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 倪瓚 古木叢篁圖

千古奇人

文·周韶華

倪瓚,原名珽(公元1306—1374)字元鎮,又字玄瑛,號雲林、雲林生、雲林子等。他的別號更多,有風月主人,蕭閑仙卿、幻霞生、幻霞子,滄浪漫士,朱陽館主,曲全叟、無位庵主、荊蠻民、凈名居士,又變姓名曰奚玄郎,有時還自題懶瓚,後人常稱其為倪迂。從這一連串有意味的字號就能使人感受到,他是一位別具性靈和浪漫情懷的千古奇人。

倪雲林在二三十歲前過着富裕的生活,唯讀書操琴,欣賞古玩而已。然強學好修,希望有所作為。三十歲後其兄長去逝,家道有變,開始經營清秘閣。其閣三層樓,似方塔。

元 倪瓚 江亭山色

“中有書數千卷,悉手所校定,經史諸子,釋老岐黃,鼎彝名琴,陳列左右,松桂蘭竹香菊之屬,敷紆繚繞,而其外則喬木修篁,蔚然深秀,故自號雲林。”

——元·倪瓚《墓志銘》

此外還有“雲林堂”、“蕭閑仙亭”、“朱陽賓館”、“雪鶴洞”、“海岳翁書畫軒”等建築。根據一些記載說,“清秘閣”藏有張僧繇墨跡、王維《雪蕉圖》、吳道子《釋迦佛降生圖》、荊浩《秋山晚翠圖》、李成《茂林遠岫圖》、董北苑《河伯取婦》、米南宮《海岳庵圖》、馬和之《小雅六篇圖》,還有歷代書法。雲林就在這里讀佛書、作畫、彈琴、吟詩。

元 倪瓚 江渚風林圖

《墓志銘》謂:每雨止風收,杖履自隨,逍遙容與,詠歌以娛,望之者識其為外世人。客止,輒笑語留連,意夕乃還。

還常與楊維楨、張雨、高啟、虞集等於玄文館作詩論道。家客常滿,門車擁擠,尊酒無時。同時,也常遇官府勒索,禍不單行,俗事、俗物也使他痛苦難忍。無奈,棄家出遊,避地江渚,思想空幻,投向佛教。嘆道:“嗟余百歲強過半,欲借玄窗學靜禪。”經過貧富落差和改朝換代的蹉跎歲月,倪雲林飽嘗酸甜苦辣滋味,讀經典是大書,蹉跎歲月的閱歷更是大書,這對其畫境的形成就不難理解了。

元 倪瓚 容膝齋圖

天真幽淡,疏朗有致的倪雲林山水圖式和以“逸筆草草”寫“胸中逸氣”的風格,獨立於元代,流芳於後世。他那獨特的形式和鮮明的風格,是對魏晉風度的提升,也是對萌芽於隋唐五代、宋文人畫的深化。其呈現的文化底蘊與藝術格調可與陶淵明、王維、蘇軾詩比肩,可出入古今,以烜赫煌煌論其格調。

以《六君子圖》和《江樹遙岑圖》為代表,他的山水圖式大都採取“兩岸隔江,橫豎組合”,與“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王維詩)的格局相近。他的這種美學訴求,可能與自己飽經動亂磨礪之後,對於寧靜淡泊的嚮往,他再也不願看到激烈的跌宕和煙花酒肉的奢華。

元 倪瓚 疏林圖

在作品中也自然暗示出某種蒼涼、荒寒的悲嘆。可謂發自靈魂深處的性情之作。故明、清兩代特推崇“雲林古淡天真,米顛後一人而已”。(明·董其昌《畫旨》)甚至很保守的王原祁也說:“宋元諸家,各出機杼,惟(倪)高士一洗陳跡,空諸所有,為四家第一逸品。”

明清兩代,把倪雲林的畫奉為國寶。官宦富貴之家以有無倪雲林之畫為榮辱。就像孫克弘題倪雲林畫所雲:“石田雲:雲林戲墨,江東之家以有無為清濁。”乾隆皇帝也不亞風氣之尚,謂:“元四大家,獨雲林格逸尤超,世稱逸品。”(《石渠寶笈》卷二)

元 倪瓚 疎林遠岫圖

為什麼倪雲林的山水畫能超塵拔俗,格局清高?

第一,他對藝術內涵韻味能把握適度,源自他的學識淵博;

第二,不為富貴貧賤所裹,能超然物外,胸懷精神自由王國;

第三,深受南北兩派的影響,但能融合為一,自成一家。

因此,令人肅然起敬,不得不豎拇指佩服。

本文摘自《感悟中國畫學體系》作者:周韶華

周韶華,1929年10月出生於山東榮成市石島,現居武漢。1950年畢業於中原大學美術系,先後擔任湖北省美術院院長、湖北省文聯主席、中國文聯委員,現任中國國家畫院院務委員。受聘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山東藝術學院和日本名古屋藝術大學客座教授,是西安美術學院、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湖北美術學院名譽教授。

元 倪瓚 水竹居圖

元 倪瓚 桐露清琴

元 倪瓚 紫芝山房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