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生起就收到了命運的詛咒,母親死於難產,他的父親泰溫怪罪與他。

他生來是一個侏儒,又由於生在蘭尼斯特家族,又開始視他為家族的恥辱。

提利昂·蘭尼斯特,小惡魔,侏儒,畸形兒,放蕩不羈,聲色犬馬。

命運對他很不公平,但他正確的認識自己,心向光明,並對他人保持善意。

第一季中,臨冬城裡,為國王接風洗塵的歡迎晚宴上,瓊恩和班揚·史塔克爭執私生兒的事跑出庭院,這時遇到了提利昂。提利昂對瓊恩說:“永遠不要忘記自己是誰,因為這個世界不會忘記。你要化阻力為助力,如此一來才沒有弱點。用它來武裝自己,就沒有人可以用它來傷害你。”  私生子不願聽他說教,提利昂又說: “全天下的侏儒,在他們父親眼裡都跟私生子沒什麼兩樣。” 發覺私生子受到打擊,給他善意的建議。並主動嘲諷自己是侏儒來和瓊恩交心。


後來的劇集中,泰溫·蘭尼斯特為了北境的擁有權,安排提利昂和史塔克家族的珊莎成婚。成天醉心於酒色的他竟為了尊重珊莎而拒絕和她發生關系,直到後來的提利昂弒君事件,他也沒有碰過自己的“妻子”。

他是劇中少數幾個活的明白的人,他酷愛讀書,尊重知識。

即使在隨國王北上臨冬城時,當別人可能在打獵,喝酒時,他卻在臨冬城的圖書館里讀一本探究季節更迭的古籍到天明。他放浪不羈,卻又能對趴在桌上的修士叮囑,讓他動作輕點,好好愛護一卷稀有的抄本。

他和瓊恩一起北上長城,他總是在隊伍紮營時獨自拿着從臨冬城圖書館里借的典籍去一邊讀書。瓊恩問他:“你讀那麼多書幹嘛?”提利昂的回答讓我記憶尤深“老哥有他的寶劍,勞勃國王有他的戰錘,我則有我的腦袋瓜。人若要保持思路清晰銳利,就得多讀書,就好像寶劍需要磨刀石一樣。”這不是人們常說的,知識就是力量嗎?

識大體,顧大局,有縱橫捭闔的領袖氣質。

他擔任君臨首相時,頭腦清晰,首先與各位大臣接觸,做到知彼知己。同時設計鏟除瑟曦的內應。內部穩定後,先後解決財政和紅堡守備問題。黑水河一戰,更是將他的智謀和領導能力表現了出來。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發動黑水河之戰,水師船隊浩浩蕩蕩,以排山倒海之勢“艦”指君臨。

正當君臨朝中幾乎所有人都因實力相差懸殊而躲在紅堡中瑟瑟發抖等待命運時,提利昂站出來,利用前朝末王“瘋王”伊利斯坦格利安二世命人研究的野火,在艦隊還未靠近時,火燒戰船,取得了黑水河君臨保衛戰的有利先機。

機智,遇事隨機應變。

不管是鷹巢城的天牢唆使傭兵波隆還是後面的野蠻的高山氏族抓獲卻成功說服他們為自己效力,面對險境時不僅能夠沉着應對,每次也都一直能保持自己幽默樂觀的心態。讓我想到了中國古語里的“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

維斯特洛大陸上情報總管八爪蜘蛛瓦里斯對其評價:力量就像牆上的影子,但影子卻能殺人。而且,即便是最矮小的人物,也能投射出巨大的影子。

狡兔死走狗烹,喬弗里在自己的紫色婚禮上被毒死,兇犯直指給喬弗里斟酒的提利昂。在這里,黑水河之戰中被提利昂救過的所有人都要他死。法庭上,最深愛的女人雪伊也被泰溫收買背叛他。這時提利昂所有的絕望,憤怒,恥辱都在這幾分鐘內被展現的淋漓盡致。

影視劇里,紫色婚禮之後在瓦里斯幫助下來到厄索斯大陸彌林,開始效忠於丹妮莉絲·坦格利安。輔佐丹妮打破女里制度,平復鷹身女妖之亂,這也為後來龍之母能西征維斯特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他是一個唯一能夠體諒弱者的貴族,在權利的遊戲中,不想贏,那就只有死亡。

他一直都在表現人性真正的光輝。

小說里有這樣的描寫:當他打開門的一剎那,室內的燈光將他的背影清楚地灑在庭院中。就在那一瞬間,提利昂·蘭尼斯特的身影宛如帝王般昂首挺立。”

私心而論,我希望最後座上鐵王座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