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秋臣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的故事正式拉開大幕,那些我們熟悉的角色們又一次強勢回歸。

我們看着史塔克家族的後代們又一次相聚在臨冬城,恍若瞬間回到了第一季第一集他們初次全體亮相的模樣;

我們看着二丫和雪諾久別重逢的擁抱而感動到不能自已,彷彿當初雪諾初次贈劍給二丫的那個瞬間就在眼前。

八年的時間,一切好似回到了過去的原點,但歷經世事的一切卻早已物是人非。

最初爬上高處看君臨人馬到來的是布蘭,戴着頭盔在人群中亂竄的人是二丫,如今卻是她看着一個男孩爬上樹去眺望龍女的軍隊,那一刻就彷彿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而布蘭,再也沒辦法飛檐走壁地奔跑了。

曾經站在那裡的是史塔克整個家族的全部成員,如今卻只剩下了雪諾、珊莎、布蘭和二丫。曾經我們認為史塔克家族的敵人只是大陸上站在不同立場上的其他家族,如今的他們卻都在面對着生死之戰的殘酷,迎接異鬼到來的威脅。

往事已逝,但曾經的仇恨,卻很難忘記。

雖然聚首在臨冬城的所有人都一致表示對抗夜王帶領的異鬼和屍鬼大軍才是最重要的任務,但各路人馬匯集時的新仇舊怨,讓彼此之間其實依舊存在着頗深的心結。

讓看似平和氛圍下的友好聯盟,實則暗流浮動,矛盾重重。

1.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和她的殺父仇人詹姆·蘭尼斯特

對龍女丹妮莉絲而言,詹姆是她的“殺父仇人”。

龍女的父親是著名的“瘋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暴虐成性,兇狠殘忍。他不止燒死了艾德·史塔克的父親和哥哥,還對拜拉席恩家族多加威脅,進而引爆了著名的“簒奪者戰爭”。此役之後,瘋王被詹姆殺死,勞勃轉而稱王,坦格利安家族統治維斯特洛大陸300年的王朝,就此終止。

自此之後,龍女便開始了漫長的流亡生涯。可以說,她之前一系列的悲慘遭遇,都是坦格利安家族近乎覆滅而產生的。因此,對於“弒君者”詹姆這個“殺父仇人”,龍女很難釋懷。

雖然這段仇恨不共戴天,但龍女深知自己父親的殘暴行徑,且詹姆是主動投誠,從大局出發來考慮,龍女應該也會暫時放下仇恨,聯合抗敵。

2.布蘭·史塔克的殘疾和詹姆·蘭尼斯特的罪孽

布蘭在《權力的遊戲》剛剛出場時,是個活潑愛動的小男孩,喜歡爬上爬下,也開朗愛笑。然而,這樣好動的性格卻讓他無意間撞見了瑟曦姐弟的隱秘行為,布蘭就這樣被詹姆一掌從高處推了下去,就此成了腿部再無知覺的殘疾。

那是第一季第一集的最後一刻。

而第八季第一集的最後一刻,是他們又一次在臨冬城相遇。

在詹姆還未到達臨冬城時,布蘭就說在“等一位老友”。

這個老友,正是詹姆。

布蘭從行動自如到無法自由移動,生活只能依靠阿多和輪椅的幫助。雖然他失去了雙腿,但也正是因此他才發現了自己的狼靈身份,並且成為了新的三眼烏鴉。

雖然腿不能繼續行走,但布蘭卻能知曉行走之人都看不到的世界。

是禍也是福,這一切都是拜詹姆所賜。

布蘭曾多次表示自己不再是“史塔克”,而這段他成為三眼烏鴉之前的恩怨過往,似乎也即將與詹姆來一次徹底的“了斷”。

未必會有死傷,但一定會有答案。

3.詹姆·蘭尼斯特和他的殺父仇人提利昂·蘭尼斯特

如果說全世界的人都在唾棄小惡魔,那麼唯一能夠讓他感到自己有存在價值的人,就是他的哥哥詹姆。

小惡魔一直以來都遭人鄙棄,雖然頭腦靈光,但卻是一個生下來就被嫌棄的侏儒。他的父親一直以他為恥,甚至到了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都在說“你不是我兒子”。

在所有人都想利用喬佛里的死亡將小惡魔置之死地的時候,是詹姆顧念兄弟之情放他去逃生。但也正是因為這次的釋放,讓小惡魔在多年積怨下殺死了他們的親生父親,泰溫·蘭尼斯特。

放走小惡魔的詹姆沒想過,自己的親弟弟會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

對詹姆而言,小惡魔成了他的殺父仇人。

4.山姆威爾·塔利和他的殺父仇人丹妮莉絲·坦格利安

山姆和他父親與兄弟的關系並不是非常融洽,雖然不像小惡魔父子那樣的劍拔弩張,但也完全稱不上父慈子孝。當初他被迫進入守夜人的隊伍,明明想做學士卻必須成為一名漢子,也是他父親以命要挾並強勢要求的。而且當山姆帶着自己喜歡的女人吉莉母子回家時,他的父親也因為對方是野人的身份而惡言相向。

最後,因為不想向龍女俯首稱臣,因此死在了龍焰之下。

但畢竟塔利家族血脈同根,當第八季第一集中山姆親耳從殺父仇人龍女口中得知親人的死訊時,整個人悲傷且震驚,一度瀕臨崩潰的邊緣。聽到這一噩耗的時候,龍女正用平靜的神情望着他,而他則強忍淚水悄聲離去。

這一處看似是山姆和龍女的仇怨,但其中隱藏着揭示雪諾身份的導火索。

5.曾經暴政下的人民和歸來的“瘋血”坦格利安家族

雖然雪諾成功與龍女大軍合二為一,但北境對這個歸來的“瘋血”坦格利安家族仍舊非常抵觸。在瘋王的暴政下受苦的家族們,充滿了對坦格利安家族後代的不信任,因為在不夠了解的情況下,他們自我的意識里龍女的身上也流淌着伊里斯的“瘋血”。

例如珊莎,就在公開質疑怎樣養活龍女帶來的強大軍隊和兩條龍。

還有熊島的莫爾蒙小姐,也是明顯表現出無法理解雪諾讓位給龍女的想法。

泰溫·蘭尼斯特曾說過,獅子才不會在意綿羊的想法,也就是強者根本不必考慮弱者的處境。

此時的龍女手握重兵,又有兩條龍的加持,早已是絕對的強者。但龍女最難得的一點,就是她能直面諫言,不會盲目稱王。這一點,也讓許多開始對她低估的人慢慢成為了她的手下,從喬拉、小惡魔到雪諾幾乎無一例外。

龍女絕對是有能力坐穩王座之人,但同樣有統帥天下才能的人,還有雪諾。

6.鐵王座的繼承人——龍女vs雪諾

正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和弟弟被龍女所殺,所以山姆就此詢問雪諾是否知情。隨後,這段對話也徹底揭開了雪諾身世之謎的大幕。

山姆這樣做的原因有兩層,第一層是他與布蘭討論的結果是應該告知雪諾身世真相,但當時他還十分猶豫是否通過自己去說,而這個詢問死訊的問題恰好引出了這段對話的楔子;第二層則是告訴雪諾,比起龍女而言,他才是更有資格坐上鐵王座的人。他不會去慫恿,但他需要對此點明。

龍女和雪諾之間必須有一個正統的王位繼承人,這直接決定了團隊的核心角色。本來已經互生好感的兩人本來早已沒有矛盾,但如今他們之間又暗藏着爭奪王位的潛藏危機。即便雪諾無心去爭,龍女也不會當作完全無事發生,因此就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矛盾點。一心想要奪取鐵王座的龍女,曾經認為自己是唯一有資格坐上這個位置的人,但她當時並不知道雪諾的存在,不知道他才是伊耿·坦格利安六世。

這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一旦龍女知曉了雪諾的身世,兩人之間和諧的關系勢必會添上新的一筆。對待鐵王座的歸屬,雪諾的下意識是否定,他並不是不懂,而是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如何去應對這突如其來的抉擇。

You know everything, Jon Snow。

以上這些新仇舊恨,勢必會給對抗異鬼的聯合體帶來頗深的隱患。

人心最是難測,萬事皆有變數。

但也正如瓦里斯說的,萬事皆有終。

仇恨或許會隨着時間的流逝,以及共同經歷的苦難而被弱化甚至消失。就像曾經的布蕾妮和詹姆一樣。

如果不顧大局而只追逐小利,那“你的勝利毫無榮譽可言”。

文/葉秋臣

———————

—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葉秋臣)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抄襲必究—歡迎轉發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