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沒葯之《論語》精讀

2019年4月16日 「論語新解」精讀

大家好,我是Miss沒葯。

歡迎來到【沒葯讀論語】,一起學習文化經典。

今日所讀

學而篇第一 (九)


原文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白話試譯

曾子說:“對死亡者的送終之禮能謹慎,對死亡已久者能不斷追思,這樣能使社會風俗道德日趨於篤厚。

注釋

慎終:終,指喪禮言。死者去不復返,抑且益去益遠。若送死之禮有所不盡,將無可追悔,故當慎。

追遠:遠,指祭禮言。死者去我日遠,能時時追思之不忘,而後始有祭禮。生人相處,易雜功利計較心,而人與人間所應有之深情厚意,常掩抑不易見。惟對死者,始是僅有情意,更無報酬,乃益見其情意之深厚。故喪祭之禮能盡其哀與誠,可以激發人心,使人道民德日趨於敦厚。

錢穆先生解讀

儒家不提倡宗教信仰,亦不主張死後有靈魂之存在,然極重葬祭之禮,因此乃生死之間一種純真情之表現 即孔子所謂之仁心與仁道。孔門常以教孝導達人類之仁心。葬祭之禮,乃孝道之最後表現。對死者能盡我之真情,在死者似無實利可得,在生者亦無酬報可期,其事超於功利計較之外,乃更見其情意之真。明知其人已死而不忍以死人待之,此即孟子所謂不忍之心。於死者尚所不忍,其於生人可知。故儒者就理智言,雖不肯定人死有鬼,而從人類心情深處立教,則慎終追遠,確有其不可已。曾子此章,亦孔門重仁道之一端也。


沒葯理解

1.此則可歸納出一個字“禮”,葬祭之禮。葬祭之禮,是孝道最後的表現。生時倘若做錯或錯過,還有機會彌補;逝後,再無機會。所以,送死之禮都不盡心盡力,又從何追悔呢?

年少的自己,很排斥自認為“形式主義”的禮節。外在的表達會讓我難以融入,害羞表露自己的情感,甚至對祭祀禮節有着懼意,認為這是類似封建迷信的行為。往往只是做到三分,便已自足,還妄想他人可體會到九分。

祭祀之禮,慎終追遠。既提醒自己銘記先人的恩德,又以寄託自己的哀思。可見,思念是讓人永存的一種形式啊。

2.慎終:逝者於生人,已無任何利益、任何報酬,此時所流露的感情,應是深厚的真情。倘若一個人對祭祀之禮都不誠意正心,無哀無誠,那這顆心是真得可懼了。

3.儒家強調的“不忍之心”,並非是信奉鬼神之說,而是以人心最深處的感情出發,哪怕是對待已逝之人,也要做到“禮”,以表達時時不忘的追思之情。如此“走心”之舉,便可看出包含着“禮”的那顆“仁心”了。可見,中國傳統對於“禮”的深意有多重。


沒葯感悟

如今的清明節掃墓,是真情還是儀式感?

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清明節,同家人去給已逝的親人掃墓。當日,墓園人很多,皆去拜祭。看起來,我們仍在追思已故的人。

可令人驚訝的是:所見之人,少有面露哀容,行為謹慎的。大都是行色匆忙、面容茫然、甚至心不在焉,好像清明節的祭拜耽誤了其他的事。

“不禮之禮”是為了掩飾內心的脆弱?是時間淡去了悲傷?是羞於禮將情意的外露?
又或,如今的清明節,已只是儀式感罷了。倘若對逝者,人心不再有哀思,不再有敬意。那這個人,又有多少慈悲與善良呢?那一個家庭又有多少溫暖呢?

當下的祭祀之禮已被簡化許多,一些環節的模糊也是順應時代的步伐。其實個人有在反思,簡化掉的,是否有本應繼續留存的呢?人心始終是浮沉的,那外在的禮儀,是否能幫我們找回內心的些許平靜?

慎終追遠,民德方可歸厚。這也是由小看到一個國家,乃至一個民族的未來。

返歸自身,對逝去的親人,也不能做到那麼恰到好處的葬祭之禮了。站在墓前時,會從內心訴說自己的思念,近況。這種“隔空”對話很傻,希望也是一種“走心”吧。


以上拙見,不足之處還請見諒。

更願聽大家的評論與分享,共勉。

》更多 【沒葯讀論語】,請點擊

本文素材來源於錢穆先生《論語新解》與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