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被包裝得像是很簡單的學習方法,模仿起來卻真是“想說愛你不容易”。

比如用繪本學英語的方法時下就非常流行。相信不少踐行這一方法的家長,都看過台灣親子教育家汪培珽的這本書。

網絡上是這么介紹她兩個孩子的學習成果的。

怎麼樣,看上去是不是很有誘惑?

汪培珽讓孩子到5歲才去幼兒園中班上學,之前,孩子最主要的活動就是:每天早、中、晚加睡前,聽媽媽念故事。

在她的書中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

“ 如何只靠父母,就能讓孩子聽英文像聽中文一樣輕松?

        答案就是:持續為孩子念英文故事書。

        就這么簡單嗎?

        沒錯,不要懷疑,就是這么簡單。

        除了念英文故事書之外,我什麼也沒做。

乍一看這件事情真的非常簡單,但是各位,且不說汪培珽畢業於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MBA,在銀行工作九年之後決定成為全職媽媽的非凡經歷,讓我們來看看每天給孩子念故事這件事情她堅持了多久?

10年。

在孩子上小學前,每天她花在念英文繪本上的時間,大約是1-2小時!

我有空就念,高興就念,沒事做就念,每次念多久也是順其自然。印象中,沒有一次幫孩子念故事書,不是我先喊停,就好像我是一部被孩子操控的隨身聽,一定會被孩子聽到沒電才肯罷休。

汪培珽培養孩子成名後,有個媽媽問她:

“我是職業婦女,沒辦法照三餐講故事給孩子聽,但睡前故事一直沒斷過。不過每天只念一次,效果會不會打折扣?

汪培珽非常坦誠地說:“我很想撒個善意的謊言來撫平這位家長的憂慮,但我必須說實話——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效果當然不會一樣。”

那麼問題就來了,絕大多數孩子的家長,有沒有可能像汪培珽那樣:

有留學美國讀MBA的英文水平;

有放棄自我實現,甘心當前全職媽媽的經濟條件和犧牲精神;

能在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里,堅持為孩子閱讀英文繪本;

……

我相信,能做到以上這幾點的媽媽,10000個人中,也不會有1個!

在我看來,汪培珽的繪本學英語法,理念上是正確的。就是從“聽”入手,依照“聽、說、讀、寫”這一順序,給孩子創造語言學習環境。

但大量重複的聲音,才能夠在孩子腦海中與意思產生連接。

比如孩子的英文啟蒙書之一《Happy Birthday,Danny and the Dinosaur》被她反覆念着的時間,長達1年。

http://7xo6kd.com1.z0.glb.clouddn.com/upload-ueditor-image-20160514-1463155937974002048.jpg

汪培珽本人也說:“孩子的耳朵是上帝造物的神器展現,只要從耳朵聽進去的東西,將化為語言信息停留在腦袋裡;只要聽得夠多,就會自然習得一種語言。”

但是,如果你沒有大量的時間反覆地給孩子閱讀繪本,僅僅通過這一方式讓孩子學習英語,並不會取得很好的效果。

http://7xo6kd.com1.z0.glb.clouddn.com/upload-ueditor-image-20160514-1463155992192056771.jpg

為什麼會這樣?

首先繪本所用詞匯難度的階梯性小。舉個例子,這本《That's not my puppy》里,為了押韻,用了bumpy、fluffy等詞匯,我相信大部分英語過了6級的爸爸媽媽,也不知道這些詞是什麼意思吧。

另外繪本閱讀的量如果不足夠的話,裡面所涉及的詞匯的重複率也不足夠。

還是上面這兩個單詞,一旦離開了這本書,在其他繪本里能看到的機會幾乎為零。

因此我認為,盡管讀繪本可以培養孩子對英文的興趣,也是親子關系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但要依靠讀繪本來學習英語,效率是非常低的,操作起來也很困難。

也正因為如此,在設計大思英語的教育體系時,我們會重複大量常用詞匯,而盡量避免讓孩子過早接觸生僻詞匯。

一言以蔽之,詞匯的難度和重複的頻率,都是分了級別的。

以第一級課程為例,裡面所使用的單詞大約是1000個左右,涵蓋了小學1-6年級所需要單詞量。每一級有4個課程,每個課程又包括600個單元,每個單元有不少於30個句子。

也就是說,這1000個單詞,是靠72000個句子反覆不停地重複,輸入孩子的大腦。

如果你的孩子每天學習20分鐘,通過10個單元(剛開始可能會慢!不過不用擔心,實踐證明:就連4歲的孩子一個月後都能很快習慣,速度越來越快。),那麼每天他將接觸到300個句子的反覆輸入。久而久之,將這些單詞和句子脫口而出,變得一點都不困難。

在另外一方面,為孩子閱讀繪本雖然可以促進你和孩子之間的親子關系,但在你讀他聽這個過程里,孩子只是一個被動的接收者,缺乏與繪本之間的互動,在互動性方面恰巧也是大思英語的設計精華。

而使用大思英語的在線學習,孩子是用通關打遊戲的方式來對剛剛聽到的句子進行選擇。在這個過程中融入了孩子的思考,實現了互動。可以給孩子一種“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