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她身體極度虛弱,再次做手術會有生命危險,N市再黑心的私人診所也不敢給她做手術。正規醫院的醫生給她開了安胎藥,建議她好好休息,增加營養,趕快要求這孩子他爸負起責任,和她奉子成婚。

老練的倉庫管理員這時突然對她躲躲閃閃,不久之後,居然辭工不見了。

她知道他是不願意承擔才一走了之的,原來山盟海誓只是幾句戲言,面臨現實考驗時,愛情如此蒼白無力。她傷心欲絕,但是又無顏回家向父母求助,於是一個人撐着所有的酸苦。

有一天,她在下樓梯時,不小心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摔下來,頓時失去了知覺。等她被送到醫院時,下身已經被鮮血染紅。她因為失血過多,小醫院的醫生已經無計可施,只是做了一些簡單的急救處理,不敢進行手術搶救。接着她又被轉移到N市最大的醫院,因為情況危急,醫生在手術之前要求家屬必須簽字,但是她孤身一人,父母遠在千里之外。眼看她生命垂危,一個年老的女醫生同情她的處境,個人為她擔保,才讓她順利地進行了手術。

父母從千里之外聞訊趕來,在病床前哭成淚人。醫生把真相告訴他們,並說她可能從此以後已經失去了生育能力。母親顧不上心疼她,對她又打又罵。

她撿了一條命,如獲新生,看待世事有一種徹悟的感覺。回家將養半年,她再次回到N市,發現她的那個倉庫管理員男朋友,又回到了原來的工作崗位,並且再一次把一個不滿十八歲女孩的肚子搞大。

十幾年固化在她心中的傳統價值觀轟然崩塌,她為自己的溫馴和隱忍感到委屈和羞恥,她認為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是父母師長們叮嚀不休的教育失策,他們並不知道N市的經濟發展,可卻人心不古。

你被傷害了,沒有人同情你,因為但凡能在這里生存下來的人,都有被傷害的經歷。

她需要給自己被糟踐的青春一個交代。

於是她認識了另一個老鄉,這個人沒有正當職業,少有人知道他是靠什麼謀生。他為人耿直,出手大方,為朋友兩肋插刀,雖然整天遊手好閒,但是口袋裡總有鼓囊囊的鈔票。

她拿自己的某一樣最珍貴的東西和他做了一個交易,她需要讓那個老練的倉庫管理員為他的冷血無情付出代價,她說,我不要他的命,但是我需要讓他永遠記住這個教訓,我需要看到他的血。

他去了,隻身一人,帶着一瓶白酒和一把用報紙包好的西瓜刀,刀刃是用透明膠帶纏起來的。

那個月明星稀的晚上,老練的倉庫管理員牽着他那個未成年的新女友在綠草如茵的河岸上如膠似漆地抱在一起,正要行苟且之事。他一手拎着酒瓶,一手將刀扛在肩上,戴着墨鏡,像一個行俠仗義的刀客站在他們面前。

女友尖聲叫着,倉皇逃走,老練的倉庫管理員渾身戰栗,心驚膽寒,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求饒。

他嘴角一斜,舉起酒瓶仰面喝了一半,吐出一口濃濃的酒氣,上前一步把瓶嘴對准倉庫管理員的嘴,命令道:“喝下去。”

老練的倉庫管理員,狼狽地喝下了半瓶酒,嗆了眼淚直流。

他撕掉刀上的報紙,皎潔的月光下,刀光如雪,寒光逼人。

“我是來替人討債的,你欠周小青的,也該換了。”

老練的倉庫管理員拔腿就跑,被他一把抓住,刀光閃過,慘叫聲聲中,血肉橫飛。

他的刀功到位,只削皮肉不受傷骨頭。

老練的倉庫管理員拚命叫叫喊,絲毫無濟於事,最後倒在地上癱軟如同一堆爛泥。

他踩在他身上,喘着粗氣對他說:“這些肉,這些血,是你應該還給周小青的,從此以後,你們互不相欠。”

周小青從這以後,跟着這個刀客在N市過着一種在刀尖上跳舞的生活。

她發覺做一個刀客的女人,整天為她提心弔膽,擔驚受怕,不是她想要的相夫教子的生活。揮霍了幾年青春之後,生活猶如銷魂一夢,她醒來發覺自己仍然一無所有。

刀客與人結怨,最後和別人火併,因故意傷人而鋃鐺入獄。

人生該有的愛恨情仇,轟轟烈烈,她都經歷過了,生活需要重歸於平靜,她決定重新選擇一個開始。

趙如果彷彿聽說書一樣聽完她的傳奇,凝望着她那看慣人情世事的眸子,她說她已經看透,但是她的目光並不清澈。

“趙如果,假如我們在一起,你會在乎我的過去嗎?”

趙如果搖着頭:“我不在乎,只要你能走出往事的陰影,我也會坦然地接受你的過去。”

她笑了:“好吧,那我們談一談具體的。”

“什麼具體的?”

“我的要求並不高,只需要找一個老實的,可靠的,在N市有一套房子的男人,這些,你都能做到嗎?”

趙如果一愣,暗自掰着手指數着,老實,可靠,這兩點自己似乎都完全符合,但是要在N市有一套房子,這個簡直是天方夜譚。

“至於房子,我想這個如果不是太急,我們可以緩幾年再說吧。你看,現在房價泡沫正嚴重,我們可以先租房子住,等房價啥時候穩定了我們再考慮。”

周小青看着他目光左閃右躲,一副不自信的樣子,有些不悅:“沒有房子哪裡來家的感覺?有一套房子是女人出嫁的最低要求。”

“我買不起,如果你願意等,那我們下輩子在結婚吧,按照我目前的收入狀況,我這輩子也買不起N市的房子。”

周小青見他自暴自棄,忽然站起來,鄙夷地朝他笑着:“趙如果,我不是賣不掉的爛白菜,我才二十二歲,我還有青春可以揮霍,我有必要等你下輩子嗎?你要知道,我的要求一點都不為過,我曾經相信過愛情,結果被那個窮光蛋白眼狼負心漢害得差點丟了一條命,到頭來我一無所獲。如果當初我接受了經理的追求,做一個見不得光的情人,至少我還能用幾年的青春換一大筆錢。”

-�0ϖ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