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的時候,人很容易傷懷。李商隱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日色淡去,涼意便來了。

她拿着電話走到陽台上,看到下面停滿了小車。多少次,她和孩子聽到喇叭聲,從家裡奔到陽台,看他從車里走出,仰頭向她們打招呼。

孩子一直叫:“爸爸,爸爸!”他也一邊走,一邊答:“哎!”開了門,往往是一個熊抱,孩子就吊在他脖子上了,不肯下來。

電話通了,她其實只見過這個同事一面,那邊說:“喂,嫂子呀!”

“嗯,小黃,你好!”問過好,她問小黃:“這兩天你喬哥上班了嗎?”

“啊,嫂子,你問我嗎?我還以為他回家去了。他都請假一個月了,公司的單都是我替他跑的。”

“什麼?他沒有回家呀!”她心裡一驚,似乎想起點什麼。

那天,她讓他幫忙在手機銀行里交孩子的校服費,給他打了400塊,他第一次收了錢,卻什麼也沒說。

她也不說。後來,他卻發信息來,錢交不了,就不退給她了。這也是破天荒,雖然她從不問他要錢,但錢財方面,他都是主動得很。房貸和孩子的學費這些大頭他來出,她負責小頭。

他說:“我才不用女人錢呢!沒出息男人做的事!”可是,這回他卻收了呀!她覺得是因為他也拿定主意,要和她分家,親兄弟明算賬了。所以,也沉默着任由他。

現在想來,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不然他不至於杳無音訊吧?好歹,乖女兒還賴着他,想着他呢!

她心裡有點亂。天色漸漸暗下來。遠處的燈一排排亮了。她一陣恍惚,他到底幹什麼去啦?

好吧,繼續打下一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