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秋臣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第三集正式進入生死大戰,臨冬城的戰士們與夜王帶領的死亡大軍正面交鋒,場面激烈到生怕錯過一秒珍貴的鏡頭。

這一場戰役,從2011年到現在,權游迷們等待了整整八年。在打開視頻的時候,手心裡基本上全是汗,甚至有一種捨不得點開的感覺。

畢竟,距離《權力的遊戲》徹底完結,只剩下短短三集了。

1.生與死的決戰,充滿了壯麗和悲情的瞬間

死亡大軍還未到來,龍女的兩大軍隊就早已列陣在臨冬城前。喬拉帶領的多斯拉克人一馬當先,跟隨在後的是灰蟲子指揮的一眾無垢者。

場面恢宏,彷彿聞到了鈔票燃燒的味道。紅袍女出現並為多斯拉克人們點燃了手中的彎刀,他們策馬奔騰沖上前去打頭陣。

沒有多斯拉克人和屍鬼的糾纏扭打,沒有這群壯如猛虎的男人們怎樣被撕咬着離世,我們甚至沒有看到他們鮮血淋淋的屍體。然而我們確切地知道,即便只是短短的幾秒鐘而已,但那些戰無不勝的多斯拉克人,他們死了。

恐懼,就隔着屏幕慢慢滲透出來,讓人看得渾身遍布寒意。

看第八季第三集之前,觀眾們想象過許多大戰中可能出現的畫面。

我們借鑒了私生子之戰,艱難屯之戰,龍女和夜王的第一次對決之戰……以及所有能聯想到的相關畫面,但始終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開端,這樣的安排。比起預料之中的“戰友變屍鬼”,多斯拉克人的犧牲是最令人震撼的情節之一。

如果說讓葉秋臣用一個詞來形容死亡大軍的戰斗盛況,那麼只能用一個“快”字來形容,因為唯快不破。

無垢者們被屍鬼們迅速吞沒,但他們依舊用身體做肉盾來保護後續部隊的撤離;夜王的冰龍一瞬間就攻破了臨冬城,讓之前的防守功虧一簣;在面對點火的壕溝時,屍鬼竟然迅速選擇用疊羅漢的方式去撲滅火焰,開辟了一條供後續屍鬼行進的小道……

每一幕都讓人瞠目結舌。

雖然戰爭的形式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但其中仍舊有許多溫情感人的瞬間。

獵狗曾經是二丫必殺名單上的一人,但如今她卻在城上射箭救下了這個“仇人”。作為回報,獵狗也因為二丫而徹底克服了對火焰的恐懼。當年,他們也是帶着對彼此的嫌棄,一起攜手走過很遠的一段路。此時的境況與彼時做呼應,甚是應景。

在布蕾妮被屍鬼吞噬時,是詹姆在關鍵時刻救下了她。這不禁讓人想起當時美人護送弒君者回君臨時兩人被抓,詹姆回頭救下布蕾妮的情景。那時候,他為了布蕾妮失去了自己的右手。這一次,他也幾乎差點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雖然二丫成功刺殺了夜王成為本集最大的英雄,但第三集中卻始終是以紅袍女為線索來展開的。開戰前是她單槍匹馬首先出現,開戰時提供了最重要的攻擊武器“火焰”,戰後又完成了人生使命的蛻變。

她的三次高光時刻都是關鍵點,其一是點燃多斯拉克人的彎刀,其二是面對撲面而來的屍鬼點燃了壕溝並阻攔了屍鬼進攻,其三是摘下具有魔法的紅寶石項鏈,耗盡一切後消散在茫茫白雪之中。

紅袍女曾說她會在天亮之前消失,她兌現了這一句承諾。

也許梅麗桑卓命中註定就是要在這場大戰中,完成了她存在的使命,見證了她存在至今的最終意義。

就像她對灰蟲子說的“凡人皆有一死”的內在涵義相同。

梅麗桑卓,死於光榮。

2.臨冬城對戰夜王的死亡大軍,其實戰略上還有更好的空間

看完第三集擦乾眼淚後,我們再復盤一下這一場期待多年的生死大戰,會發現其中還有許多可以精進的部分,如果改變一下戰略的話可以死傷更少一些。

首先,屍鬼怕火,異鬼不怕,夜王更加不怕。那麼簡單思考一下,就知道應該讓先鋒部隊盡量利用“火器”更好。但是如果梅麗桑卓不出現,那麼多斯拉克人將會是完全使用砍殺的模式進攻,顯然是缺少準備的表現。

而且,根據屍鬼怕火的這一特點,應該安排兩條龍打頭陣才更好一些,因為龍焰燒死屍鬼的效率更高,可以成片燃燒,這樣就避免了失去多斯拉克人這只強壯的軍隊,也因此失去了日後對抗瑟曦的黃金團時一股重要的中堅力量。

再者,屍鬼怕火,壕溝可以再寬再深一些,至少能達到無法用身體阻攔就可以撲滅火的程度。也可以在屍鬼還未到來之前就點燃壕溝,採用以守為攻的模式也能避免一些人物的死亡。尤其是屍鬼只是前奏,後面的夜王和異鬼才是重頭戲,這樣在屍鬼部分就損失大部分兵力,是不太理想的結局。主要的問題是夜王騎着冰龍,所以對付他的一定是龍女和雪諾,那麼即便是夜王先進行攻擊,這邊也能有選擇的餘地,不至於先派一隊兵去送死。

不光是臨冬城這邊應該布置更好的策略,夜王這邊也是名副其實“一把好牌打得稀爛”。明明坐擁可以摧毀臨冬城的冰龍,加上數量驚人的屍鬼,以及手下一群具有行為意識的異鬼,其實完全可以把臨冬城圍個水泄不通,讓其徹底成為真正的“圍城”。

夜王的存在是屍鬼和異鬼能夠進行攻擊的絕對基礎,他一旦被殺消失,那麼異鬼和屍鬼也將不復存在。這種靈魂人物,如果不是必須有一個夜王才能殺死布蘭的設定,那麼親自去對話三眼烏鴉這個行為真心是有點過於追求儀式感,畢竟和臨冬城裡面的各位相比,夜王和布蘭的恩怨情仇也不亞於七國紛爭。

我們換個思維去考慮,夜王作為絕對的核心,本來是可以搬着小板凳等在城外指揮手下們去做即可,大可不必這樣親力親為。畢竟“擒賊先擒王”的套路,在雙方交戰時都會考慮到,臨冬城自然也會是這種思路,夜王在整座城還未徹底屠殺乾淨時就貿然現身,且手下們完全沒有阻止到二丫的近身,也是對這部分的設計略感可惜。

但以上這些,都是站在已經知曉結果的情況下,以上帝視角進行分析的結論。我們作為觀眾雖然知道多斯拉克人並不能幹掉所有的屍鬼,但並不代表在戰場上的人也能清楚這個形勢。而且,有如此漂亮的對戰場面,若不是實際劇情中那些安排的話,效果也會大打折扣。

綜上所述,電視劇在處理上有其精良之處,而我們的怨念只是因為那些喜歡的角色們紛紛領了便當,心裡不開心罷了。

或者,是因為夜王千里迢迢走了八季,居然只打了一集,不夠過癮。

不管是否合理,看得是真爽。

3.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是滅霸的響指和夜王的抬手

四月份是史塔克們與滅霸夜王這兩兄弟的對戰時刻,《復仇者聯盟4》和《權力的遊戲》就好像註定會相遇一樣,都成為了大熱之選。可惜就像網友調侃的那句話,雖然“滅霸走在了夜王前頭”,但“夜王竟然也沒活過滅霸的頭七”。

這世界上最可怕的兩件事,莫過於滅霸的響指和夜王的抬手。

前者會滅了整個宇宙一半的生命,後者會讓被滅掉的生命重新“復活”並效忠自己。

但他們兩人的無敵也並不是無解的。

二丫曾經問過布蘭,龍焰能殺死夜王嗎?

答案在第三集中已經明確給出,不能。

夜王其實非常強悍,他不同於普通的異鬼,比沒有意識的屍鬼更是強出千百倍不止。

從看《權力的遊戲》以來,這是第一次夜王的臉上露出了表情。

對着迎面而來的龍焰,他輕蔑一笑,毫不在意。

這一抹在龍焰中的凝視和那一瞥邪笑,讓人不禁後背發涼。

在夜王和雪諾的正面對戰中,夜王冷靜沉着,自己並不動手,而是讓重新加入死亡大軍的小嘍啰上場。這一幕增強兵力的戲看得讓人崩潰到極點,所有的戰友一瞬間全部變成了敵人。

但夜王畢竟只是異鬼,所以龍晶和瓦雷利亞鋼依舊是他的致命傷。

二丫的偷襲是整集中最意想不到的時刻,她的刺殺讓夜王徹底變成了碎片,而剩餘的異鬼和屍鬼也隨之消失。

那一刻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無敵的夜王居然這樣就敗了。但其實由二丫來親手解決掉夜王的這一幕,早有伏筆。

梅麗桑卓在第一次見到二丫時便說過她會讓很多人永遠閉上眼睛。

有褐色眼睛的,有藍色眼睛的,還有綠色眼睛的。

當時“藍色眼睛”只猜到會是異鬼和屍鬼,但怎麼也沒想到會是夜王。甚至,紅袍女連他們被殺的順序都說得完全正確。

First Blood & Double Kill。

佛雷和夜王,已完成。

下一個,瑟曦。

每周一早9點騰訊視頻會員更新,非會員延遲一周;極光TV每周一中午12點會員更新。

文/葉秋臣

———————

—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葉秋臣)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抄襲必究—歡迎轉發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