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覺得蕭亞軒已然沉寂多日,世上罕有念舊的粉絲,無論能不能回歸,這位頗具傳奇色彩的歌手都註定過氣,於是牆倒眾人推,關於她的落魄傳言幾度襲來,蕭亞軒本人卻始終默不作聲,這種態度也給杜撰增添了幾分真實性。

早期傳言都集中在戀愛方面,喜歡小鮮肉,每每總是巨大的年齡差令蕭亞軒背負着花心的名號,再加上她換男友的頻率較快,“私生活有點混亂”這種難堪說法日益興盛,直到發展成“被艾滋”。

小學十萬個為什麼里就講解了這種超級癌症,現今感染的主流群體更是集中在不正當相處方面,無論異性,還是同性。

牽扯到疾病總是嚴肅,尤其是這種人人談之色變的絕症,換做他人一定會第一時間出面澄清,不過蕭亞軒依舊沒有。

初識少女時期的她,外形方面確實普通,畢竟彼時主流審美還停留在“濃眉大眼”階段,可一亮嗓,蕭亞軒便立刻變得明艷起來,《最熟悉的陌生人》至今聽來仍不過時,更何況在20年前。

洋氣、西化、不做作,猶如清流的蕭亞軒唱片銷量高歌猛進,在年輕歌手中無人能及,獨特的風格造就了奇蹟,也許會有人說,歌壇鼎盛時期只要出道便都會走紅,可紅到什麼程度,憑的卻是實力,畢竟蕭亞軒可是拿獎拿到手軟。

比較洋派的作風來源於蕭亞軒的留學經歷,最早在選秀節目被挑中,計劃以組合形式出道,後來由於其他團員退出,歪打正着成了獨唱歌手,這對她來說顯然利大於弊,因為組合中往往顏值高的那個才最易出彩。

成為歌手,這並非蕭亞軒家人所願,她的媽媽擁有市值10億新台幣的公司,女兒隨便怎麼發展都好,只要開心,混演藝圈實在太累,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母女二人的深厚感情,只是蕭亞軒偏偏不願隱藏鋒芒,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大小姐的影子,反而獨立敢拼,從不過分依賴家人。

這之後蕭亞軒便經歷了大火、被新公司雪藏,以及華麗回歸各個階段,稱其為百折不撓也不為過,以她的家世,其實完全不必在娛樂圈這片汪洋中起起伏伏,她卻堅持用毅力挑戰着自己。

直到人生最大的轉折點驟然出現,像極速運動中遇到斷崖一般,蕭亞軒的媽媽因癌症惡化而去世,她自己又摔斷了腿,心靈被擊垮,她決定暫時選擇沉寂。只是愛唱歌的她無法徹底離開舞台,一段時間之後,沒了市場的蕭亞軒逐漸成了各種小型商演的積極擁護者,無論設施多簡陋,抑或位置多偏遠,蕭亞軒都唱得竭盡全力,擔得起大舞台,更不看輕小舞台。

惡意的流言正是從此時開始傳出,似乎什麼錢都賺的蕭亞軒一下子從人人稱羨的富二代跌落為“非主流”,歌喉到裝扮,再到這一整個人,簡直毫無可取之處。

可這一切看法卻是大錯特錯,越是富有的人內心才越發平和,也才能在所有場合都表現自如,外在都是次要的,從舞台上找回自信,讓事業點燃自己,這才是蕭亞軒真正的目的,跟金錢的關系確實不大。這個人雲亦雲的社會總是讓人們忘記人外有人,境遇不同,每個人的想法也不盡相同,理解和尊重才是首要應該擺出的態度。

眼下蕭亞軒總算髮聲,本想置之不理的她此舉是因為被觸到底線,母親節期間本該極盡哀思,沒曾想會被流言叨擾。

把正常的喉嚨跟胃部的疾病杜撰成“艾滋”,造謠的人可恥,傳謠的也難辭其咎,法律固然會給出公正的裁決,可背了這么多年的惡名,又怎麼可能一朝化解?議論別人的時候還是應該把眼界和心胸放寬一些,讓光明佔據上風,即便對方是公眾人物也不例外。

富二代也好,落魄歌手也罷,本質上,蕭亞軒就是一個勇敢追夢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