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權力的遊戲》中,無數貴族豪傑為了至高無上的權力,上演了一出明爭暗鬥的好戲。

這里不只是男人的戰場,也是女性的舞台。

那些在權力風暴下艱難生存的亂世紅顏,成為劇中一抹獨特的風景。

雖然這個世界充滿了對女性的物化和侮辱,但值得欣慰的是,有人並未完全淪為男性的附庸,而是盡情釋放着女性之美。

龍媽&瑟曦:女王的逆襲

準確來說,劇中的女王一共有六位:龍媽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現任七國守護瑟曦·蘭尼斯特一世、荊棘女王奧蓮娜、多恩女王艾拉莉亞·沙德、鐵群島女王雅拉·葛雷喬伊以及代理北境守護珊莎·史塔克。

瑟曦和龍媽無疑是其中最強悍的兩位女王,她們已經抵達了權力的頂峰:

一個已經登上鐵王座,一個準備奪回鐵王座。

這是很多男性都無法達到的成就,維斯特洛大陸也由此形成了兩方陣營對峙的局面。

她們並非生來就覬覦權勢和地位,然而坎坷的命運卻驅使她們為了生存而戰,漸漸有了追逐權力的野心。

對於勞勃·拜拉席恩這樣出身上流社會的男性來說,只要立下赫赫戰功,有了一定的聲望,就會有機會被推舉為鐵王座的繼承人。

出身權貴家族的女性,能坐上同樣的位置就難上加難了。

畢竟想要拿下穩固的江山,最基本的條件是要有忠心得力的下屬和所向披靡的軍隊。然而受傳統觀念的束縛,很少由女性來擔任一軍統帥的重任。

瑟曦和龍媽的上位就不得不藉助一些特殊的力量(生化魔山、三條龍及浴火重生的外掛),通過製造恐懼來迫使整個男權社會臣服。

她們集美貌和霸氣於一身,雖華麗轉身實現前所未有的創舉,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瑟曦曾幻想擁有一個幸福完美的家庭,自己能做一位稱職的妻子和母親就好。

殘酷的現實卻是她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她深愛的丈夫心裡始終裝着另一個女人。此後她又經歷了眾叛親離、遊街示眾等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折磨。

龍媽作為前朝遺孤,日子更不好過,她一路需要躲避追殺不說,還被自己的哥哥當作商品賣給野蠻的多斯拉克人為妻,後來丈夫和孩子也去世了。

身居高位之時,危險和煩惱也並未消失,重生的她們正品味着“高處不勝寒”的孤獨和苦澀。


彌賽菈&席琳:公主的悲劇

置身權力鬥爭的漩渦之中,沒人可以獨善其身。

彌賽菈·拜拉席恩和席琳·拜拉席恩兩位公主就不幸淪為了政治鬥爭的犧牲品,走向了悲劇的結局。

彌賽菈從小就討人喜愛,善良的她更是同情珊莎一家的遭遇,可以說她雖繼承了母親瑟曦的美貌,卻無半點兇狠邪惡的品性。

她尚未成年就被舅舅小惡魔送到多恩聯姻,在遙遠的異國他鄉長大。雖然未婚夫是她的真愛,但愛情還未修成正果,她便已毒發身亡。她上一秒終於和自己的生父詹姆相認,下一秒卻死在了親生父親的懷里。

無辜的她最終以生命的代價,來償還上一輩造下的罪孽。

同樣是人美心善的高貴公主,席琳一直以自己臉上的疤痕為恥辱。

她從小就不幸感染上了灰鱗病,身邊親近的人只有真正憐惜疼愛她的洋蔥騎士。

她教洋蔥騎士和野人吉莉識字,不在乎外界怎麼看,只要是認準的朋友她都以誠相待。

席琳的母親是光之王的忠實信徒,她始終認為女兒是個不祥之人。席琳的父親史坦尼斯又一向嚴肅少言,直到父親向她講述當年是如何治好了她的灰鱗病,她才確信父親對自己的愛。

聰慧的席琳公主很想為父親分憂,卻沒有想到父親會為了大業,用她的生命獻祭,活活將自己的女兒燒死。

萊安娜·史塔克&徒利兩姐妹:掀起戰爭的紅顏禍水?

劇中大部分權貴家族對於自家女性的要求,和古代封建社會中的“三從四德”很相似,絕大多數女性只能屈從於權威,婚姻大事更是不能由自己做主。

萊安娜·史塔克沖破了政治聯姻的束縛,此舉於我們現在看來相當勇敢,但在當時,她和龍太子私奔的沖動之舉不但害死了她的父親和大哥,成千上萬無辜的人更是因為她的選擇而在簒奪者戰爭中死去。

另一個勇於追求真愛的女人萊莎·徒利,則用毒殺丈夫瓊恩·艾林的舉動,間接促成了另一場大型戰爭——五王之戰,提醒着我們自私自利的人會有怎樣的下場。

她從小就深愛着小指頭,然而她的父親認為小指頭低賤的出身配不上自己的女兒,將她許配給了當時的谷地領主東境守護瓊恩·艾林,這是一個比她父親年紀還大的男人。

從此之後,她的性情就越來越古怪,並且一直嫉妒痛恨着自己的姐姐凱特琳·徒利。

凱特琳·徒利其實才是小指頭的真愛,但她對小指頭只有姐弟之情。

值得一提的是,她和自己的妹妹一樣也是五王之戰的神助攻。正是她囚禁了小惡魔,才加速了狼家和獅家之間的戰爭。

和妹妹萊莎不同的是,在心上人布蘭登·史塔克身亡後,她聽從父親的安排嫁給了布蘭登的弟弟奈德·史塔克。她在這段包辦婚姻中過得十分幸福,直到妹妹寫信騙她說蘭尼斯特才是殺害她妹夫的真兇。

徒利姐妹和小指頭的三角戀關系,就是所謂的“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吧。

荊棘女王&熊島蘿莉:犀利毒舌的掌門人

當然並非所有的女性角色都如同徒利姐妹一樣愚蠢,熊島蘿莉和荊棘女王儼然就是其中的智力擔當,她們用犀利毒舌的話語彰顯氣場的同時更是火力全開。

這一老一少組合讓人耳目一新,她們都對自家事務有着絕對的掌控權。

幽默的荊棘女王吐槽犀利到連自家都不放過,熊島蘿莉雖然也叫萊安娜,但她會優先考慮全族的性命和利益,並非沖動不計後果之人。

如果不是她三言兩語直指要害,恐怕瓊恩·雪諾不會順利登上北境之王的位置。

梅麗珊卓&多恩沙蛇&耶哥蕊特:別樣的異域風情

紅袍女梅麗珊卓是光之王的女祭司,幾百歲的高齡依然保持美艷的容顏。

正是光之王的救贖,讓她擺脫了奴隸的身份。她虔誠的侍奉着光之王,遵從着對方的旨意。雖然她經常理解錯誤,造成了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家破人亡,但也是她在關鍵時刻復活了瓊恩·雪諾,並一力促成了冰與火的會面。

紅毒蛇奧柏倫·馬泰爾的情婦艾拉莉亞和她的沙蛇們,同樣也散發着風情萬種的魅力。

雖然劇中多恩線的處理稍顯潦草,但多恩女人有仇必報的彪悍風格,還是給觀眾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沒有哪位女性比火吻而生的耶哥蕊特更狂野,這位敢愛敢恨的野人和她的俘虜雪諾暗生情愫,即便時常吐槽對方啥都不懂,但她內心還是最渴望他們二人能遠離這些紛爭,去一個遠離塵世的地方過上幸福的生活。

亂世中的愛情既美好又悲壯,兩個身處敵對陣營的戰士有着各自無法拋棄的責任和使命,他們註定會陷入矛盾與掙扎之中,迎來殘酷的結局。

珊莎&小玫瑰:隱忍堅強的淑女典範

不得不說喬佛里這個大變態的艷福真是不淺,他跟南境和北境兩大美女都有過一紙婚約。

當時幾乎所有的貴族都想把女兒培養成美貌端莊的淑女,然後嫁給一個門當戶對的貴族少爺,這種強強聯合無疑更有利於家族發展。

奔流城的老徒利就分別把兩個女兒嫁給了北境守護的繼承人奈德·史塔克和東境守護瓊恩·艾林,讓奔流城同谷地與北境有了更加緊密的合作關系。

凱特琳就是照着父親老徒利對自己的養育方式,將女兒珊莎培養成和自己一樣的大家閨秀。我們能從珊莎前期的高傲愚蠢等令人厭煩的缺點,看到凱特琳的影子。

當然,珊莎也繼承了母親堅強的優良品質,經歷了家人去世、兩次嫁給仇人、虐待毒打等一連串打擊,她一路隱忍熬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從天真浪漫的傻白甜成長為沉穩大氣的臨冬城女爵。

雖然珊莎和小玫瑰都屬於淑女類型的典範,她們的願望也都是要當王後,但小玫瑰一開始就比珊莎成熟,她有着清晰的政治目標,懂得怎樣駕馭男人,並且甘於為家族利益犧牲和妥協。

一切都要歸功於毒辣的老玫瑰對於孫女的調教,小玫瑰從小接受教育的目標就是奔着王後的位置去的。

小玫瑰曾對珊莎說過:“像我們這樣的女孩,必須要利用身邊的一切資源。”這就是淑女們的亂世生存指南。

二丫&美人&雅拉:勇敢獨立的武力擔當

二丫、美人和雅拉是女性角色中的武力擔當,她們不愛紅裝愛武裝,實力不遜色於任何男性。

雅拉·葛雷喬伊在兩位哥哥戰死、弟弟做人質之後,毅然扛起重擔,成長為父親身邊最得力的繼承人。

在崇尚男尊女卑傳統的鐵群島,想要成功上位實現振興的任務可謂任重道遠。

二丫和美人都帶有假小子屬性,與傳統認知的女性形象不符而成為異類的存在。她們兒時曾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也曾因外貌和性格遭遇嘲笑和批評。

她們都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藍禮、凱特琳和詹姆是美人的貴人,西利歐、賈坤和獵狗則是二丫的貴人。

這些貴人有的拯救了她們的生命,有的為她們指點迷津,有的則是她們人生路上的伯樂。

她們最終都完美實現了復仇,二丫的獨特個性和美人的正直忠誠,正是我們喜歡她們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二丫擁有獨立自主的意識,她很早就清楚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明白父親給她規劃的未來並不是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雪伊&羅絲:風塵女子的攀登之路

不是所有出身貧苦人家的普通女性,都能有彌桑黛一樣的好運,遇到願意帶自己脫離苦海的救世主。

自從跟了龍媽這位英明的老闆,彌桑黛不但擺脫了奴隸身份,還實現了事業愛情雙豐收。

S3E1

對於雪伊和羅絲這樣的風塵女子而言,她們的前途只能依靠自己爭取,而命運卻始終掌控在別人手中。

雪伊背叛了愛人小惡魔,羅絲背叛了老闆小指頭。她們為情為利做出的選擇最終葬送了她們自己,淪為權力爭斗的炮灰。

相比不知天高地厚的外邦女子雪伊,羅絲更能認清自己的位置。

她曾對雪伊說過:“我們這種女人很難謀到出路”,彼時雪伊還在幻想成為小惡魔的妻子。

羅絲其實比雪伊更早認識小惡魔,早在第一季首集就已經和小惡魔巫山雲雨了,我在二刷的時候才發現她和劇中幾個主要角色都打過招呼。

小惡魔從絕境長城返回臨冬城的時候,席恩·葛雷喬伊就當面向小惡魔推薦了羅絲。

席恩並不知道情場高手小惡魔早就親身體驗過了,他反被小惡魔用言語羞辱了一番。

羅絲和雪諾也有過一面之緣。雪諾在絕境長城和山姆就女性問題做出深入交流之時,提到了自己當初本想和羅絲快活,但考慮到萬一又生下一個姓雪諾的私生子,對孩子有點不公平,索性只能作罷。

這里我忍不住想問後邊的耶哥蕊特和龍媽是咋回事,私生子啥的這都是借口,主要還是你沒看上,呵,男人。

奈德死後,羅絲立刻想到北境的男人肯定會去打仗,這樣一來她就沒有生意可做了,所以她打算南下去君臨闖盪,因為她認為想要出人頭地,唯有離開小城市去一線城市發展。

如果她知道自己日後會在君臨喪命,肯定會後悔當初這個決定。

席恩在羅絲即將離開之時做了一次特殊體驗,畢竟這一別就再也見不到了。

羅絲是一位稱職的業務員,只要收到合理的薪金報酬,她就會滿足客戶的一切需求。

不過,她在新老闆小指頭那裡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挑戰。在指頭叔的悉心調教之下,她明白了職場生存的法則,業務能力又邁上了一個階梯。

她隨後又伺候變態客戶喬佛里,然後還被瑟曦誤認為小惡魔的情人。在瓦里斯的點撥之下,她才意識到老闆並不尊重自己,所以打算秘密跳槽,為瓦里斯提供情報。

她無意中向瓦里斯透漏了小指頭意在珊莎的野心,老闆小指頭發現了她的小動作。於是她又被打包送到了變態客戶那裡,結束了自己攀爬奮斗的一生。

第三季中,小指頭說出“混亂是階梯”這個經典名句之前,在瓦里斯面前着實嘚瑟了一番。意思就是說我終於揪出了叛徒,識破了你的陰謀詭計。

她是我的失敗投資”,一句話輕描淡寫的說出了羅絲的商品屬性。

在小指頭的眼裡,羅絲這樣的女性就是一件明碼標價的商品,沒了利用價值就要被拋棄毀滅。

那時的她還太年輕,不知道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血色婚禮上的他同樣也不知道,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可見,依靠別人的施捨永遠無法得到尊重,更無法掌握人生的主動權。一旦走錯了方向,連退路都沒有。

血色婚禮的俏新娘蘿絲琳·佛雷

劇中不論是貴族小姐還是普通女性,她們的生存環境都是同樣艱難。

在那個殘酷的世界裡,能夠簡單平凡的活着已經是一種奢侈。

正如瑟曦所說的那樣:“權力的遊戲之中,不當贏家就只有死路一條,沒有中間地帶。”

文集:《權力的遊戲》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