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而篇第26

【原文】

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恆矣。”

【譯文】

孔子說:“聖人我未能見到,能見到君子也可以了。”孔子又說:“善人我未能見到,能見到一心向善者也可以了。無卻裝有、虛卻裝實、窮卻裝富,(如此虛誇行事者)很難一心向善!”

【注釋】

“聖人”,有聖德者。聖德,仁德之至者,身口意皆至善無惡。通常認為古時的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是聖人。

“君子”,有仁德者,即志於仁而行且得仁者。

“善人”,志於仁而斷惡者。

“有恆者”,志於仁者,或曰一心向善者。

“亡”,此處音義皆同“無”。

“盈”,滿也。

“約”,窮困。

“泰”,奢侈。

【評析】

孔子時代禮崩樂壞,利慾熏心日益嚴重。“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的虛誇之人俯拾皆是,而“聖人”與“善人”卻難得一見。尤其為政者要面對更多更大的利慾誘惑,在缺乏有效的制度約束和道德教化的環境下,“聖人”與“善人”就更加罕有。在《論語》中,孔子曾多次發出類似地感嘆,比如《論語·里仁篇》中的“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當然,孔子時代的“君子”與“有恆者”並不少見,比如《論語·公冶長篇》雲:“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論語·雍也》雲:“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

雖然“有恆”之於“聖人”相去甚遠,但若非有恆,則無以成德,更無以至聖。故本章也為學者開示了成德至聖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