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講仁者要以道為目標,從結黨就可看出這個人到底以利為目標,還是以仁為目標,以道為目標。那麼,我們是要完全放棄利嗎?顯然不是!孔子也說,”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利其實也是可以豐富人生的。那麼,如何以一個正確的態度來處理利的問題呢?

下面4.10--4.17為一個段落,探討義與利的關系問題。仁是一種心地的修養、一種待人接物的心態。而處世的智慧,如何把握仁適宜的度,要注意一個義字來配合。仁與義要合用,仁才會逐漸進步,才會在生活中磨鍊與修養自己,從而把握好義與利的度,平衡安身立命之道。

4•10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

4•11 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4•12 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

4•13 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4•14 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

4•15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4•16 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4•17 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大家可先把原文串一遍,理解一下為什麼這幾章可劃為一段。不妨問自己幾個問題:懷德與懷土的區別是什麼?為什麼突然提到禮讓為國,與義利的問題有關聯嗎?為什麼講忠恕、講一以貫之,與義利又是什麼關系?我們只有這樣讀《論語》,才能抓住貫穿文章裡面的那條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