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權力的遊戲》最終季只有六集,並且後四集時長長達80分鐘,這也就意味着整個完結季的劇情被壓縮在短短六集之中,而每集都會呈現出爆炸般的信息量,所以這個系列我將會把每集的劇情詳細介紹一番,以便粉絲們欣賞完正片之餘能有所回味,查漏補缺。

話不多說,開始第一篇。

正片一開始,隨着一個小孩急促的步伐,鏡頭穿過臨冬城裡的人群,大家都似乎都在朝一個方向走去。

鏡頭拉遠,北境迎來了一支龐大的軍隊,以及他們的領袖——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和瓊恩·雪諾,緊隨身後的是兩條呼嘯而過的龍,卓耿和雷加,而缺席的韋塞里昂早已在第七季最後被擊落,變成了冰龍,成為夜王的座駕。

看似雪諾壯大了北境的實力,帶來了喜訊,但在圍觀的人群中卻暗流涌動,北境人民似乎對龍母並無好感。

但在人群中卻露出了我們久違的面龐——二丫。

雪諾和二丫早在第一季第二集就已經分開,當時雪諾送了二丫一把劍,二丫取名為needle(縫衣針)。

久別重逢,二丫早已從當初那個不安分的機靈鬼,成長為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而雪諾也經歷過背叛、重生,被北境人民擁戴為King of the North。

但卸下這些身份,卻是離別了七季的親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這幕和我一樣露出了老父親般的微笑。

在隊伍里,二丫還看到了獵狗和詹德利,與看到詹德利開心的表情截然相反,當二丫看到獵狗時表情卻十分嚴肅。

而這個表情背後卻是二丫與獵狗大半季的故事,在第四季中,曾作為二丫死亡名單中的一員,獵狗在瀕臨死亡之際,二丫沒有選擇了結他,而是放任他一人在野外死去。

雖然兩人之間有很多仇恨,但是當兩人患難與共時,二丫也慢慢理解了他的悲慘過往和如今的遭遇,雖然獵狗長相凶神惡煞,但其實都是為了隱藏內心的脆弱,一路上獵狗不斷保護二丫,而這種大叔和蘿莉的配置在權游里也實屬罕見,因此也博得了一票粉絲的喜愛。

之後小惡魔、瓦里斯、喬拉、彌桑黛、無垢者、多斯拉克人也悉數登場。

當軍隊抵達臨冬城後,編劇的功底更是體現得淋漓盡致,幾場戲便交代清了北境現在的嚴峻局勢。

雪諾下馬後激動地走過來吻了布蘭的額頭,但而這一舉動無疑是熱臉貼冷屁股,一番尷尬的對話後雪諾顯然沒明白布蘭發生了什麼變化,而一旁的珊莎卻投來了一絲蔑笑,彷彿在說,“you still know nothing,Jon.”

隨後布蘭便看向了龍母,而當雪諾和珊莎相擁時,除了十分商務地回應,她依舊看向了龍母,注意身後美人的眼神,藏着不信任。

雖然珊莎言語上承認了龍母的身份,但冷冰冰的語氣卻顯得更加挑釁。

之後的會議上,熊島蘿莉萊安娜也直接挑明了對雪諾的不滿。

顯然,倔脾氣的北境人民無法理解雪諾心中的正義,他不在乎地位和榮耀,守護北境人民的安全才是他在意的。

但洋蔥騎士的話卻一語中的。

翻譯過來是“北方人效忠的是北境之王的榮譽,不是雪諾,更不會是龍母。”

龍母意識到問題後也對雪諾表達出了自己的不滿,小不忍則亂大謀,龍母早已不再年輕氣盛,她明白統一軍心的重要性,通過雪諾去消除隔閡是她唯一的出路。

但是龍母不斷顯露出對於權力的慾望,而這終有一天可能會反噬她。

然而,當飄搖的權力還未落地時,布蘭讓山姆告訴了雪諾的身世。

雪諾的真實身份是伊耿·坦格利安,坦格利安家族第六代,鐵王座的真正繼承人,而奈德·史塔克為了他的安全,一直保守住了這個秘密。

就連雪諾和龍母擁吻時,卓耿也投來了別樣的眼神,似乎連龍王都察覺出了雪諾體內流淌着的龍之血液。

顯然雪諾一時無法接受這樣的身份,更讓他矛盾的是,從小的經歷使他一直活在“私生子”的陰影下,自卑的心理讓他一直遊離於權力的爭奪之外,他一心只想保護子民的安全,卻總是陷入權力的漩渦之中無法脫身。

如今,他愛上了姑姑,而他才是正統的七國之王,愛情、親情、責任、權力、王位突然全壓在雪諾身上,之後該如何面對?等編劇填坑。

這一集的主題是重逢,除了雪諾與家人的重聚以外,小惡魔也和曾經的“媳婦”見了面。

然而編劇也不忘藉機吐槽下近一季小惡魔掉線的智商,這世上相信誰也不能相信你姐。

高密度的重逢戲之中,二丫與獵狗、詹德利的相遇卻顯得彌足珍貴,兩人都曾陪伴二丫度過一季,獵狗依舊毒舌,但此刻他惡毒的話語在北境的冰冷空氣之中卻散發出一絲溫情

同時,二丫向詹德利求助製作一把新的武器,縫衣針作為短兵器已經不能滿足二丫的作戰需求,面對異鬼,則需要更加靈活有殺傷力的武器。

說完臨冬城,鏡頭轉向君臨。

此時的紅堡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恢弘,空蕩盪的大廳里即使有魔山坐鎮,瑟曦也顯得有些單薄,面對日漸囂張的攸倫,也不得不獻出自己的身體以換取他的支持。

事後還被攸倫摸着肚子一番羞辱,或許瑟曦已經流產,但目前還不能確定,但瑟曦流淚的樣子也讓人唏噓不已。

還是那句老生常談,當你凝望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望你。

趁着攸倫的歡愉時刻,席恩在海上救下了雅拉,姐弟重聚的溫馨時刻還沒過幾秒,鏡頭便跳到了白天的分離,席恩準備前往北境協助雪諾。

雖然鏡頭密度很大,轉換很快,但敘事依舊精彩,比起上一季的某些趕場鏡頭,這一季的節奏把控明顯要更上一層,但也需要觀眾全神貫注才能不錯過一些劇情。

本集的結尾落在了兩件事。

一是獨自一人來到北境的詹姆,瑟曦派遣的蘭尼斯特軍隊只有他一人,而最尷尬的莫過剛進場便碰見了布蘭。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布蘭會揭穿他嗎?我估計他不會直接說出來,布蘭已經開了天眼,比起這些陳年舊事,他更關注的是眼前要到來的戰爭,如果詹姆能在未來提供幫助,那布蘭也沒必要直接處理他。

而另一幕則是發生在離長城最近的城堡——壁爐城,異鬼已經攻擊了這片土地離開了,但留下了用安柏做成的一個殘忍符號,彷彿在告訴人類,we have arrived!

好了,下周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