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里更孤獨,盡染塵凡純粹紅。

每愧依然言嫵媚,自嘲從未說飄蓬。

常懷久遠惜朝暮,極目深長求始終。

相識甚多知己少,萍蹤已定在西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