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景緻逶迤裊娜如綠浪,屋內揮汗如雨水茫茫,這一次一個人的 Mysore 堅持,大約有十天了吧。

可是,親愛的朋友們,我很想問一問,你們的人生是否曾經遭遇過那樣愛恨交織,又進退兩難的時刻?總有一個時期,是瓶頸期,有一種長途跋涉卻前途渺茫未果的迷惘,不停的期待,渴望;然後又一次次沉淪,絕望?

那還是我初次習練 Ashtanga ,遇到四柱,始終無法突破的最難捱的一段時光,不管是怎樣的努力,掙扎,竭盡全力,依然起不來。

那種感覺就像你一個人置身在一片四處荒涼深黑的幽谷里,拼盡全力向山頂的光明地帶奔跑,在鬱郁蒼蒼的雲煙深處逆流而上,但是,還是在繁華遍野山鳥爭鳴里迷途,就算把周身的力量調動成最大,依然在窮盡掙扎之後低頭,甚至向命運屈服,最後,不得不選擇放棄,在 Ashtanga 體式練習里,我經歷過那樣的心裡路程。

只是,在很久的後來,又有那麼一天,那麼一個瞬間,一個時刻,不經意看見有人遠遠的超越自己,內心裡又開始點燃希望的火花,又一次涌動燃燒着不甘心的慾火,羞愧自問,為什麼自己不可以?為什麼別人可以?

也只有在那樣的一種境況下,才認真仔細的去思考,尋找原因,到底是為什麼?然後有一天幡然醒悟,領會到自己落後並不完全是沒有拼盡全力,而是從未意識過從一開始,方式方法的完全錯誤。

這是一條彎路。

人生如此,瑜伽體式的練習也如此,有效正確的方法,和莽撞求勝的方式,是兩條相反的路。所以,在某一件事情上,我們自以為已經用盡了洪荒之力,也不過是在五彩繽紛的人生里,完成了一次迴流。

現在想想,已經是第三次了, Ashtanga 的練習一再中斷,那腫脹淤青的手腕就像長在記憶里一樣,深深的痛着,擾的人心神不寧。

❀❀❀

清晰記得幾年前第一次練習時,還是狂熱的,練的天昏地暗之際,每突破一個體式,內心裡全部是新鮮和狂喜,不知道是從哪一天開始手中連握個饅頭也困難了,才看見兩只手腕的腕骨已經被紅腫包裹着,兩片黑青似開在腕骨上的兩朵罌粟花,觸目驚心。

“ 沒什麼的,一定是剛剛開始練習,每個人都會經歷着的,等到手腕有了力量,四柱起來了,上犬和下犬可以長時間堅持了,就大功告成了。”

“ 這只能說明自己還是太弱了,你看那手臂如此纖細,怎麼能夠拖得起來身體的重量?還是要加強練習的!對!加強練習!”

終於說服了自己,關注點不是疼痛和為什麼疼痛,而是,哪怕用蠻力也要完成目標,於是,繼續咬着牙 ... ...

聽 -----  傾聽 -----

身體墜落的聲音 -----

那是從四柱跌落地面的聲音 ------

像不像飛機從天上掉下來?

嘭 ----

嘭 ----

嘭 ----  乾脆且利落!

然後,是呼吸的笨重,喘着粗氣,繼續掙扎,伴隨着身軀的扭動,眼裡含着淚,口腔里咬着牙,只為了逞強,酸軟無力的手臂繼續偷懶,十隻手指也完全形同虛設,不知道發力點在哪裡,臉已經漲成醬紫的豬肝色,不管它,繼續忍者疼,重心全部壓在手腕上,讓腕骨最下端成為一個支點,然後,在一聲海嘯般長長的 “ 啊 ---- ” 之後,又一次 ... ...

嘭 ---- ---- 身體撲地,之後,寂靜 ... ...

不得不承認,這音樂十分好聽。

那跌落的聲音,那不甘,那疼痛,那讓人愛恨交織到杜鵑泣血的四柱啊,用怎樣驚心動魄的方式摧毀了一個人的意志力!?

那無耐的挫敗!那無力抵抗的體驗!都是痛!

長長的一段時期,四柱,就是我唯一想要攻破的信仰,直到有一天,從身體落地換成手中的一隻玻璃杯 “ 啪 ---- ” ,看着那一地的玻璃渣子,坐在地上,感覺着自己像一隻爆破的氣球,捂着腦袋和眼睛,忍不住哭了,痛哭失聲。

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如此折磨自己,就算是個大力士又能如何呢?就算四柱做到完美,又能如何呢?能讓全天下的人都愛我嗎?為我驕傲嗎?

那一天,哭完之後,我放棄了。

那是信仰的第一次破碎。

“ 別太為難自己,” 輕輕對自己說,那一剎那委屈的同時,聆聽了一顆心靈最溫暖而柔軟的心的聲音,告訴自己:“ 也或許,還有其它更好的路,不是早就和自己約定好了嗎?整整一生,都不許傷害自己。”

內心裡,是滿滿的厚重。

屏蔽了所有練瑜伽人,和瑜伽說再見,看見那些美麗的展示恨自己不可以,腦子里迴旋着王菲的那句 “ 你仰望到太高,貶低的只有自己。”

就當自己從來沒有練習瑜伽過,就當從來沒有開始過。

❀❀❀

時間久了,以為一切都已經忘記了,可是心裡總有呼喚,身體永遠蠢蠢欲動,才明白原來是真的,瑜伽,是一條不歸路。為着一顆不甘的心,希望堅持能夠成為一種神聖的儀式,總還希翼着,再突破一次,再突破一次,就一次,內心深深處實實在在的期待着那樣美麗而莊嚴的一個時刻,面色肅穆莊重,可以為自己鼓一次掌,可以為自己的一次突破而驕傲自豪,可以由衷的從心底里對自己說一句: “ 我可以。”

我希望我可以。

於是,再一次站在墊子上,再一次在不正確里成長,手腕用更快的速度開始淤青,腫脹,疼痛難抑,那被焦灼吞噬焚燒的心啊,成了深深鬱積的心結,直到有一天,終於意識到應該尋求研究正確的方式,才是真正的可貴之處。

不讓手腕疼痛,在練習中驅散手腕的淤青,打開鬱結成疾的心胸,就是我 Ashtanga 體式瓶頸的穿越,也是一次人生瓶頸的穿越。

我們總應該總結和學習在人生的道路上,做一個對自己最嚴苛的評判者,或者只要這樣坦然面對自己之後,才能讓內心信仰的呼喚走過這樣那樣困頓迷惘的時期,然後才擁有了關於克服和戰勝困難的能力,再一次!站起來!

哪怕,我們最後能夠領悟的,也不過還是其中極小極小的一部分,而已。

那一天,在新新老師的瑜伽群里,作為一個討論的議題,還是說出來多年的困擾,雖然這些年過去,也能用蠻力把四柱撐起,但是我知道方法始終不對。沒想到瑜伽人多是美麗而善良,樂於全盤的分享,大家水濺油花樣各抒己見,甚至有老師把最細小的細節也公布給大家,只為了幫助素不相識的有同樣困擾的瑜友們。

瑜伽人,始終是美麗,善良,有一顆無私和喜愛分享的心。

總結了幾位已經是資深湯粉和瑜伽老師的分享,十分全面。

1 )    在每一次練習之後,都要去做手腕修復:1:伸直手腕反覆抓握拳頭,手背貼地做手腕伸展;2:加強手腕練習,手握一瓶礦泉水或者啞鈴將手腕懸空反覆向上提起。 ( 來自好好老師和小雷老師 )

2 )  手掌下壓時,手指根要全部用力,尤其是食指根,全程保持手肘夾身體。    ( 來自 steven 老師  )

3 )    保持核心收緊用力不鬆懈,如果手臂用力太緊張,其他地方力量無法做到分擔,均勻用力,那麼手腕的壓力就會很大。( 來自 寬  老師 )

4 )  啟動腋窩鎖:練習時意識專注在腋窩,在拜日 A 手臂上舉時手掌手臂內收向上到極限,沉肩向下,去尋找三角肌中束肌肉放鬆的狀態。 ( 來自 敏敏老師 )

5 )  A:嘗試仰卧,吸氣雙手向上,大臂在耳朵旁側,掌心相對,呼氣,雙手落回身體兩側。 B: 在手腕無力疼痛的情況下,先不要強做四柱,退而求其次,做屈膝屈肘向下滑動。( 來自 貴陽雪薇 老師 )

6 )  四柱不要下去太深,腳後跟用力向後蹬,尤其是腳後跟的內側,大腿肌肉上提,分擔一部分身體重量;而後找肚臍貼向後背的感覺,也就是收核心,用核心再去分擔一部分身體的重量;最後找腋下肌肉啟動 ( 也就是前鋸肌 )的感覺,手肘向後向側腰夾,肱三頭肌啟動,中心向前送,整個身體保持在綳直的狀態里,不要降太低,大小臂 90°,注意不要扣肩。  (  來自老丸子 老師 )

這世上總有那麼一群平日里默默無聲,可是在你遇見困難時卻跳出來幫助你的人,有時候,瑜伽人,可能,也是溫暖的代名詞吧?

我一直不願意相信 “ 無牽無涉,保持冷靜,旁觀者清 ” 是一種好的生命狀態,那種互相扶持互相牽扯才能在人生里譜寫一曲彼此牽動的和歌,才能產生共鳴的悸動,才能讓眾多的心靈在霎那間成為渾然一體的一整個部分。

那天,靜靜看着屏幕里不停跳躍出來的文字,才默默醒悟,所謂 “ 群體 ” ,就是這個樣子吧!哪怕我們都不認識,那一個時刻,卻沒有絲毫隔閡,有着成長的相類似的經歷,都能夠會心的理解彼此,難道,這不也是一個瑜伽動作嗎?

以為只是一個四柱,只是手臂一個部分的參與,殊不知,牽一發而動全身,哪一個體式,不是一個互相扶持參與的全過程呢?

Ashtanga 練習的,從來不是瑜伽,而是人生  !!

❀❀❀

正確的行走方式,才更容易到達彼岸,體式如此,人生也如此。

必定,所有的感悟和成長最終都是在一次此練習之中產生,也只有在不停的練習里,才能夠尋找出那似乎是蘊藏在歌聲里的信仰與堅持的意義,體會人生的悲歡與滄桑。

每個人都應該明白,在瑜伽這個族群的生命里,因為身體條件和覺知醒悟的能力不同,每一個人都會經歷過一次嚴苛的心裡路程和考驗,也會意識到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經歷了對自己粗暴的對待。

那時候,還很傻的去暗示自己,以為自己勇敢無畏,以為任性是一種豪邁,以為橫沖直撞才叫年輕,肯讓自己碰的頭破血流,卻不肯停下來思考為什麼。於是,走相同的路,買相同的花,按同樣的方式練習,覺着那才是自己獨有的個性,以為可以這樣在繽紛的紅塵之中另闢了一片蹊徑,閉上眼之後,可以酷酷的做自己。

生活,有時候是一個無情的儈子手,一定要用刀刃才能剝去年幼無知美麗的想象,讓它化成春泥之後,破土發芽,才能成就生命本身。

這一次是真正的低頭了,不同的是,這一次的低頭不是放棄,而是去嘗試各種不同的建議。

當一個人放下 “ 小我 ” ,願意聆聽探討和對話,那麼,一切,也隨之而來了。

這幾天,都在嘗試不同方法的四柱,出乎意料的,當一個人不是為了好勝和攻克去完成一個體式的時候,身體靜下來了,心臟靜下來了,呼吸和血液也靜下來了,這一次,用雙腳雙腿綳直的力量將身體前送的時候,聽到的不是 “ 啪 --- ” 的墜地聲,而是心臟有韻律的 “ 砰砰 ” 聲,感受着身體在僅有的空白里停駐,很篤定的望着地板,如一隻蜻蜓般輕盈,那是飛機平安滑翔着陸了,帶着輕靈和愉快,幾乎不相信自己能擁有哪怕只是這一瞬間的四平八穩的踏實感覺,意念也變得越來越堅定。

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真正愛 阿湯 的人都愛四柱,那是沉穩和毅力的代名詞,一次次體會着雙肩向前滑動的感覺,居然有種從雲霄展翅向下飛翔遨遊的錯覺,那感覺實在是奇妙,似乎一個人真的是可以展翅高飛的。

驚訝着,內心不禁無限欣喜起來,嘴角含笑,是對自己,對生命神奇的領悟,再一次熱淚盈眶,很鎮定的讓雙臂夾緊身體兩側,那是身體的翼翅,慢慢向前向下匍匐下來,這中間,沒有絲毫緊張,慌亂,沒有焦慮,也沒有畏懼,好像從容到自己從不曾失敗過。

於是,是真的,我夢想成真了,這一天,我面容肅穆莊重,心靈沉寂安詳,因自己的莊嚴而感動,好像是聽了一場生命的迴響,由衷的發自肺腑的愉悅,告訴自己:“ 原來,我真的可以。”

原來,我真的可以!

那讓人愛恨交織,欲罷不能的四柱啊!

那引領着身體平穩航行,飛翔的四柱啊!

瓶頸期過去,就是升騰。

瑜伽如此,人生亦如此。

再抬眼看窗外,連高樓林立也婀娜嫵媚了起來,勾勒着一幅幅簡潔明快的輪廓,和我的心,一起飛翔着。

這是一篇心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