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詩巨作《權力的遊戲》第八季回歸了!當生者與亡者的大戰即將來臨之時,我們唯有在心中默默祈禱自己喜愛的角色不會掛掉。

不得不說,《權力的遊戲》是一部寶藏劇。其一本正經搞笑的功力實在太強,走在放飛自我的道路上而不自知。

這部美劇雖然向我們展現了一個殘酷的世界,卻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多歡樂。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劇中,那些讓人忍俊不禁的瞬間。

綠帽國王被豬拱死了

若干年前,有個小品里有這么一句台詞讓人印象深刻:豬撞樹上了,你撞豬上了吧?

那麼喝醉之後撞在豬上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劇中的國王勞勃就親自向我們展示了一次。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十分糟糕的體驗,他本人最後直接一命嗚呼了。

維斯特洛的吃瓜群眾並不清楚,他是因為酒里被下了葯才導致被野豬拱死的結局。

吟遊詩人站出來傳唱着前國王的“豐功偉績”,被豬拱死的國王勞勃,淪為世人茶餘飯後的笑料。

大家紛紛嘲笑他至死都頭戴鮮艷的綠帽,是否還記得他當年在三叉戟河之役的蓋世無雙?

曾經的勞勃還不是眼前這個嚴重發福的胖子,他強壯勇猛,是七國很多姑娘的夢中情人。

在簒奪者戰爭中,他更是一錘殺死情敵雷加,被眾人擁立為國王。

雖然他是一位優秀的戰士,但卻不是一個稱職的國王。

“獅氏石室屎時逝世”

凡人皆有一死,死法更是花樣百出,甚至頗有諷刺意味。

本來還覺得小惡魔弒父的劇情很有悲劇色彩,但自從被“獅氏石室屎時逝世”這個梗帶跑偏之後,我就再也無法直視這段情節了。

知乎網友的回答

泰溫之死居然和某段古文完美契合,可見我們的古人是多麼的有智慧,我們的文化又是多麼的博大精深!

席恩的演講

如何能讓一個激情澎湃的演講整段垮掉?鐵群島的鐵種們就做出了教科書級別的示範。

他們表面配合著席恩的表演,等演講到了高潮的時刻,又猝不及防的將席恩打暈。

於是,原本一番激勵人心的戰前演說,突然毫無徵兆的結束了......

一個核桃皮引發的慘案

史塔克家的老幺瑞肯,算是所有狼家孩子里戲份最少的。

不過,他硬是憑借乖巧可愛的外表和核桃吃貨的屬性,刷了一波存在感。

這邊布蘭正在履行臨冬城城主的責任和義務,瑞肯卻在一旁沉迷於砸核桃無法自拔。

臨冬城被席恩佔領後,歐莎與阿多帶着布蘭與瑞肯開始逃亡。

值得一提的是,身背布蘭的阿多,一路上都不忘剝核桃給瑞肯吃。

恰恰就是這個掉落在農場附近的核桃皮,被席恩的手下發現了。

雖然席恩最終還是沒能找到布蘭和瑞肯,但是布蘭派往農場幹活的兩個孤兒就遭殃了。

喬佛里大帝的雕像

“千古一帝”喬佛里簡直就是維斯特洛大陸上的一朵奇葩,正如小惡魔所說的那樣:

“我們有過暴君也有過庸王,但是我們還從來沒有倒霉到有你這樣,又殘暴又愚蠢的國王。”

除了殘暴和愚蠢,自戀也是喬佛里大帝所具備的一個特質。

維斯特洛大陸所有國王之中,他貌似是唯一一個在位期間給自己建雕像的人。

劇中由雕像巧妙的切換到本人,蜜汁相似的姿勢莫名戳中了觀眾的笑點。

他們獅家對於大駑總有一種變態的執着,第八季首集瑟曦不就讓科本給了波隆一個,說啥要來一場詩意的復仇嗎?

幽默風趣小惡魔

說到喬佛里,就不得不提起那些年他挨過的巴掌,小惡魔真是幹得漂亮!

幽默風趣的小惡魔同樣為我們貢獻了很多笑料,比如第一季中他就身體力行的向我們詮釋了何為躺贏。

上一秒他還用一番演講鼓舞了眾人,下一秒沖鋒之時他就不幸被錘子砸暈了。

等到他醒來之時,看到波隆一路拖着自己前進,這才發覺戰斗已經結束了.......

第三季第三集中,首相泰溫自新王登基之後,第一次召開內閣會議。

高級玩家小指頭最雞賊,他搶先趕在瓦里斯之前坐在了離泰溫最近的位置上,意圖給上司留下一個好印象。

隨後趕到的瑟曦索性自己親自搬凳子,同樣坐在了離父親最近的地方,老泰溫對女兒露出了贊許的目光。

已經落座的諸位一致將目光投向了小惡魔,只見小惡魔並沒有如瑟曦那般輕拿輕放,而是直接把椅子拖過來坐在了泰溫的對面。

小惡魔估計是想在父親和其他御前成員面前刷一把存在感,如此安靜的空間里只聽到他拖椅子時製造出的奇怪噪聲,這令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社會你波隆

社會你波隆總是金句頻出,他經常一針見血的直中要害,揭穿所有人虛偽的面孔。

對於徹底沒救的國王喬佛里,他是這樣評價的:

“人賤可沒法子醫(腦殘沒得治)”。

當詹姆再次把狄肯(山姆的弟弟)叫成了瑞肯(史塔克家族的老幺)時,波隆露出了賤兮兮的笑容,狄肯這個名字怕是又讓老司機浮想聯翩了......

從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傭兵到黑水河的波隆爵士,在他的身上能看到小人物的生存智慧。

雖然他的很多話語在某種程度上難登大雅之堂,但話糙理不糙,他對於生活和人生其實有着相當透徹的理解。

第八季首集,波隆被瑟曦派往北境暗殺蘭尼斯特兩兄弟。

對於自己的金主蘭尼斯特家族,他毫不避諱的在科本面前吐槽:“這一家人都有病”

全維斯特洛大陸怕是沒人比他更了解蘭尼斯特姐弟了,此前一直致力於唱二人轉的他,接下來怕是要上演三人行了。

原本波隆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美女和城堡,但是不速之客詹姆·就是記不住狄肯·蘭尼斯特打斷了他的美夢,之後他到手的金錢也灑落一地。

不得不說,他和詹姆悄悄潛入多恩府邸的造型,有點像隔壁村頭的兩個老大爺,偷窺小年輕們談情說愛之後,表示年輕人的世界他們真看不懂。

此外,我們無法忽視波隆還從事着流行歌手的副業。他在黑水河大戰前唱了一曲《卡斯特梅的雨季》,在多恩更是用美妙的歌喉讓小沙蛇沉醉不已。

維斯特洛大陸從來都不缺多才多藝的歌手,高音歌唱家提利爾大人一言不合就開唱,直接把對面的鐵金庫代表唱懵圈了。

無畏的巴(八)利(卦)斯坦向龍媽講述了不少前朝往事,他曾經說過文藝青年雷加不喜殺戮,卻很喜歡給君臨的人民唱歌。

毒舌女王老玫瑰

男有波隆,女有老玫瑰,都是懟你沒商量的狠角色,分分鐘懟到你懷疑人生。

老玫瑰不愧為全劇的毒舌女王,連機智的瓦里斯和小惡魔都是她的手下敗將。

花費重金買的項鏈她說扔就扔,有錢就是任性。

所以,富得流油的高庭又豈會在乎承擔王室婚禮一半的費用?

不過在財政大臣小惡魔面前,老玫瑰卻故意先賣個關子為難一下對方,小惡魔就這樣慘遭老玫瑰的調戲。

當泰溫指責她孫子百花騎士的喜好時,老玫瑰連珠炮似地給泰溫下套,詢問他是否曾和身邊的人有過曖昧。

老謀深算的泰溫雖然被她問得一臉尷尬,但最終並沒有上當。

接着,老玫瑰用瑟曦和詹姆之間不正當的關系予以反擊。

泰溫隨後用“小玫瑰這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給以回擊,老玫瑰用“瑟曦太老如果無法生育,百花騎士這朵鮮花同樣插在牛糞上”這個假設緊緊跟上。

老玫瑰和瑟曦同樣上演了一出針鋒相對的戲碼,“牙尖嘴利的瑟曦太後”“伶牙俐齒的荊棘女王”,多麼的對仗工整。

值得一提的是,老玫瑰身上最大的笑點,就是她毒舌到連自家都不放過。

她在下人面前毫不避諱的吐槽自己的玫瑰圖騰相當無趣,還有“生生不息”這個族語,和其他家族對比之下明顯沒有氣勢,這能嚇唬得了誰啊?

在小惡魔和珊莎的婚禮上,她在孫子孫女面前,也不忘吐槽獅家和玫瑰家之間混亂的關系。

如果你能把下邊這個關系捋明白算我輸:

“那麼他們(小惡魔和珊莎)的兒子會是你的侄子,當然是在你(百花騎士)娶了瑟曦之後,你會是國王的繼父,同時也是大舅子。

當你(小玫瑰)嫁給國王以後,喬佛里的母親會是喬佛里的嫂子,而你們的兒子會是洛拉斯(百花騎士)的外甥或者孫子?我搞不清。但是你的哥哥會是你的公公,這點絕對沒有爭議。”

老玫瑰犀利的吐槽讓百花騎士生無可戀的閉眼,隨後更是忍無可忍的離席......

波德瑞克——“人才出現在了最古怪的地方”

很多臉盲的觀眾,經常會把小惡魔的侍從波德瑞克·派恩,錯認成勞勃的私生子詹德利。

下邊我要說的一個笑點,會讓你從此記住波德瑞克那張無辜單純的臉。

時任財政大臣的小惡魔本想好好犒勞屬下一番,卻不曾想姑娘們給波德瑞克提供服務之後,絲毫沒有收他一分錢。

這事被小指頭的員工羅絲匯報給了瓦里斯,連消息神通的瓦里斯都忍不住感慨:“人才出現在了最古怪的地方”

“奔流城箭神”艾德慕·徒利

奔流城的老徒利死去之後,他的兒子艾德慕·徒利理所當然繼承了城主的位置。

奈何這廝爛泥扶不上牆,接連射了幾箭都射不中老徒利的屍體。連羅柏都忍不住嘲笑自己的舅舅,他被貓姨瞪了一眼之後才勉強收回自己的笑容。

眼看老徒利的屍體在海面上越飄越遠,即將超出了射程範圍,黑魚布林登·徒利氣得直接搶過弓箭,這才使得老徒利順利火化。

冰與火的首次尷尬會面

別看囧雪與龍媽現在上演了一出乾柴烈火的故事,他們當初第一次見面卻是相當的尷尬。

“坦格利安家族的風暴降生丹妮莉絲,鐵王座合法繼承人,安達爾人和先民的合法女王,七大王國守護,龍之母,大草海上的卡麗熙,不焚者,鐐銬破除者”

龍媽的超長名號直接讓囧雪當場露出久違的啥也不懂的表情,隨後更是用無助的眼神望向了洋蔥騎士。

幸好洋蔥騎士反應迅速,報出囧雪“北境之王”的身份。

風中凌亂的囧雪

別人在艷陽高照的南方享清福,囧雪卻在大雪紛飛的塞北凍成狗。

他為了守夜人的職責甘願受這冷風吹,女朋友吐槽他啥也不知道,就連情敵也同樣蓋章此事,只留下他一人獨自在風中凌亂......

惡趣味

惡作劇在這部劇里多次上演,比如上季學城的惡搞剪輯,從山姆為大熊療傷,瞬間跳轉到路人甲在吃派。

當席恩被小剝皮折磨之時,又突然跳轉到小惡魔在吃香腸。

香腸這個梗被小剝皮本人也用了一回,不知道下邊這個動圖,是否讓你回想起那些年被小剝皮支配的恐懼?

人人都是喜劇演員

不管是演技精湛的老戲骨,還是潛力無窮的新生代,劇中的所有演員都值得稱贊,他們用無比敬業的精神,為觀眾持續貢獻了海量的表情包素材。

說到劇中的表情包,怎能忘了表情包界扛把子龍媽?

搖滾巨星攸倫·葛雷喬伊那個瞪眼的瞬間,分分鐘讓我抑制不住要給他做表情包的沖動。

這貨作為瑟曦女王的“現任”,還不忘和前任交流一下用戶體驗。

真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且看瑟曦在攸倫的強烈攻勢之下如何見招拆招。

劇中就連人狠話不多的標槍冠軍夜王,都沒能逃脫成為表情包的命運。

就這樣,人人化身喜劇演員,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時候,說着單口相聲、雙口相聲和群口相聲。

“憂郁的”艾迪可謂是其中最敬業的喜劇演員,在極其有限的戲份里,向我們同時展示了單口相聲和雙口相聲的魅力。

“沒什麼比戀愛中的男人更惡心了”,他對於山姆一針見血的吐槽,讓你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毒雞湯氣息撲面而來。

在第八季首集,他又上演了搞笑的一幕:就藍眼睛問題和托蒙德展開一番激烈的探討。

截止目前為止,“憂郁的”艾迪只有在旺旺那裡吃過癟,面對憤怒的巨人旺旺,他乖乖的將嘴邊那句“瞅你咋地”生生咽了回去。

這里歪個樓,提一嘴托蒙德看向美人布蕾妮的痴漢眼神。

在黑城堡初見布蕾妮的時候,托蒙德就對她一見鍾情,在執行捉鬼任務時都念念不忘那個高個女人,還打算和對方結婚生娃呢。

所以如果你是布蕾妮,詹姆和托蒙德你更中意哪位?

其實指頭叔的眼神也相當有戲,當然下邊我要說的並不是指頭叔的小眼神,而是他和瓦里斯組成的高級玩家CP。

在鐵王座大廳里,瓦里斯和小指頭上演過無數次雙口相聲,這姿勢就差最後來個“夫妻對拜”了。

除了單口和雙口相聲,塞外捉鬼小分隊的群口相聲同樣精彩。

這段群口相聲巧妙的以一種抖包袱的方式,帶領觀眾去重溫每個人的恩怨糾葛。

在這里強調一下《權力的遊戲》是一部史詩奇幻神劇,可不是什麼喜劇。不過,劇里從來都不缺寶藏男(女)孩。

煙與鹽之地

亞夏古書預言,長夏之後,星辰泣血,亞梭爾·亞亥將在煙與鹽之地重生,並喚醒石頭中的魔龍。——《冰雨的風暴》

劇中在龍媽浴火重生、三個小龍破殼而出之後,天空出現了星辰泣血的景象。

那麼,預言中的王子亞梭爾·亞亥將會在煙與鹽之地轉世重生,帶領人類與異鬼戰斗。

這里不妨先猜測一下,這個煙與鹽之地貌似很符合鐵群島。

說到煙與鹽之地,就想起了藍禮的火腿梗。

那時梅麗珊卓提起預言中的王子降生於煙與鹽之地,她認為史坦尼斯就是預言中的王子,反應迅速的藍禮順勢調侃哥哥史坦尼斯是塊火腿......

不過,在輕松一笑的同時,也提醒大家不要忘了“喜劇的內核是悲劇”,切勿樂極生悲。

預言中有提過亞梭爾·亞亥手持燃燒之劍光明使者,他將冒煙的劍插入妻子的心臟才最終鑄造了那把神劍,劍中蘊含着妻子的血液、靈魂、力量和勇氣。

首集山姆認為囧雪比龍媽更有資格坐上鐵王座,他反問囧雪:“你為了拯救百姓放棄王位,她願意做出同樣的選擇嗎?”

或許未來我們會這樣反駁他:“不,但她會為了人民奉獻出自己的生命”。

文集:《權力的遊戲》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