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集作為大戰前的最後一集,想必是很多角色在臨死前與觀眾相見的最後一面。

兵刃無情,異鬼更甚,一旦開戰,便無法回頭。

暴風雨的前夜就像一首荷馬史詩的前奏,平靜中緩緩散發出悲壯的力量。目前整個臨冬城的局面好似一抹汪洋,所有人的命運都埋在草灰蛇線中翻滾攪騰,而當後浪拍過來時,每個人的命運都可能急轉直下,支離破碎。

01  詹姆·蘭尼斯特 

開局鏡頭直接對准詹姆,面對瑟曦派過來的唯一援兵,龍母毫不嘴軟,大庭廣眾之下直戳他最廣為人知的稱號——弒君者

曾經,詹姆殺了龍母的父親“瘋王”,又傷了珊莎的父親奈德,殺了她的好友喬里,兩人顯然不會對他有好臉色。面對龍母的刁難,詹姆一點不慫,“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騎士精神一覽無遺,無論你怎麼說,我還是我,顏色依舊一樣的煙火,一切都是為了心中的正義。

不得不說,詹姆的男子氣魄絲毫沒有被北境的寒冷氣候逼退,反而給這個冰冷沒有空調的大廳供了點暖。直到布蕾妮挺身而出為他擔保,雖然他名聲不好,但為人正直,是個值得“依靠”的人。此時大廳溫度又上兩個點,兩人一見面就發糖不知道這幫大老粗怎麼想?

緊接着珊莎接過話題,她相信布蕾妮的判斷,願意讓詹姆留下來一起作戰,而這直接讓龍母陷入尷尬的境地,想拒絕都拉不下臉。

雖然我才是坐在C位的人,但為什麼每次做決定都是我被牽着鼻子走???

會議結束後,詹姆馬上找到了布蘭,畢竟上集留的坑還沒填,會議上布蘭也沒有揭穿他。當忐忑的詹姆還在以常人思維納悶時,沒想坐在他眼前的輪椅boy早已開了天眼,像奇異博士一樣,看到了他未來的無限可能。頭頂一片綠,當然是選擇原諒啦~

雖然布蘭不是劇透狗,但他比博士更會吊觀眾胃口。

你怎麼知道我知不知道你能不能活下來呢?這暗示不要太明顯,但編劇的嘴,騙人的鬼。

隨後,詹姆和自己的難兄難弟會面,維斯特洛·混得最慘 兩兄弟見面後已沒了往日的興奮,在如今的大環境下不免為自己的未來而擔憂。命途多舛的兩人雖然是親兄弟,但立場相對,卻又要一起並肩作戰,而橫亘在兩人中間的是難以跨越的瑟曦的復仇心理。

詹姆的話也確定了瑟曦的身孕,掉胎一事雖未點明,但詛咒附體,孩子估計還是不能落地,仇恨的種子早已在瑟曦心中發芽,而詹姆是否真的會因為心中的大義而再次“弒君”呢?拭目以待。

嘮完嗑後,詹姆開始備戰了,然而他就一人,也沒人要他,北境、多斯拉克、污垢者顯然對他沒興趣,於是他主動找上布蕾妮,希望納入麾下。

這一次,詹姆沒有毒舌,沒有鬥嘴,也沒有嫌棄,只有一顆誠懇的心,布蕾妮沒有想到詹姆會突然放低姿態,面對自己的曖昧對象,這位“大個子女人”一下也小女生起來,緊張得小眼神不停往外瞟,趕緊逃開冷靜冷靜。

02 丹妮莉絲·坦格利安

龍母可謂大戰前最慘的角色,事業、愛情雙雙墜落。

開場她質問詹姆被珊莎直接略過赦免,又從詹姆口中得知瑟曦根本沒打算派兵過來幫忙,並且還收編了攸倫的艦隊和黃金團的兩萬精兵,坐等割韭菜。

被小惡魔蠢到後,還好大熊及時救場才免除小惡魔被革職,隨後在大熊的諫言下,龍母主動找珊莎言和,於是兩人上演了一幕精彩的塑料姐妹情對話。

龍母以詹姆的問題為切入口,以她的女王姿態,她希望在自己主動的情況下珊莎能承認自己的越級行為,但珊莎不以為然,直接說到她對布蕾妮的信任而避開了龍母的意圖。龍母沒得逞,隨即放低自己的姿態,接着珊莎的話聊到希望自己也能有如此靠得住的顧問,沒想到珊莎又開始誇小惡魔對自己多麼好,珊莎見招拆招,如此一來,地位高低一下分明。

從上一集開始,龍母根基不牢的問題便暴露無遺,得民心者得天下,龍母的征服之路幾乎是靠武力,但珊莎當上臨冬城之主靠的是政治頭腦和收攏人心,而龍母對權力的慾望是否會讓她走向“瘋王”的路,不一定,但在埋了這么多伏筆後,這個矛盾遲早會暴露出來。

之後龍母雖以家庭和女性管理者角度拉近關系,但珊莎卻犀利地指出關鍵問題,如果最後我們取得勝利,你拿回鐵王座,那你會如何處理北境呢?畢竟北境永不向任何人俯首稱臣。

會面談崩,場面一度很尷尬,直到席恩的到來才打破這沉默。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一集落淚,席恩這一生,始於史塔克,終於史塔克,期間他背叛過羅柏,也承受了極大的懲罰,與珊莎之間,不只是親情,更是貫穿一生的羈絆,這一次,席恩終於能做回自己,效忠史塔克,恪守他的誓言。

看到這里,他和觀眾心裡都明白,應該是活不過明天了。

說回龍母,政治上不得民意,愛情上她也陷入困境。雪諾一整集都在避開她,連目光都無法交匯。

在她一籌莫展之際,大戰來臨之前,雪諾說出了真相,你並不是鐵王座的第一繼承人,是我,而我,也流着和你同樣的血液。

按照雪諾的性格,本以為他會在大戰結束之後再說,但他卻選擇在異鬼來襲之時和盤托出,我猜想可能是雪諾變成熟了,在這時說出更能考驗龍母對此事的反應,畢竟他也意識到了龍母對鐵王座的迫切心理,她是否會為了正義或者愛情放棄,還是被慾望反噬,這些可以視她之後的表現來判斷。

03 艾麗婭·史塔克

這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二丫的床戲了。

同為屏幕前老父親和老母親中的一員,看到這一幕,想必都會有一種“養了八年的好白菜,就這樣送出去被豬拱了”的感覺。

不管怎麼樣,我們也得理解,雖然二丫是我們看着長大的,但她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懵懂的小孩了,並且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抱着一種“死前來一發”的想法試問誰又不會有呢?

不過有的觀眾甚至腦補二丫本來是要和獵狗雲雨一番的,我只想說,你們這群老玩家可真夠變態的,這兩人從年齡上看怎麼說也是叔侄或父女的關系,如果還為愛鼓掌,那和亂倫又有什麼區別,雖說HBO根本不care這些,但如果是二丫發生這些,那編劇家裡估計都已堆滿刀片。

從事後二丫的表情來看,估計第一次的滋味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同時,詹德利也打造出了二丫的新武器,外形像一根長矛,可拆分開,使用更加靈活,而攢了八季的本領,在下集對抗異鬼中應該會大放異彩。

04

如果說第一集的主題是回憶殺,那麼第二集更像是重溫和升華。

當所有人都面臨死亡,面對同一個敵人,立場、身份、隔閡都不再重要。

最後一晚,不如拿起酒杯,聊聊人生,共同陪伴彼此渡過這個可能的最後一夜。

而本集的高光時刻也發生在大家相聚的酒會上,詹姆冊封布蕾妮為騎士。

如果說詹姆是維斯特洛大路上最具騎士精神的男人,那麼布蕾妮一定是這片土地上最像騎士的女人,這一路上,因為自己的性別問題,遭受了太多非議、鄙夷、嘲笑,但她始終如一,堅守着自己內心的一方凈土,捍衛高尚的騎士精神,所以,在所有人的注目禮下,她受之無愧,而這一刻,她等待多年,其中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以戰士之名,我命你勇往無前。

以天父之名,我命你公正無私。

以聖母之名,我命你守衛純良。

最後,送上波德瑞克唱的《荒石城的簡妮》,在每一對相互陪伴的CP中結束今晚,靜待明天的廝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