俟(si意喻等待)是她用了四年多的笔名,只有极少的几个人知道,但不包括她的最爱。后来她改成了乡愁,再后来便是现在的安。

        安每每被先生带着路过一座小桥,每每便下意识地把头埋在先生的后背。先生的背很坚实很暖,安的心便很宁静很安。

    安为人很是良善,一生不曾杀生(除了无意中踩死的蝼蚁),但安负过曾经的最爱。就在那个桥头,就在那个痛彻心扉的夜。家里说母亲也传染上了父亲的肺结核病,大口大口的吐血。母亲显然已经吓破了胆,显然护犊心切。明令已然想谈婚论嫁的俟,只许她结婚头几天回家,以免染病上身,让婆家人嫌弃。家里雪上加霜,凑不出嫁妆,人家会不会看不起我妞……俟站在桥头撕心裂肺的痛哭,哭自己多灾多病的双亲,哭自己的弱小无能,哭她苦苦等待多年却没来得及长大和她一起为父母撑起一片天的那个他。那个黑夜,那个桥头,安的先生壮胆拉住了她的小手。他告诉俟他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安做事一向由心,就算在特殊情况下,她也会权衡利弊自己定夺。姐来信说都辛苦等了这么多年了,他是个好人是真的爱俟,千万莫负他,父母老了,听天由命算了。好一句听天由命算了,俟开始恨姐,更恨那道貌岸然的坑了她姐的姐夫。俟也恨哥哥们,哥哥们都有私心,为了自己盖房取妻,舍不得卖掉山上的树让俟去完成学业。也没有拼尽全力去帮助父母……俟心碎了,鲜血溅满整个心身,疼痛感遍布到每一根毫毛……俟狠心编了个不算丢脸的理由,撇下自己苦苦等待的人。好似逃离又好似要用微弱的身躯去承担,去为父母谋得一线生机……自此,我家XX啄春泥做古……其中之缘由,其时之艰辛便再无人能知,再无人懂了。俟不久便成了先生的妻,于是,俟的笔名便成了乡愁。

      乡愁的先生很是善良柔情,但乡愁依然因为内心深处的痛楚患上了美尼尔综合症。乡愁常常半夜头痛至醒,也偶尔走着走着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乡愁有时候想这也许是自己始乱终弃的报应……

      不到一年,乡愁的父亲病逝,她声嘶力竭,痛不欲生的哭喊震惊了哥哥姐姐,只有母亲深喑其意……临行,乡愁搂着母亲哀求:”妈妈,要努力活着,您总说一滴露水养一根草。我以后就是您的露水,我要为您撑起余生的天。……”

      乡愁很幸运,先生一直履行着自己的诺言。乡愁的心真的被捂化了。次年,乡愁便有了可爱的宝宝。多年来,乡愁常常祈祷,愿那个被伤害的人幸福美满,福寿绵长。上苍总是眷顾善良的人。N多年后乡愁终于远隔千里声泪俱下地说出了“对不起”。乡愁也真的明白了“合适与不合适“。至此,乡愁便成了安。

      我于昨天碰见了安。安说要了个重要的电话号码。我玩笑说你勉提播通我听听声音猜猜那是谁。安说自己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拨通它,但意识模糊时就难说了。她说要它只为心安。我大笑说那你先生该发难与你了。安得意起来:他啊自称诸葛亮,稳坐军中帐。高人是也!我道那你改成安安吧,愿你的亲友们都幸福安康。她欣然接受。哈哈哈,安安,性情中人,我喜欢呐。愿我的亲友也安康哦。每个人的人生都未必一帆风顺,只要我们跟着自己的心走,我想便会一生无悔……

    友友们说安安聪慧,我也觉得安安是个有思想的女子。安安不希望先生飞黄腾达。只愿和他比翼双飞,相守到白头。嗯,我也鼠目寸光,但求生活安康。夫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那么,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