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曾經的民國政府主席,

為人清廉公正,

寫的一手好書法,

如今卻漸漸被人遺忘!

林森(1868~1943),

字子超,號長仁,晚號青芝老人,

福建福州人。

辛亥革命後,曾任國民政府主席。

十二年,他行事較為低調,為人頗受好評。

他的書法傳世不太多,

至今,

重慶大學A區正門的學校題字

還能看到他的風骨。

林森平生潔身自好,

生活力奉簡約,樸素至極。

為革命到海外募集到大批捐款,

卻沒有為自己添置一件足以防寒的冬衣,

以致在自己的長衫下擺上縫上襯布以保暖。

在福州築有嘯余廬以收藏自娛。

·林森為《北碚》雜志題刊名

·林森墨跡

·林森墨跡

他青年喪妻,卻終身不續娶,

無親生子女,沒有什麼家產,更無三妻四妾。

對於自己的責任,林森非常清醒,

他在《就職通電》中講:

“森受命彷徨,不敢自逸,

黽勉受命,暫度危機。

值此國難灼膚,外交束手,

懍失足於冰淵,謀全國之團結,

急不可待,時不我與,

森惴惴自將暫勉效職。”

林森為官處世,不喜張揚,做事低調,

奉行

“不爭權攬利、不作威作福、不結黨營私”的

“三不”原則,講究“無為而治”。

但由於這種風格,也使林森倍受冷落,

國民黨內很多人

都不重視林森這位“一國之尊”,

甚至稱呼他“國府看印的”。

胡適針對此情形曾有過一段評價:

“林子超先生把國府主席做到了‘虛位’,

以至於虛到有的人居然已經‘目中無主席了。”

林森去世時間較早,

在抗戰未結束即因突遇車禍而不幸身故;

而且他身後無子女,

唯一的養子在30年代即死去,

因此有關他的資料較少,也不易查找。

對於他的評價,

文從沈夢發現,有許多褒揚之詞。

·林森簽署《批准書》

·局部

·林森致但衡今信札

於右任對林森墨跡備加推崇,

謂其“書法氣象肅穆,非僅以學力可致也。”

國民黨政要洪蘭友評曰:

子超書法“遒勁厚重,氣象雍容,

光溢楮墨,煌煌遺訓,炳如日星。

豈唯垂範後昆,更足標映百世。

亟宜影印流傳,永資矜式也。”

國民黨元老何應欽亦

在《青芝老人遺墨》書中曰:

“子超先生功業道德,彪炳人寰,

國人皆耳熟能詳,惟翰藻遺墨世尚罕見。

……

書法遒勁渾雄,允推巨手,洵可寶也。”

·林森行書陸游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