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渝州一白丁

卻因詩酒

誤入了江湖

又因詩酒

枉作了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