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仲子兮,無逾我里,無折我樹杞。豈敢愛之,畏我父母。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逾我牆,無折我樹桑。豈敢愛之,畏我諸兄。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逾我園,無折我樹檀。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可以翻譯成:請聽我講。

一個戀愛中的莽撞少年,為了見心上人一面,不惜翻圍牆,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羅密歐偷偷爬上圍牆幽會朱麗葉的畫面。

女孩少女懷春,在古代禮法的約束下不敢明目張胆地跟少年見面,可當少年翻牆進來後又欲拒還迎,明明知道被家人知道了會有什麼後果,嘴上說著不要翻牆進來,其實又捨不得真的嚴詞拒絕,所以少年才敢一次比一次大膽,從翻越外牆到翻越內牆,再到翻進女孩的院子。

「無逾我里」的「里」是閭里的意思,這一層圍牆是外院圍牆,院里種著杞柳樹,落葉喬木,木質堅硬,適合當踩腳點跳進來;

「無逾我牆」的「牆」是內院的圍牆,裡面種著桑樹。桑是古代女子養蠶時必不可少的原料,所以種在女子住的內院;

「無逾我園」的「園」是女孩閨房小院的圍牆,裡面種著檀樹,檀樹形態秀美,可以裝飾女孩的小院子,而且檀樹的木質會散發出獨特的檀香味,令女孩的院子清香四溢。

少年翻牆進來,必定要藉助院子里的樹,一不小心可能還會折斷樹枝,所以女孩擔心:「無折我樹杞,豈敢愛之,畏我父母。」不是捨不得那棵樹,而是害怕你把樹枝折斷了,被家人發現。

《禮記·曲禮》說:「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幣,不交不親。」也就是說男女雙方在沒有媒人牽線之前是彼此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不到下聘禮的時候也不會又任何交往親近的行為。

古代男女結婚有六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一直到納征(下聘禮)之後兩人才算真正確立關系。而婚姻成立必須要有兩個前提條件,首先必須要有媒人,因為六禮除了親迎,其他五個環節都是由媒人完成的。其次必須遵從父母之命,因為在周禮秩序中,婚姻看重的不是雙方感人至深的感情,而是「合二姓之好」,是鞏固兩個家族利益的政治聯姻。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也。

自古人言可畏,沒有經過父母同意的婚姻,是得不到社會的認可的。《孟子·滕文公下》說:「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鑽穴隙相窺,逾牆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所以女孩害怕,才跟少年說:「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我不是不想念你,是真的人言可畏。

《孔子詩論》說:「《將仲》之言,不可不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