇見是一種美好

其實我的朋友也會問我:“養貓幹嘛?一屋子的毛不說,出遠門還得時時刻刻擔心它。”可能我出門的時候,它也在擔心我吧。收養它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經是我的家人了,所以下班後的時間,我出去散步時,也會把它抱在懷里,其實它還挺喜歡散步的,就是對陌生人畏懼心特別強,只要有一點陌生人的聲音,它就會死命的鑽進我懷里,瑟瑟發抖。

養貓其實並沒有想象中的簡單,面臨的不僅是每天給它準時喂貓糧、換乾淨的飲用水以及清理貓砂箱,身體上的還有給它剪指甲、洗澡、偶爾的營養膏以及每天早晚兩次的刷毛;心理上的還有給它買玩具、陪它玩耍以及響應它偶爾的“求抱抱”。當它站起來,雙爪張開向我“求抱抱”的時候,我的心都化了。

你問我有沒有在收養它以後,又面臨困難的時候?其實也是有的,我想大部分的鏟屎官也曾經遇到過,那就是公務出差。2017年12月,也就是收養它的第三個月,我需要出差去外地5天,走之前我的心情極其糾結,5天的時間使得它有太多意外發生的可能,比如把自己一不小心關在衣櫃里(它自己會開衣櫃門,但是進去了出不來),又比如傻乎乎的跑進衛生間玩水,然後像上次一樣把自己關在馬桶里(不忍直視,掉進馬桶,着急往外跑,結果勾到馬桶蓋,又把自己關在馬桶里)。最後的糾結再三,把它送去寵物店寄養,雖然是被關在籠子里五天,但是總比在公寓出現各種意外要強的多。當我五天回來後去接它,聽見我叫它名字,立馬站起來罵罵咧咧的樣子,眼睛瞪的溜圓,哈哈哈哈,那一刻我才體會到我是多麼想它。

到現在,迷糊已經和我一起生活近兩年的時間了,每天7:30叫我起床,22:30準時休息,中午和我一起午睡,晚上我寫文章,它就在鼠標墊上瞅我,看累了就安安靜靜睡覺,想讓我陪它玩就會過來抱着我的手,這些生活的小細節已經成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成為生活中溫暖美好的一部分。

遇見一隻貓,遇見了生活中的轉機和美好。

願每個人都遇見自己的美好。

瀟瀟書童原創,更多文章請關注公眾號:檸檬樹下的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