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醒醒,醒醒!」,「快醒醒」一陣急促又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是誰在叫我?我在哪?是在家裡睡覺嗎?但好像睡的不太舒服,想醒來看看誰在叫我,可怎麼也睜不開眼。

「老婆,老婆,你別嚇我,快醒醒,不要睡了」,「求你了,快醒醒」,是我老公在叫我,我聽清了,可他叫我幹嘛?慢慢伴隨著老公的叫我聲音,又出現了拍打聲,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近……他為什麼吵我睡覺,還打我?我們不是在度蜜月嗎……

六月的香格里拉,天高雲淡,普達措草原的驚艷、石卡雪山的渾厚、酥油奶茶的甘醇、藏族人民的熱情……一幕幕都讓我們興奮不已、高呼過癮。

4500米的石卡雪山山頂上,我使勁呼吸著稀薄的空氣,感受雪山高原的特有魅力,放眼望去,雲南地界的八座雪山盡收眼底,高山頂上像是蓋了一件訂制的婚紗,美好的不忍多看一眼,彷彿怕打擾了它的清凈神聖。

在山頂瀏覽的時間有點長,我累的座在台階上吃著牛肉乾補充體力,可能是座的時間長了,一站起來就有點頭暈,我們沒有太在意,繼續被美景深深地吸引。

走到下山纜車的站點,才意識到自己的頭好疼,跟老公說,他有點擔心的問:「是不是高原反應了?」我想了想應該不是,可能就是昨天趕飛機沒有休息好又直接上的雪山,有點累了,所以搖了搖頭「不是,就是有點頭疼,估計沒休息好吧」。

纜車時長二十分鐘,我休息了一會好像頭不太疼了,開始有點困,我就跟老公說:「頭疼好多啦,這會兒有點困了,我先睡會,到了你再叫我」,說完我就困的閉上了眼睛,老公可能覺得不太對勁,就使勁把我叫起來,擔心地說到「別睡,堅持堅持,我估計你有點高原反應,吸點氧,回賓館再睡。」邊說邊把我搖起來,我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叫我,可怎麼也睜不開眼睛,老公急了,就出現了開始他叫我的那一幕。

隨著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也感覺到臉越來越疼,我忽然意識到他在打我,我生氣了,醒來不高興地推開他的手說,「你幹嘛打我!」

老公看我醒來了,長吁了一口氣「你可嚇死我了,怎麼也叫不起,快別睡了,堅持堅持,必須吸氧!」

老公把備用的小氧氣瓶給我強行吸上,我雖然很不高興他吵我睡覺,但是依然吸了幾口,覺得也清醒多了。就這樣扛到回到香格里拉縣城,一下車就翻江倒海地吐了,老公急得滿大街開始找葯店,說我是高原反應必須用藥了,我還心裡嘀咕,不就是暈車嘛,至於這么緊張嗎?

終於找到一個小葯店,葯店老闆按照我的情況推薦了葯,我一看是治高原反應的,本來不想吃,結果細細看了看說明書,寫道:高原反應癥狀,頭疼、嗜睡、嘔吐……我頓時無語,原來我真的是典型的高原反應,偷偷看了老公一眼,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我,敢怒不敢言,忍了忍哄著讓我把葯吃了。葯店老闆說:「幸虧你老公懂點常識,要不然你估計真就犧牲在纜車上了,來高原一定要小心,難受最好不要睡覺,好多人一睡就再也沒醒來。」一席話聽的我冷汗出了一身,再看老公,也有點劫後餘生的慶幸,但是肯定心裡還有點氣我自己不注意,想生氣,動動嘴,又搖搖頭什麼也沒說,老闆一看情況不對再沒多說什麼,讓我老公買了六大瓶氧氣,讓我不停的吸應該就沒事了。

回到賓館是下午四點,六罐氧氣吸完已經晚上八點多了,老公倒了杯水給我就出去了,好一會才回來,也一直沒怎麼理我,我心裡也有點委屈,我又不是故意嚇他的,他還來勁兒不理我了,吸完氧忽然覺得有點餓了,小聲地說了一句餓了。他聽完轉身就出去了,我心想不是吧,真不管我就走了,心裡越發難受了。

一小會兒老公端回來熱氣騰騰的酥油茶、青稞餅還有一碟小涼菜,看著我驚訝的表情,他淡定地說:「早知道你快餓了,早就訂好飯了,飯店老闆說甜的酥油茶能緩解高原反應的不適,你趕緊趁熱吃吧!」聽完老公的話我瞬間淚奔,摟著老公親了一口「謝謝你老公。」還不平衡的嘟囔一句:「我還以為你生我氣了!」

老公寵愛的摸摸我的頭,把我攬入懷里,說:「剛才是真的被你嚇到了,你可能自己沒意識,你在纜車上昏迷了將近五分鐘,就這五分鐘我真的害怕了,感覺你如果醒不來我的世界就塌了。我沒有跟你說話其實是在生自己的氣,氣自己出來沒有把你照顧好,後悔不應該訂那麼早的飛機害你沒休息好,幸虧你醒來了,謝天謝地。剛才我是不是把臉拍疼了,對不起呀!」

老公一席話說完,我早已泣不成聲、無言以對,一輩子有一個視你為全世界的人,足以。