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點被大風刮醒,滿家的土腥味。關了陽台窗戶,迷迷糊糊地想昨晚我不是出去跑步遭遇大雨,開着陽台窗戶是想聽着雨聲入睡,這怎麼又轉換成刮大黃風了呢?大內蒙的天氣也太任性了。人家的天氣都是春夏秋冬列表循環,我們的四季是隨機播放。

今天訓練營有線下活動,還登記了衣服號碼。要到單位附近的全民健身中心去訓練,我看了下佳明表裡的作業1小時45分鐘的有氧耐力跑6組ST,如果訓練時間長,我是要放棄作業的,跑步後我知道了凡事要量力而行。

加入到訓練營就是想解決我今年遇到問題,越跑越累,越跑越慢。之前一直靠着熱情、意志力在堅持,以為跑就對了,雞湯喝盡該補點乾貨了。

大風天,我要全副武裝出行了。看着鏡子中烏海馬拉松的後遺症,滿臉痘痘,過敏肌已經從通紅變成暗色,看來不會和從藏區回來一樣脫一層皮了。右手又黑了,像不像烏雞爪爪?每次強迫自己吃烏雞,就想像着把烏雞的黑手套摘掉。認真塗抹粉底液、防曬霜,帶上魔術巾、手套。越跑得不好的人事情越多。

現在忘性越來越大,上周末跑烏海馬拉松的時候,大風里調整不了呼吸,跑得好艱難。在風里凌亂的時候,腦子里亂想為什麼出來跑馬拉松?只是想給跑下去一個理由?本來45歲才因為重建生活習慣,開始學習跑步,不會沒有兩年又放棄了吧?想想之前剛每天能走3000步被同學們“裹挾”着走了5公里,運動過量後除了昏睡了一天還高燒了好幾天。如今的我跑個半馬都不在話下,雖然跑得慢。

在烏海的風里跑步好想哭,可是不敢落淚,怕臉上的粉底、防曬霜和沙子、眼淚和泥。生理期,一直糾結跑還是不跑,難道真得來沙漠看海?郊外跑並不好退賽,折返的賽道,我能看到後面的選手,並沒有看到收容車。十一點半的火車,我得抓緊時間完賽去趕車呀,好不容易搶到的軟卧。烏海馬拉松退不了那把呼市馬拉松退了吧,那可是全程馬拉松,再遇到大風那賽道比烏海馬拉松還虐。

我的心率在一開賽就飈高到170,只好慢下來穩穩地跑,告訴自己完賽就好。剛開始學跑步的時候就是心率跑,那時候我把我的心率設置在(220-年齡)*60%-70%跑,發現我快走都比這心率高,就把表和心率帶扔了。一直想突破穩穩的配速7,沒成想打破舒適區後反而成了間歇跑,跑步都連續不起來,雖然有段時間我的配速到了530,半馬最好成績152,但是我很快就受傷了。養好傷後配速再也達不到之前狀態。越跑越慢,而且跑後特別累,回家就想睡覺。跑步不是為了精力更好嗎?不是為了高效能工作後還可以享受慢節奏的生活嗎?一定是自己的力量不足,跑量超了。那我就跟着咕咚做力量訓練,只要有視頻課我就報名,熱身冷身認真做,可還是沒有改善,好累呀,或許我真的不適合跑步。

加入到佳明訓練營,教練要測量靜息心率和最大心率,我才意識到我的心肺功能不足才是目前最大的問題。小功率發動機拉着我這匹大馬已經很費勁了,我居然還想提高配速。怪不得我走路時接個電話都氣喘吁吁。怎麼辦?踏實去練習有氧耐力跑,不要管速度,只管心率,這是教練要求我的。按着心率跑果真舒服了很多,也不存在跑跑走走問題。這次烏海馬拉松雖然跑得不快,但是我始終關注心率,後面三個五公里的成績居然分秒不差,這是勻速跑吧。

經歷了烏海馬拉松的惡劣天氣,今天的訓練我毫不矯情地到場了。意外看到北京的方教練也來了,他帶我們做了熱身,做了好多提高步頻的訓練。我目前步頻穩定在180,因為壓着心率跑,步幅也縮小很多。可是在練習ST的時候,高步頻215-250,我沒跑成功過一次。教練今天的訓練太及時了,慢慢地我感受到倒重心、提拉和跨的區別。在跳方格時,我專注的數着12、34、56,居然沒有跳錯。看着有些隊友又快又好還很好看做完,真是一種享受!我想我的動作一定是一隻愚蠢的大笨鵝,那也得展示出來請教練指導,終有一天我會成為一隻優雅的白天鵝。

教練還說了一句話,往往是剛開始學的人進步最大,學得最快。對呀,這肯定是說我這樣的,白紙一張,教練怎麼教我就依葫蘆畫瓢。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我要做個上士。今天教練教得不難,能學也能掌握住,脫不花說過一句話,簡單就是高級!我告訴自己用心記住點,不要沒回家就忘了個光光。

《刻意練習》中說,刻意練習要離開舒適區,但也不能超過太多。尋找舒適區的目的是首先保證運動安全,其次是享受運動過程,並能從運動中獲得激素改善的快感,這樣才能讓運動持續下去。

如果沒有良好的氧體能與肌力做基礎,高強度的訓練就無法持久,根本無法享受到運動的樂趣。當你按照正確的運動強度開始訓練時,身體會以各種方式來適應你現在的運動強度,原來那些感覺有些困難的運動,可能經過一段時間後就會變得輕鬆了。

在自己越是迷茫跑不下去的時候,越要花點時間總結一下,看看問題在哪裡?解決不了就請教高人、教練,教練的好處就是能指出問題還可以有方法幫你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