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阿路加  世鏡  今天

1

    第八季的第一集拍的很剋制,可我還是在好幾處都忍不住淚目。看着一張張出現的臉孔:雪諾、丹妮,北境驕傲的人們,打情罵俏的小惡魔和八爪蜘蛛,二丫,黑化的三傻,布蘭,熊島蘿莉,大熊,山姆,還有詹姆……那些刷劇的日子,那些閱讀原著的日子湧入我的腦海,調動出全部的呼嘯澎湃的情感和記憶。

2

    雪諾剛見到山姆的時候,山姆有一個外號叫lady pig。因為他吃不了苦,一挨打就哼哼唧唧地求饒。當時黑城堡刻薄的艾里沙·索恩在訓練新兵的時候尤其喜歡拿他出氣,黑城堡的漢子們自然都覺得他沒有血性,輪番欺負他。只有雪諾會保護他。等到第八季第一集的時候,山姆去地窖尋找雪諾,又不慎摔倒,發出了哼哼唧唧的聲音,我就忍不住笑了。盡管成為大學士了,在雪諾這里還是lady pig啊。

山姆這個人讓我很感慨,他剛出場就像是一個沒用的廢柴,父親不認可他,他也不認可自己。遇到欺凌毫無血性地求饒,遇到困難毫不妥協地放棄。他放棄自己,就像許多時候的我們一樣。所以他多像一個一個平凡的我們啊。也曾懦弱,也曾放棄,也曾求饒。

但是人可能,真的是,天賦點在不同的地方。山姆不喜歡好勇鬥狠,永遠成為不了一個勇毅的戰士,但是他可以成為一個大學士。就像很多很多人一樣,你可能不擅長英語,不擅長數學,不擅長物理,但是也許你也有自己獨特的天賦點呢?如果能像山姆一樣絕不放棄,朝着自己的方向努力不懈,是不是還是可以證明自己的呢?

但是山姆,他永遠沒有機會證明自己了,永遠不再有機會了。因為藍道··塔利,那個傲慢的,忠誠的的硬漢,早已為了自己的忠誠焚身在龍焰之中。

永遠,沒有機會了。

3

艾莉婭,倔強的,假小子一樣的艾莉婭,死活不願意學習針線的艾莉婭。她曾經從屋裡敏捷地跳出來,搶過布蘭的弓射了一箭,然後站在院子看雪諾對她寵溺無奈地笑。現在她站在人群里等待雪諾,臉上交織着期待、緊張、喜悅、失落。不只是編劇故意吊我們胃口,還是兄妹二人情感太過深重,公開場合的見面不足以表達相隔數年的感情,我心心念念的兄妹會面一直持續到第16分鐘才播出。算了,看到他們終於緊緊擁抱,笑中帶淚時;看到雪諾問二丫有沒有用過“縫衣針”,二丫輕描淡寫地說“一兩次吧”的時候,我也是一面掛着欣慰的笑,一面心酸地落下淚來。

一兩次吧。

艾莉婭絕不會說這幾年是如何度過千難萬險,踏過泥濘沼澤,只為尋找親人,卻只見到羅柏的身上縫着灰風的頭受着弗雷家士兵的恥笑。她從一個隊伍混到另一個隊伍,從一個險境到另一個險境,在凱岩城為泰溫斟酒,在布拉佛斯跟着no one學武,被打得遍體鱗傷。她曾偷偷藏起縫衣針,最後也拿回了它,堂堂正正說要回家。

“I am Arya Stark, I’m going home!”

      但是我們知道。

  我們全都知道。

LEAD

我想說的太多了,瑟後的笑與淚,詹姆和布蘭的對視,珊莎的完美黑化,丹妮和雪諾的走向,插播一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撩漢,恐怕就是帶你騎龍帶你飛了吧。還有各種前後照應。這一集有很多照應第一季的地方,山姆的哼唧是一處;小孩子爬城堡看大軍到來照應着第一季第一集中的布蘭;縫衣針是一處;還有詹姆和輪椅上的布蘭重逢,也是一處;呃,其實波隆爵士再妓院胡混也照應着第一季第一集小惡魔的出場。我都好想寫啊啊啊,但是這一篇還是我強行從寫論文的時間里擠出來的。唉,排版誤我,改不了了!

這兩天要做報告,時間太緊了,周三以後有空再補充。我對權力的遊戲可真是愛得深沉了,開會開了一上午,回來連午覺都沒睡,就帶着痛經啃了一集生肉,生的連字幕都沒有。唉,身殘志堅說的就是我了!

文章已於2019-04-15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