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慾斷魂”,在這個既盼望又感傷的日子,一首首存於記憶的詩篇遊走於心間。可,能令胸口為之震蕩又一酸的文字,唯有此句,十四個字,合著一杯濁酒,與先人同飲。

兒時懵懂,全然不知何為清明, 只知母親允許我脫去厚重的外衣,還有香噴噴、軟綿綿的朴籽粿解饞。所以在我的心裡沒有憂傷,卻有淡淡的喜悅之情。

最近我看央視紀錄片《國家寶藏》第二季的第二集“廣東省博物館-海上絲路起點”中講到的神龕,是目前為止我國現存規格最大的神龕之一。看着演員劉昊然和肖央作為國寶金漆木雕大神龕的守護人,他們演繹了一段在民族危亡之際,兄弟二人聯手保護家族大神龕的故事……滿淚盈眶,彷彿身處其中感受到當年先烈真真切切的熱血與熱淚。

說不清故鄉究竟包含着什麼,親切、遙遠,找尋又離去……故鄉,對於多少人來說是沉於心底,掩於唇齒,而神龕,溫暖着我們所有遠行人的記憶。

曾憶日寇掃盪風波里,痛惜國人血染鳳城泣。今日雄獅咆哮震萬里,緬懷先烈少年當自立。1943年,廣東潮汕地區在日軍的壓迫與飢荒的雙重災難下,兩兄弟小小年紀為保“陳氏家族神龕”不禁大嘆“我雖死你等免用痛苦,中國必然勝利。”哥哥想保護弟弟讓他免受死亡的威脅又懷有家國情懷支持弟弟抗日的內心矛盾,在得知弟弟犧牲的消息後在一聲聲“中國必然勝利”的呼聲中戰勝了自己內心的掙扎,毅然決然的投入了抗日的大潮中……金漆木雕大神龕,寄託着無數潮汕人血溶於水的骨肉情誼,即便是四散海外也永不忘故土的民族大義。

清明,原本是一首清雅的小詩啊!是誰將清明安放在這么明媚的季節里?是誰把憂傷賦予多雨的清明?又是誰讓離愁別緒在清明的上空漂浮?杏花微雨流年轉,只為祭奠時光中無法忘懷的往事……抗戰歷史一面鏡,屈辱國恥猶記心,史書一冊磬竹難,劍指蒼穹怒江山,槍林彈雨數無晴,連天炮火毀陣營,勵志國魂永不改,奮戰豪情血不平,萬里疆國洗征程。

春暖花開,柳色漸濃,空氣中自有一種飄逸的春韻,陽光微微附着在肩頭,雪白的梨花瓣飄落輕觸鼻尖,微醺的甜沁入心房,恰好,澄清酒與天地同舉杯,一斛敬日月堂皇,一樽致革命先烈。

文/林曼妮

圖/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